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暗香岁月】那段岁月的土院墙(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35:56

苍茫、广漠的大平原上,有一条小河,曲曲弯弯,自西向东流淌而去。小河边上,有座村庄,像华北平原上无数个村子一样,很普通,不显眼。村子里,到处都是土屋土墙土打的院落。这些土墙,有的用土坯垒砌;有的用麦秸泥一层泥一层土慢慢踩高;有的直接用两扇门板,直接填入湿土,夯实,然后把门板提高再填土夯实,把土墙逐渐打起来。一起起厚实的墙,一座座敦实的土房,构成了朴实的村庄。

无论是土坯的坯墙,泥巴踩出的踩墙,还是土打的夯墙,都是筑成村子的主体的墙。从夯实的地基上开始,打墙的汉子们挥汗如雨,从不懈怠。逐渐长高的土墙,便围成了一个家,留住了一家人温暖。这厚实的土墙,阻挡着冬天彻骨的寒冷,阻挡了外面的不安,让这个家里的人,都感到了有家的温暖、安全的湾港。

有了土墙的围墙,也就有了一个温暖、安逸的家。有了家的人,便逐渐有了建设自己的财产的梦想。首先是这家的老人,在院子里喂一头猪仔儿,再撒几只鸡鸭鹅,不是为了当做宠物,来陪伴玩耍的孩子,而是养大了,为了它们能够下蛋。鸡鸭鹅是庄户人每家必不可少的家禽,不为了吃它的肉,就指着它们下了蛋,去集上卖了,换些零钱,买回急需的火柴和酱油盐醋。还有一只狗,那只从五奶奶家抱来的小黄狗。猪仔儿喂到过年,也长不了太大,贫苦人家,哪有多余的粮食给它吃?只有家里的孩子去割来青菜嫩草,填饱它饥肠辘辘的肚子。等着过年时卖掉,能换回或多或少的钞票,那个过年的年货,便有了着落。

初来乍到的小狗,开始觉得很害怕,蜷缩在狗窝里,瞪得很大很大的眼睛,恐惧地看着陌生的人们。等到夜深人静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吱吱叫着找妈妈。夜里吵得不能睡,累了一天的庄稼汉,翻个身,继续酣睡,呼声如雷,还做他高粱地里的美梦。而女主人,却心生怜悯,起身去灶头掀开锅盖,摸摸窝头,舍不得,又摸到一块被烤糊了的糊饼子,转身来到院子里,丢进晚上才给小黄狗垒砌的狗窝里。吃了糊饼子的小黄狗,不再吱吱地叫,安静下来。

日月穿梭,光阴似箭。时间一长,新家里的成员们,没有了原先的恐惧和陌生,逐渐都成了朋友,亲密的一家子。小黄狗,逐渐像它的父母那样,忠于职守,担负起看家的职责。它在土墙根上偷偷挖了一个洞,那里便成了它的瞭望口。它耳朵支棱着,警惕地,判断着、探听着、来来往往的话语声、脚步声,时不时地,汪汪叫上几声,以便借此证明,自己对家的值守、对主人的忠诚。吃饱野菜的鸡鸭鹅们,悠闲自得、悠闲懒散地,从敞开了半边的角门里,蹭出去,在街上堆着的那垛柴禾下,刨食着,找虫子,借以改善主人家清苦的伙食;在街上,它们尖尖的嘴巴,叼起了石子、碎磁瓦一类的东西,那是它们打磨食物的独家密技,为了让小小的嗉囊,更加健壮,以慢慢消化那些粗食,度过那漫长的时光。吃了一肚子青菜的猪崽儿,回归到它们祖先二师兄的那种天性,躺在猪圈里只管养生,不问人间的烦心事,做着高老庄的那段黄粱美梦。

