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坚强的生命(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2:53:18

眼前是一片金色的稻子,一片仰着笑脸飘溢着清香的稻子,它们昂然挺立于淡褐色的土地之上。

看着眼前这一片昂然挺立的稻子,我在想着如此勤勤恳恳尽职尽责奉献着的矿工们。

这里是矿井采区的一条通风巷,同时又是采区输出煤的溜子道。夜的黑暗与冷峻,全被那直挺腰杆的支柱支撑着,那么的忠贞不渝,而四面的地压却是无情,无情得很是残忍,死命地将巷道的身子压迫得低低的。然而,那支柱的头颅依然坚定地昂着,尽管有的脊梁已经断裂,而腰杆却始终没有半点的弯曲。

那些或严严实实裹着工作服的汉子们,一种生命的伟力在心中博动着,在脉管里涌流着。他们迎着险峻,一弓身便钻进了狭窄的巷道里。一根根木料,一台台机械设备,由长长瘦瘦的拖鞭牵引着,套在肌肉鼓凸的肩胛上。那拖鞭绷得直直的,一个劲地往肉里扣着。汉子们在这个狭窄的弯弯曲曲的巷道中,一会儿低着头弓着腰艰难前行着;一会儿两手着地,与两脚同时匍匐前进着。巷道低矮的地段,他们不得不将腰背上的矿灯盒挪向腰部一侧,脑袋和矿帽全都一律侧的姿势,一小步一小步艰难地爬行着。就这样,艰难地闯过了坎坎坷坷的“上山”路,又越过了崎崎岖岖的“下山”路。

巷道内温度特别高,不用说肩上拖着沉重的物件,即使是空着手走上一回,都会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而此时汉子们浑身的汗水与煤尘糅合在了一起,厚厚的煤尘飘在了脸上,一个劲地涂抹着,人人都成了墨墨黑黑的煤人了。

那一日,也是这一群汉子在“上山”风巷拖着沉重的溜子器件。突然,走在前面的小李肩上的拖鞭“啪”的一声断了。“上山”是一个三十度的坡道,眼看着脱离了拖鞭牵引的溜子器件急速向下滑去,如不及时阻止溜子器件下滑,将严重地危及在下面等候的工友。千钧一发之际,小李高呼:“下面的兄弟快闪开!”随即,他猛地一身侧倒,飞速滚了下来,刚好滚到了下滑的溜子器件前头时,他身子一侧像一堵墙将溜子器件给稳稳地挡住了。下面等候的工友们平安了,而小李的左大腿却被溜子器件砸脱了一大块皮,鲜红鲜红的血流了出来,一滴一滴地滴落在了地上,地面被染红了一大片。工友们迅速聚集到了小李身旁,两个工友从工作服上扯下了布条将他的伤口包扎好,并要将他抬出矿井上医院去作进一步的处理,可小李淡然地摆了摆手,但见他默不作声地从地上拾起了拖鞭,三下五除二地快速系牢溜子器件,将拖鞭往肩上一套,毅然拖起溜子器件迈开了坚韧的步子……

就这样,汉子们顺利地闯过了风巷,巷道前头与采煤工作面紧紧相接,这里仍十分狭窄,但巷道稍高一些,人可以伸直着腰行走。进入了巷子,汉子们纷纷解下了肩上的拖鞭,迅速向小李身边围了过去,只见他的左腿伤口上的血已经凝住了,但那砸脱皮的部位仍然张开着血红血红的口子,工友们十分焦急地劝他上井去医院作进一步的处理,而他那被煤尘涂抹得墨黑的脸上露出了洁白牙齿,笑道:“男子汉哩,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

于是,大家放心地歇息开了。在这个狭长的空间里话匣子打开了,你一言,我一语,点燃起了心中的炭火“哔剥”有声,那一双双坚毅的眼睛,在晶晶的矿灯的映照下,闪耀着勇悍的光芒……

原发性癫痫的病因具体有哪些呢太原那家癫痫医院好呢上海市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韩城市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