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江南】烟台山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5:12:32
破坏: 阅读:4607发表时间:2017-10-13 10:39:04

“一座花园,一条路,一丛花,一所房屋,一个车夫,都有诗意。尤其可爱的是晚阳淡淡的时候,礼拜堂里送出一声钟音,绿荫下走过几个张着花纸伞的女郎……”这是一段描述福州烟台山的文字,摘自叶圣陶写于1923年的散文《客语》。这段如诗如画的文字,只廖廖数笔的勾勒,便将烟台山民国时期的模样深深地定格历史的长河中。读之,韵味无穷,让人意犹未尽,不禁掩卷漫想。我仿佛看到了淡淡的夕阳下,烟台山如同一位婉约动人的名媛闺秀,从岁月的深处,从斑驳的光影中,款款而来……那清姿、那丽影、仿佛丁香一样,飘着悠远的香,让人心生爱慕,无限向往。
   身居福州鼓楼,离仓山的烟台山只是咫尺的距离,那么美,那么有历史底蕴的地方,我竟然没有去过,真是惭愧。
   于是十月一日的那天,我迎着淡淡的阳光,驾车来到了烟台山。行走在纵横交错、寂寂无人的弄堂小巷中,我按图索路,寻找着烟台山公园的入口处,却怎么也找不到,只好问路。在一个山道的路口,一位老伯,手指着山道上不远处,一个锈迹斑斑的铁栅门说:“那里便是了,不过现在不让进了!”没想到这扇破铁门,竟是公园的大门,真是诧异。适才,我也在这里转悠了好一会儿,并没把这扇破铁门与风景如画的烟台山公园联系在一起。
   十分怀疑地走上前去,看到铁门边的围墙上贴着一则并不显眼的公告,写着“公园修整期间,不得擅自攀爬入内。”果然是公园入口处。
   公园改造,闭门谢客,我只好隔着铁栅往园中望去,只见园中老树枯藤荒径;沙石瓦砾当道;衰草败叶满地;朱漆驳脱的六角凉亭,琉璃旧瓦爬满了青苔,说不出的荒凉,道不尽的沧桑。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原以为今日,可以站在烟台山公园峰顶,北眺福州气势恢弘的三山双塔,西望如缎似带的乌龙江,东瞰千帆竞发、碧光粼粼的闽江。可以切身感受一下这座作为整个福州古城传统中轴线序列组织的结尾,以独特的人文魅力傲立于世的烟台山,是何等俊俏秀美、雄姿英发!如今目睹的却是这般光景,真让人大失所望!
   几年前,我曾在朋友的QQ空间相册里,见过烟台山公园的照片。照片上的公园,绿萝花径、竹影婆娑、绿荫掩映着公园里的历史古迹,嶙峋怪石罗列,石径蜿蜓伸入丹壑,亭台楼阁紫藤悬挂,香云轻雾缥缈,恍若仙人来去无踪迹的人间仙境,真是美哉妙哉!所以,我不懂得这么一个已经美得无以复加的公园、为什么还要关园,这样的大动干戈整修改造。我总觉得,过度的修葺翻新,其实是一种变相的破坏,这会让烟台山公园失去原有的历史风貌与韵味,这如同那些韩国的美女一般,已经很美了,又去大刀破斧地整容整身体,结果假得失去了真,也失去了原本的气质美。
   难道,烟台山公园真的已经破败不堪,需要这样大张旗鼓地修整?我不知道,但我觉得即使在修缮期间,不是光护保那些古迹遗址,也要爱护好园中的一草一木,因为那天然去雕饰的草木之美,是不可复制的!
   是岁月的风雨肆虐了烟台山公园吗?我不知道。隔着铁栅门,我怅然而望,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惋惜和疼痛。逛不成公园,我只好牵着先生的手,随缘信步在烟台山纵横交织的巷陌中。千疮百孔的墙体,绿芜缠绕着,青苔黄叶,斑驳的光影交错在幽长而又破旧的弄巷中,倒有种诗意的荒凉。古榕树镶嵌在墙体中,斜斜地伸出,绿荫擎天,粗壮的虬枝盘结,苍劲古朴、分不出是根是茎还是枝,那长长的看似干枯却又极其柔韧的榕须从榕枝上垂挂下来,一丝一丝地随风飘荡着。荡呀荡,似一支老旧的歌谣,写着《光阴的故事》;晃呀晃,晃花了我的眼,恍然间,我们仿佛看见了旧时光的魅影,攀爬在那垂垂的榕须上,似一位智者,意味深长地看着弄巷里的人来人往。我娇小的身影从荫荫的榕树下走过。“又一位过客!”我仿佛听到了魅影发出的唏嘘声。当年,绿荫下走过几个张着花纸伞的女郎,现在也许早已驾鹤西去,而那时的我,也许还在前世的烟雨中,撑着油纸伞,演绎着前世命定的情缘。如今,喝了孟婆汤,走过了奈何桥,忘了一切的我,牵着今世的情缘,漫步在现世安稳中,惘惘惆怅着人生如梦。
   人生如梦,何曾梦觉,兜来兜去,除非西去,否则还是转不出尘世的纷扰。我撑着伞,恍惝迷离地在弄巷中转来兜去,高高的围墙挡住了墙内老式的房屋建筑,只露着爬满青苔的瓦檐一角,诉说曾经的似水流年。
