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笔尖】信步走走(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1:58:34

出了奶奶家的大门便是一条不算宽阔的柏油马路,它贯穿了整个村子。记得小时候这是一条尘土飞扬地土路,到了下雨天便泥泞难行。

任着这自由的双脚带着我随意走走罢,不知不觉它们便拐过了两道弯,来到了那曾为我遮风挡雨十六年之久的老房子前。

它依然孤零零的站在那里,像七年前一样的站着。只是七年不见,这胆大的野草竟将它团团围住。是欺负它被主人遗弃,孤立无援吗?

可如今,它苦盼已久的主人是不愿帮它赶走这欺它数年的野草的。毕竟,它算是被遗弃了!

令人欣慰的是,七年前的那些小树如今已遮天蔽日了,它们将小草赶的远远的让它们不得靠近,像是植物王宫一样:平民勿入。

这可人的杏树,结出的果子定是香甜可口的吧?

这酸桃树?对,它定是曾经那棵所产之子!你是否会像你父辈那样依然结出令人垂涎三尺的桃子呢?

还有这参天的软枣树,不知为何当年妈妈嫁接的那根柿子枝没有活过来!

这两棵核桃树都这么大了啊!是不是还会有调皮小儿像那时的我一样,总是摘下你们的嫩果用小刀切开来吃?

那棵红星苹果树呵,你怎的站那么远呢?是不愿让我爬上你的树干,摘取你那脆甜的果子吗?

这连成一片的花椒树,记得我离开的时候你们还小,如今竟将半边路遮了去,不知有没有妨碍到经过的路人?想必也没有吧,不然你们肯定早被砍了去。

呵,虽说多年不见你们却还是这般亲切。是我记错了?大概我才离开不久吧?但这野草,明明是生长许久了呀!

虽然不舍,但这里已经无法住人了。时间不多,这便去别处走走吧。

这条通往岭上的路如今也是宽了不少。只是,这千沟万壑的模样定是承载了不少的车轮吧?

前面就是岭上了,我家那五分干田便是在这最前端。

这地是三角形的,一边是路,一边是长满高大杜梨树的地界,还有一边是美丽壮观的沟壑。

这里是我干活最多的地方,毕竟这是离沟最近的地方嘛。随时便可去那深沟中戏耍一番,直到妈妈扯着那黄土高原人特有的嗓子叫喊着让回家。我才会不舍的扔掉手中那被揉虐已久的树枝,灰头土脸的从那高达两米有余的九十度齐崖上爬上来随她回家。

这沟不深,不足十丈,我不到半个小时便可往返一次。沟成U字状,对面是三组的坡地。

这便是黄土高原独特的地貌,连绵不断的山,看似相连实则相距甚远,看似分开但又同属一条塬。

看看这缓坡,齐刷刷的一个绿色U字,将整个沟底覆盖。整条漫长的山沟便是这满满的绿,一直延伸到那两山的尽头。

最神奇的是,到了深秋雾气萦绕之时,你若恰巧来到这里,便会看到这仙境般的存在:那雪白的雾充满了沟壑,只有这蜿蜒的小路和对面那若有若无的山偶尔闪现,漫步其中便有步入仙境之感。

爸妈不在家那几年,我曾和发小们在这里偷砍过一棵树,准备拿去卖给那收矿柱之人,以换取上网的钱。

可是不巧,他们几个被那看林之人抓个正着,不旦被打还被搜取了身上所有的钱财,唯有我逃过了那厄运。

不是我机灵,实在是为了尽快爬上沟来,我和他们走的不是同一条路。

再往后,便是那山外山沟中沟了。那里才是我们童年时候的乐园,因为那里有一块诱人的地方---杏树洼。就像水洼是积水的一样,杏树洼当然是积杏树的了。

现在想起来都口水直流,那酸爽的杏儿是那般可人。那时候真是无忧无虑呵,从这颗树上下来又爬上那颗树,这般自在乐享如仙。

杏仁是一味药材,这便是家里人放开我们去那里的原因了。每每到了杏儿落地之时,那杏核便是我们争抢的对象,那可是换钱的好东西。

我们不会大打出手,毕竟这林子不小,分开便是。这时就要看谁眼疾手快了,快的人可夺得三四棵甚至五六棵杏树的杏核,慢的人只能拿下两三棵来。

入了秋这里便没有杏核可拾了,不过这美丽的福地还是有其他药材可挖的。

柴胡、黄芩、榆树皮相比之下,虽然没有杏仁那般值钱,但有那一两毛钱的收入总比没有的强。

记得有一次我们很多人去挖药材,回来时不知是谁挖断了这回去的唯一通路。不得已,我们只能沿着山体往上爬了。

调皮的我将手里的竹笼往水渠的另一边一扔,想要跳过去接住,但这时很不走运鞋子掉了一只,等我想要弯腰捡鞋子时,竹笼已经向下滚去,急忙想要去抓竹笼却又把鞋子踢的滚落无踪。这下倒好,鞋子也丢了,竹笼也掉了,辛辛苦苦挖了一天的药材也随之飞走了。

