【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荷塘】王老师的一天(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43:26

天儿灰蒙蒙,罩着纱布一般。闹铃准时响起,刺耳、尖锐,闹铃的主人——王老师,顶着花白凌乱的头发,伸手按键,眯眼一瞅,哎呀,6:00啦!

瞬时清醒过来,匆匆地穿衣、刷牙、洗脸、梳头,抓起眼镜就往鼻梁上架,年近五旬的王老师在小学教书,当了一辈子人民教师,从没请过假,从没迟到过,今儿起得晚了些。“可不要堵车,否则就该迟了!”王老师一边儿自言自语,一边儿抓包、抓苹果,急匆匆地往地下车库走去……

倒车、出库,麻溜地开往学校。天,灰蒙蒙的,一幅睁不开眼的样。南方的这座城,泡在雨水和雾霾中整整两个月了。城的根部浸着水,几近松动摇晃,天空摆着亮不透的一张脸,恹恹的。

路上的行人三三两两,背着书包的伢儿,赶着送孩子的家长,挥着笤帚的清洁工和卖早点的摊主。雪白的包子在蒸笼里冒着热气,香味扑鼻,王老师摸摸肚子,很想买一个,可惜这条路不能停车,况且时间也不允许。

7:30,王老师按时到校,白净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清晨的校园书声琅琅,戴着红领巾的伢儿、年轻的小老师一一与她问好,学生与同事鲜花一样的笑脸,让王老师不由得感慨:年轻,真好!其实,王老师也不算老,肤色白净细腻,若不是头顶密密横生的白发,看着也就四十出个头。推门入座,打开电脑,来不及倒一杯茶,上课铃声就响了。

拿起教科书,便直奔教室。几十年教龄的王老师上课驾轻就熟,重点难点,闭着眼睛,倒背如流。学生们都爱听王老师上课,不仅仅因为她的语言清晰、声调抑扬顿挫,更因为她天生的乐观派,枯燥的数学题到了她嘴里能变成了一句句逗人的话语。“大家看,小数点,位置一丁点不能差,点错一个位置,失之毫米,谬之千米!”听罢,同学们笑得七仰八叉。

铃声又响,下课了。因为课件耽误了十分钟,王老师颇为懊恼。数学不比语文,一节课有一节的内容,禁不住端着笑脸和学生商量:“可以拖堂五分钟吗?”走廊外欢笑声潮水一般冲击,王老师扫了一眼说:“谁能摒弃杂念,老师就奖励他一个大苹果!”孩子们抿抿嘴偷偷乐,“唰”的一下坐得齐整,王老师从包里掏出的大苹果,色泽红润,魔术般诱人……

下一堂课的预备铃打响了,王老师觉得腹部涨得难受,尿急的信号频频冲刷脑门,一路小跑向着厕所方向冲,手里还捏着批作业的红笔,喻老师见了笑道:“跑得这么急,赶着去救火吗?”王老师低头自嘲:“这段时间总这样,一旦想上厕所,就急,也不知咋回事?”

一个数学老师,三个班,王老师一气儿上了三节课,第四节没课,三个班的作业本堆得半人高。她抱着一大叠作业,从腹部叠置下巴,像颤巍巍的塔一般,踢开办公室虚掩的门,“啪!”撂下本子,拿起红笔,飞速批改……

批着,批着,眼镜不知不觉滑到鼻梁上,腰拱成了深弧度,腹部凸出来,圆鼓鼓的。“你的肚子怎么越来越大?”萧老师问,王老师头也不抬,红笔“唰唰”从纸上划过,“总觉得鼓胀胀,也不知怎么了?天天忙,也没时间管。”作业本上阿拉伯数字排着队,她弓腰、低头、检阅、判断,手中的红笔一刻不得停。勾勾、叉叉、叉叉、勾勾,红色的符号托着铅灰色的数据,仿佛泛动的花……

“进位加法,十几个孩子咋都算错了?”王老师在备课本上慎重地抄下那道题。写完那题,手中的红笔也耗尽了最后一滴油,用力地划拉几下,刻出几道深深的白痕。

“哐当”,废弃的红笔被投到了笔筒里……

开学的时候,学校给每位老师发二十支红笔,刚刚那一支,恰是最后一支。密麻麻的红笔挨一起,每一支都是空心的,一如王老师此刻空荡荡的胃。眼神恍惚了一下,红笔一支支模糊了,甩甩头,复又恢复清明,这时,她才想起,早饭还未吃,伸手从包里掏,愣是掏不出啥,眯眼使劲想,复又叹气笑,包里的苹果第一节课的时候奖励给了学生,此刻估计已经在那伢儿的肚子里了。

肚子唱着“空城计”在咕噜咕噜闹着,作业还未批完,王老师就喝了口白开水,潦草地应付一下,顺手拿了萧老师的一支红笔,继续批改作业,她的姿势依然保持,脊背比平时更加弯曲……

电话铃声忽然响起,刺耳且嘹亮——医院的号码。王老师听着电话,手心攥紧,呼吸紊乱,脸色不断变化,终是成了白纸样,她低低地说:“知道了,谢谢你!”