   不经意间,还是邂逅了一处院落,院门已不存在,裸露着院内破败不堪的老房子,古典的风格,可看出年代的久远,这大概就是叶老笔下的房屋吧。如今虽还在,却早已面目全非。屋前,有几盆破花盆,歪斜着,重叠在一起,盆里还挣扎着几株面黄肌瘦的仙人掌,一些缺了腿的长条凳也堆在一起,不知在风雨中呆了多久,如今已经腐烂了,腐烂处还长出了一小朵一小朵白色的菌菇。风过,屋檐下悬吊着雕花的木板条摇荡着,吱呀作响,那声音,仿佛在一个广大的虚空中,荡漾着一种的寂寞,又似过往悠悠岁月中,良辰美景奈何天飘渺而又无奈的回音。
   看来这些房屋,早已无人居住,荒废良久,于是许多的小生命悄然入住。房前屋后,野花杂草丛生,虫鸣蛩响,嘈嘈切切。在墙缝里扎根的榕树居然长在院门横楣石条上,竟也粗壮得很,好似旧时大宅门中,看家护院的壮汉。瓦檐上的凹槽里,也长满治疗羊癫疯的费用贵吗了茵茵绿的凤尾草。阳光下的凤尾草,闪着绿的光泽,随风高高地摇曳着,舞姿优美极了。屋内破旧的家俱横七竖八,落满了尘埃,悬梁暗牖皆挂满了蛛网,粘着飞絮、粘着尘埃,灰扑扑的,小蜘蛛懒洋洋地趴在网中,还在做着晨间的美梦,屋里梁间未见巢泥,却转来啾啾呢喃细语声,窸窣作响的暗处,似乎有溜溜的眼睛在偷窥着我这位不速之客,是小老鼠“杰克”吧……老房子虽然荒凉破败,但因这些卑微的小生命存在,一点也不寂寞,反显得一种不一样的宁静和安祥。也许老了房子历经了太多的繁华和苍凉,浮世的荣枯更使它懂得珍惜和包容世间一切生命的存在……但人们却包容不了旧房子的存在,即使它们有的还是固若金汤,许多老房子说拆迁便拆迁,一点都没有商量的余地。如今,万科已买下了这些民宅旧居,因而等待这房屋的命运是即将拆除。
   我挥手告别了老房子,走出了院子,走进了一个巷子。窄长的巷子把光影拉得老长老长,一台挖掘机横在巷子的中央,挡住了去路,时光在这里也仿佛停滞了,凝固成了斑斑的砖墙,一截一截伸向未知的方向……不过巷子四通八达,我一个拐弯便拐进了另一个巷子,转出了个美国领事馆旧址。围墙,喷泉,房子是西方建筑风格,房中还转来钢琴声,好像十分高贵、高雅、与神秘。馆门紧闭,没有预约不让入内,总觉得有些轻视的意味,不过骄傲的我也不屑一顾,转身便离去。
   真的,没什么可稀罕的,在武汉癫痫病的医院那里最好?烟台山,这样的西方建筑比比皆是。回首百年沧桑,五口通商、鸦片流毒、国人萎靡不振,外国列强蜂拥而至,铁蹄肆意贱踏着中国的大好河山,福州也成为通商口岸之一,烟台山因特殊的地理位置和优美的自然环境而被外国势力所盘踞,成了洋人们的聚集地。洋行、教堂、洋医院、洋学校、洋公馆,一座座风格迥异、造型别致的西方建筑在烟台山地带拔地而起、比邻而建,与中式园林古厝建筑交错在一起,形成了烟台山独特的建筑风貌,因而烟台山有着“万国建筑博物馆”之称。如今依然还保存着不少这样的西洋建筑。不过,当年那些穿着毕直的西装、神情高傲自大的洋绅士,手中挽着曳地长裙、妖娆性感的洋女人,横行在烟台山之中,斜睨的目光轻蔑地看着长辨子的中国男人和小脚的中国女人,那鄙视的眼神,深深地刺痛了烟台山的心。但它能有什么办法呢!它只能默默地忍受着、承受着、疼痛着,默默地支持着那些的革命者。它抵抗住了洋人们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诱惑和侵蚀,依然保持着自已的古朴、典雅、婉约、含蓄的中国风格,走过了铁蹄铮铮、战火纷飞的岁月,依然挺立在闽江江畔。百年的风雨飘摇,烟台山万变不离其宗,但它终究还是抵不住百年岁月的风蚀,它老了,破败了。
   继续向前走,我走到巷子的尽头,又一个拐弯,突然出现一个空旷的街道,春深草木的景致,让人不知是乱了时空,还是乱了时节。街道上、红砖、蓝门、铜锁、草坪、花园、藤椅、咖啡厅、邮局、一路铺张着,美伦美奂,有些失了真,仿若舞台布景!这是万科为烟台山打造的百年前商业街,因未完工,所以只有这一小段的场景。我撑着小花伞,蹬着高跟鞋,款款地走着,阳光穿过树荫,筛下铜钱大小的光影,落在我的脸上,身上,像是戏上的灯影。
   施施然,走在万科打造的这一小段复古的景致中,我感觉像是走在戏台上,可人生又何尝不是在演戏呢!
   锣鼓喧天一声响,时光如白驹过隙,烟台山,百年的戏已演完了,它要散场了,再次登场时,已是万科的烟台山。

共 3390 字 1 页 首页1
武汉看羊角风专业的医院ion="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
定西市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

热点情感文章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