悠悠的时光,平淡的日子,就这样,匆匆地流过。可那些悠闲悠哉的动物们,不会在意日月的穿梭,更不会去注意时光的流逝。只有小孩子们,从脱掉厚厚的棉衣束缚,光着脚丫在野地里奔跑,在河沟里滚爬,才知道了季节的转换。时光悄悄地,在河岸的柳树上拱出了嫩芽,在那棵杏树上,开出了第一朵杏花,说明春天已经开始。三月里,杏花开出粉红色的花朵,还没有欣赏够,便已经在夜间凋落。来不及惆怅,桃花就替代了杏花的美丽。满山遍野的桃花,伴随着二蛋那破锣嗓子的干吼:“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让春天彻底拉开了序幕。那沧桑的歌曲,虽然唱得不好听,却很跟随时令,引得年轻的姑娘,拿起镰刀,挎上篮子,走进田野,走向那开满野菊花的大地,去挖那才拱出地面的荠荠菜,晚上的餐桌上,就会出现几道可口的饭菜。麦田旁边的梨树林,也呼应着飘起洁白的梨花来,那满树的银装素裹,晶莹剔透,像一片片简洁的云,不着多余的色彩。

也是在在春天,也是那个时候,小孩们挎着草筐,走向开着黄色野菊花的大地,开始了分担家庭农活的一份责任。八九十年代的农村娃,还不懂得什么叫做责任,只是知道,多挖些野菜,多砍些水草,把猪仔儿喂饱,让耕牛吃上鲜嫩的青草,这样,就可以让大人们下地上工,少一些劳累和牵挂。多彩的童年,正是在一片片草丛里学习,在劳动中成长的。那时我们也会找到很多快乐,更没有因为生活过早的艰苦,而感觉到困苦。在大自然中,我们认识了很多植物:茅草、芦草节节草、三棱草、狗尾巴草、猪草……灰灰菜、曲曲菜、马家菜、猪耳朵菜......苦苦菜的花、婆婆丁(蒲公英)的花、斧子苗的花,野菊花等等。各种各样的草,各种各样的野菜,还有各种各样的野花,装点着绿色的田野,让我们的童年世界装扮得五彩缤纷。让我们忘记了劳累的烦恼,在快乐中成长。

还记得,那时的红英,扎着一对儿麻花辫,一笑两个小酒窝,在开满野菊花的大地上来回寻找着。草丛里不时会蹦出一只秃尾巴鹌鹑,冲着红英叫了几声,便笨拙地钻进草丛里不见了。红英大声叫我赶紧过去,那声音带着激动得颤音。我跑过去一看,密实的一簇草丛里,俨然有一个鹌鹑窝。柔软的草根,被看似笨拙的鹌鹑围织的既结实又细密,里面还有棉絮、菖蒲穗的绒毛。温暖舒适的鹌鹑窝里,四枚鹌鹑蛋,躺在里面。整天吃玉米饼子窝窝头就咸菜,眼里只有美味儿的鹌鹑蛋,我伸手就想去捡,却被红英拦住了,她说:“这些快要孵出小鸟了,你可不能动。”

如果不是红英阻拦,我早就像平常一样,检出鸟蛋,回家煮熟吃了,给简单困难的生活,添一道开荤美味儿。可是红英的话我不能不听,虽然那时还不懂得崇拜这个字眼儿,可红英在我心目中就是三奶奶故事里的仙女,她的每句话我觉得都有道理。于是,以后的日子,我们除了砍草、挖野菜,就是去看那窝鸟蛋。为了不引起鹌鹑妈妈的注意,我们都是先呼喊几声,把鸟妈妈喊走,再蹑手蹑脚地过去看。走时也小心翼翼,先怕把鸟窝附近的草踩倒踩乱。

春天,时光很灿烂,同时,时光也很短,短得让我怀疑,没有了春天。当温暖的阳光洒下来,温暖的风,吹散了一树树似雪的梨花,吹绿了田里的麦苗,吹黄了满破的油菜花。那两只已经来过有些日子的燕子,早已把巢筑好,躲在屋檐下,唧唧喳喳说情话。不久的将来,它们的爱情就会结晶,一窝小燕子,会在窝里伸出小小的脑袋,听到爸爸妈妈飞来,就张着嘴巴迎接叼来的小虫子。