11:40,第四节下课,孩子们抢着拿盒饭,老师们也端着盒饭,校园里熙熙攘攘、人声鼎沸。盒饭是学校从餐饮公司定做的,早上做好,中午送来,几年不变的菜单,乏味得很。

王老师没有一丁点胃口,整个人涩涩地、木木地,冻住了一般。潜伏的黑暗,看不见的手,推着她、拽着她、捆绑着她。手中的筷子有气无力地扒拉着,蔫蔫的菜叶垂在末端,无意识地送到嘴巴,咀嚼、吞咽、再捞、再咽……

窗外,梧桐树枝桠间的几片叶,抵挡不住寒冬的风,一骨碌坠落而下,仅仅只是几秒,“啪”的一声跌到地上……

抱着作业本,踩着虚泛的脚步,王老师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教室。有一两个特别弱又特别懒的孩子还得叫到讲台边,手把手地教。“妙妙,到老师边上来!”王老师对着嘴巴里嚼着饭粒的红衣女孩喊道。

妙妙——班级里的后进生,上课不认真,回家不做作业,王老师常常与她一对一补课。每每王老师将妙妙带到办公室,其他老师都会嬉说:“王老师,您又将‘宝贝’带回来啦!”、“咦?今儿,咋没见你‘宝贝’?”

妙妙对王老师的苦口婆心并不以为意,她嘟着嘴,满脸不耐烦,脚步挪得慢吞吞的,沾了胶似的,嘴里含混不清地喊道:“咋又叫我啊……”王老师走到她身边,轻轻地牵住她的手,“这道题你怎么会错?上课讲过的呀……”王老师的声音低低的、哑哑的,红笔在白纸上一笔一划地演算着。

妙妙并不觉得今天的王老师和平日里有什么不同,踢着脚边的小纸团,侧着小脑袋,心不在焉的。

“妙妙啊,你要懂事点,再不认真的话,考试就会不合格了。来,乖乖做完吧!”类似的话妙妙听了两三年,耳朵都快长茧子了。她的嘴巴高高翘起,仿佛可以挂吊瓶,手捏着笔并不写,眼却不闲着,瞟到窗外,一只紫色的蝴蝶正上下飞舞……

摇了摇头,王老师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列起竖式,对全班同学说:“这道题再听老师讲一次……”她的声音在教室里飘荡着,比起往日,似乎少了些力气,但,到底都讲完了,终于露出一丝儿微笑。

14:10,下午第二节,没课。王老师捧出一个洗净的花盆,挑选了一盆子黑黝黝的土,打碎、浇湿、挖洞。末了,从包里掏出几颗郁金香的种子,一一嵌入,轻轻覆上土……

“准会发芽!”王老师抖掉手中的泥土,对着一旁的萧老师说,“若我不在,这盆花托你保管,明年春天,一定要开花!”

萧老师不以为然,跳开好几尺,调侃道:“好好的,你咋会不在?”

15:00,最后一节课,学生们安静地在做着卷子,王老师踱着步,第一组绕到第四组,第四组绕到第一组,绕了一圈,又一圈,走了一趟,又一趟……

窗外,爬山虎露着嶙峋的藤,铮铮不屈,零星的几片叶,平展硕大,哗啦啦响。王老师的眼睛打湿了一般,水雾蒙蒙,望向学生们的脸,模糊不清……

一节课,四十分钟,说短也是短的,孩子们纷纷交卷,王老师吃力地张了张嘴,对学生说了最后一句话:“你们都是好孩子,一定要好好地学习哦!”孩子们忙着交卷,挤成了一堆,嘴里“咋咋呼呼”喊个不停,闹哄哄的人声,把她最后一句话悄无声息地给淹没了……

16:00,学生们排着队伍都回家了,天上忽然落雨,仿佛瀑布,敲着雨棚,打架子鼓似的,叭叭直响,王老师捧着一叠卷子,低头弯腰,勾勾叉叉,叉叉勾勾……

17:00,胡老师路过王老师的办公室,嚷嚷着“这下雨天回家不方便啊!”她听了笑着说:“顺路,搭我的车哦!”

胡老师调皮地喊道:“王老师万岁!”

“好,好,万岁,万岁!”王老师的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

22:00,一个消息,在校园QQ群悄悄流传:王老师得了卵巢癌!晚期,已扩散……

青岛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正规?石家庄哪家癫痫医院更好?癫痫病的预防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