我和红英惦记的、每天都去查看的、那窝鹌鹑蛋,终于,在十多天后,破壳出来一只小鹌鹑。我们高兴地又喊又叫,我们的好奇得到了满足,小鸟终于出生了。随后的几天,其余的小鸟陆续出壳。幼嫩的小鸟,还不知道我们是可怕的人类。它们出生后的眼睛是闭着的,几天后睁开了,黑幽幽的小眼睛,好奇地望着我们,我们蹲下,用手指抚摸它们。它们张开黄黄的嘴巴,伸着长长的脖子,向我们要吃的。红英捉来几只绿色的小蚂蚱,一只只塞进小鸟的嘴里。这些小东西,吞食食物的能力,让我目瞪口呆,一吞一咽,小蚂蚱便进入了小鸟的肚子里,我觉得比我吃香甜的馒头,还快。

一夜的大雨,浇透了干渴的大地,让拔节的麦苗,得以快速地开花、灌浆。田野里,到处充满了阵阵麦花香。这是庄户人最开心的时节,春雨来得正是时候。背着粪筐拾粪的二大爷抽着旱烟,望着油绿的麦田,眼睛笑成一条缝:“今年的收成看到一多半儿了!”

我还没有喝完,那碗香甜的糊涂粥,红英便来叫上我,踩着泥泞,走向田野。我咧着嘴,非常不情愿地跟着她走。这样泥泞的道路,鞋子上很快沾满了泥巴,非常沉重。红英也拖不动沉重的泥巴鞋子,于是,我们都脱掉鞋子,光着脚丫,顿时觉得轻松了很多。我们手拉手,欢快地向着鹌鹑窝的方向,前进。红英一边走着,一边念叨着那窝小鸟:会不会被大雨淋坏了?你能不能快点走!

夜里突如其来的大雨,把几处低洼的草地,灌满了水。西南坡,那块盐碱洼地里,一片汪洋。“在春天里,能下这么大的雨,我活了几十岁,还是第一次遇到哩,真是稀奇啊!”二大爷抬起左脚,磕掉烟袋锅里的灰烬说。

来到鹌鹑窝所在的那块草地,眼前的情景,让我们都大吃一惊。原来那些绿油油的草地,不见了,那些开着黄色花朵的野菊花,也不见了,只有几片芦草的叶子,漂浮在浑浊的泥水里,无力地随风摆动着。红英顿时嚎啕大哭起来:“小鸟都淹死了!小鸟都淹死了!呜呜。”我也陷入了痛苦之中,正想着用语言来安慰红英。

突然,我听到了鹌鹑的叫声,循着声音望去,在一处高地上,长满了茅草的那块土岭里,传出了它们的叫声。我拉住红英,向着土岭趟水过去。果然,那两只鹌鹑,被雨淋得如同落汤鸡的大鹌鹑,正守护着自己的孩子。由于四处是水,它们被逼退在这处土岭上。见到我们,鹌鹑爸爸和鹌鹑妈妈,惊恐地叫着,把几只小鸟,紧紧地护在翅膀下。红英的脸上,露出了欣慰得笑容,泪痕还挂在脸上,可眼里却透出快乐的光。我们害怕再打扰到鹌鹑一家,就慢慢地转身往回走,心里的那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生活,还在不紧不慢地继续;太阳,还是升起在东方,在西边降落后,迎来满天的星辰。时光,就这样漫不经心地溜走,可这迎来、溜走的时光,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我却又无从寻找到答案。夏天的晚上,我躺在宁静的夜空下,满天的星星眨呀眨,我看着繁星,想起那个数星星的孩子,他是不是也像我一样,对天上充满了好奇?忽然,有一颗流星划过天际,在天空划出一线金色的光束,滑进远方的天边,消失不见。

仰望苍穹,正在天空寻找着,忽然,又出现一颗流星。这颗流星,却是非常缓慢地,从苍宇中飘来。像宝石、像明灯,在我头顶停住,照亮了土色的院墙,照亮了那棵大槐树,然后,慢慢落下去,落到了土墙外面,不见了。于是,我起身跑到外面,沿着土墙根,找呀找,除了几只蛐蛐在弹奏音乐,再也找不到任何的痕迹。我只能怅然地叹息着,抬头仰望星空,再也猜不透时光走过的轨迹。那枚明亮的流星,是真实,是虚幻,也许,那只是我的一个虚无缥缈的梦。

迷茫、无知的童年。就在那年的夏天,我的伙伴、我的最好的朋友,红英,淹死在村前那条湍急的小河里。那年的夏天,接连下了三天三夜的暴雨,河水暴涨,水流湍急。浑浊的河水里,飘着从上游冲刷下来的树枝、檩条、木箱、还有死猪烂猫。正在河边玩耍的红英,看到河里漂浮着的木板上,有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狗,绝望地看着岸边的村庄。红英没有犹豫,挽起裤腿,跳进河里搭救。湍急的河水,只是翻起一片浪花,便把红英卷入河水里,很快吞噬了她的踪影。

紧张、担心的村庄,立刻都得到了噩耗。全村的男人、女人,包括我们小孩子,都自发地,去寻找红英的下落。一天后,在十多里外的下游,终于找到了红英冰冷的尸体。我常常想,红英也许是仙女,在天宫待得腻了,来到人间体验一下疾苦。也许,她就是那颗,一闪即逝的流星,把美丽的身影展现给人间,却很快消失在夜空,给我们留下无法磨灭的遗憾。

惆怅、苦闷的童年呵!没有了红英的日子里,我的思想陷入停顿。我常常一个人坐在小河边,望着悠悠的河水深思着,感觉到时光会不会倒流。可是日子却不断地流逝着。我想,时光,也许像村前的那条小河吧,弯弯曲曲,从远方哗啦啦地赶来,在村庄前面稍作歇息,便急急火火地向着远方,奔流而去。忧伤的、快乐的小河,是一段长长的快乐时光,她留住了我的回忆,带走了我的思念。河里迅疾飞驰的鲢鱼,还有藏在水草叶子底下的虾,伸长两根大大的钳子,捉食着那些浮游的生物。这一切,虽然都是过去的情景,却时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仿佛还是在眼前。村口,传来娘呼唤我回家的喊声,打断了我对时光的思索,对流水的惆怅。

太阳公公懒洋洋地从东方升起,挂在了杨树的树梢上,这又是一天的开始。阳光,穿透了茂密的杨树枝叶,洒落在小河的水面上。水面,就像一面大镜子,把光线反射到村庄里,天空中。那条条光芒,好像一道道利剑,穿透了水面,刺进河底的水草上,鱼儿在光芒里穿梭游离。

晨光下的村庄,开始变得嘈杂起来。狗醒了,鸡叫了,二师兄做足了那个黄粱梦,觉得还是吃饱肚子更重要,于是,吭哧、吭哧地拱圈,提醒主人,赶快给它提供简单的早餐。那轻快的脚步,伴随着的是,金盛媳妇儿吆喝鸡崽儿的声音。那沉重的脚步,是王迷糊挑着扁担,去井上挑水的声音。那响亮的鞭儿,伴随着羊群散碎的声音,这是聋子五星,去西南芦苇坡去放羊的信号。

一切都是那么平常,一切也是那么的一天一天地过,那么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日子,就像小河的流水,日夜不停。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村前的流水变了。原来清澈见底的涓涓细流,变得污黑浑浊,发出阵阵恶臭;那些在水草中游离的小鱼儿,都不见了踪影;村庄也变了,很多年轻人都走了,去了叫做城市的地方;原来那片片的桃花林,被围墙圈在里面,生长起大片大片的工业厂房;麦田边的梨花,寂寞地开了一茬又一茬。后来,那些曾经开放出美丽花朵的桃树、杏树、梨树,被轰隆隆的机器,推倒了,拉走了。那里,就建成了一座职业学校,教育孩子们:将来桃李满天下,造福家乡,把家乡变成美丽的桃花源。

曾经的那些时光,就像流水,一去不返。村庄的人们,也新老更替着,老的人走了,由新的人补上。土屋倒了,由水泥混凝土代替。日子,还是照样过,生活,还是从太阳升起,慢慢流逝到,繁星满天的夜晚。可我不知道,古老的村庄,还能坚持多久?留守的人,还能坚持多久?如果人都走了,那些原有的生态变了,那,那个村庄,还会有吗?流逝的岁月,流逝的年华。能够留住的,也许,只有一段土院墙的岁月记忆。

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效果更好?福州哪个癫痫医院好吧癫痫病怎么治最好癫痫疾病是不是会影响寿命呢

相关美文阅读: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