从杏树洼上来,便是我们的坡里。之所以称为坡,是因为它地形较缓不似沟那般陡。这里也是全组人种地的地方,几乎每一家都在这里有一两片地。

这里上到塬上是需要绕上大半圈的,比走岭上那条路长多了,但是我们还是选择走这条路,虽然它们最终结合成了一条路。

岭上半路里有鬼,村子里有个不到三十岁的人上吊自杀了。那时候他还没结婚,是个名副其实的吊死恶鬼。曾有人经过的时候,见过他在路边躺着睡觉呢,我们可不敢从他身边经过。

坡里这条路,只有在夏收和秋种的时候人是最多的。特别是夏收的时候,到了晚上这里也算是热闹非凡了。

人们把收割好的麦子装上架子车,或用牛,或用骡子,或一家老小,有钱人会用拖拉机,从这不算陡的坡里往上拉。

累了,就用大砖块垫在车轮后面,放下车子坐着歇会儿。当然,这一般都是一家老小拉车的时候才会出现的。

现在,已经不会看到这种现象了。人们都用收割机把麦子收了,然后用拖拉机把装好袋的麦粒直接就拉回来了。确实方便了不少,可是这路,却没有那时候那般平整了。

转身,走上了去沟里的这条路。别看我们这村子小,分的还是比较细的。沟是沟,坡是坡,岭是岭,洼是洼,塬是塬,怎么也弄不混,怎么也走不乱。

站在这绕沟半圈的路边,一眼便看到了那个小鱼池,就是沟底那个。旁边是一片芦苇林,我们这边以前盖房子房顶上会铺这芦苇编织好的席,然后才能抹泥上瓦,现在都用预制板了这枯萎也就被遗弃了。

那鱼池已经看不清了,显然,它已经多年没有人打理了。是呵,我们都长大了,还有谁会去那里玩呢?

那儿时的身影依然清晰,我仿佛又看见那几个小家伙挽起裤管拿着木棍在那里挖蚯蚓了。看,他们挖到了一条蚯蚓便迫不及待的将它弄成几节,挂上渔勾开始钓鱼了。突然浮漂动了一下,赶紧往上拉可惜还是慢了,蚯蚓没了那鱼儿却跑了。

很快,抓来的蚯蚓便用完了,又去抓,再钓鱼再去抓,如此往复终会钓得鱼儿,可惜只有手指头大小,不可吃,只能养着。不出多日,那鱼儿便会死掉,忍痛扔掉,待到下个周日又去钓得。

呵,那小人儿消失了,便继续向前走去。虽然这里不种地,却是孩儿时玩耍的好地方,那几棵杏树,是夏天解渴的好果儿。那几棵枣树,便是秋天解馋的必须品。

看前面便是我家的地窑了,那是爸爸小时候住的地方。听说陕北现在很多地方把这整成了旅游景点,而我们这里却已经将其荒废了,但这大院里的这块地,还是被开发利用了。

窑上面就是我们家族的场,是碾麦子用的。小时候,如果晚上麦子碾不了,爸爸就会睡在这里看着,有时候我也会陪他一起睡在这里。

家乡的天是深蓝色的,是透亮的,这里没有污染,这里空气清新。晚上躺在场里看星星,那是一种享受。我也会学着张衡数星星,当然我也数不清楚那满天繁星到底有多少。

往回走,又看到了那孤零零的站在那里的老房子。它旁边的那片苹果树地,不是我们家的。

不过那却是我在冬天看到的最美的风景了。大雪飘飞,这个小村庄被银装素裹的同时这片苹果树也会不例外的被大雪造访。整片的雪树林,白的耀眼,看起来是那般美丽,仿似天国风光降临。

那时候我便会傻傻的站在院子里静静的看,我不会感觉到寒冷,只叹息这大自然的美是这般神奇。

呵,下雪之后又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了。我们会找一条比较陡的下山的路,拿一张质地较好的塑料纸坐在上面向下滑去。很快我们就会滑出一条冰路,然后就开始了疯狂的溜冰游戏,可能过山车那向下冲刺时的感觉也不过如此吧?当整条路都被冰所覆盖了滑下去就上不去了,我们便会绕一大圈子跑上来再溜下去。

直到晚上回去的时候,全身的棉衣已经湿透了。这时就得做好准备了,回去不是被臭骂一顿就是狠打一顿,就算这样也泯灭不了我们明天或者后天继续溜冰的兴致。

不知不觉已经走上了我们的县道,自打我出生这就是一条柏油马路,如今它虽然经过几番修整,却依然那么熟悉。

站在这里你便不会看出这里是黄土高原了,这笔直平整的公路就好像那平原之上的一条大道,两边那好大的中国槐,为路人遮风挡雨,我常常想城市里那所谓的林荫大道还不及它呢!

几乎在哪里都能看到我赚钱的身影。这不,那槐树之上采摘槐子的身影又出现了。我们这个小地方真可谓遍地是宝啊,就连这马路边的景观树,也能生出药材治病救人。

更重要的是让我们这些穷人家的孩子,有了花零花钱的资格。

远处耸立的,这村庄里最高的建筑物便是我们的初中,我是从那里毕业的,也是从那以后我就离开了这个小村庄,不过它看起来依然是那么的熟悉。七年不见,不知老师们是否都好,他们是否都还在这里?

天色渐晚,还是快些回去吧,这里不比城里天黑了可是没有路灯的,伸手不见五指却是有的。

刚走到奶奶家门口,就碰到堂妹和堂弟打着手电筒出来了。一问才知,天黑了奶奶怕我一个人走夜路,便派他们来找我。

我便笑了,又想起了抓蝎子的那段时光。

那时候蝎子是很贵的,一斤一百块钱呢,这可是其他药材几十上百倍的价格啊,所以夏收之后的晚上村里很多人都会出去抓蝎子。为了抓蝎子,聪明的科学家们创造出了紫光灯。它照到蝎子,蝎子便会变成夜光绿并且会一动不动等待被捕。

因为蝎子是会在晚上出来乘凉的,所以人们便晚上行动,这样会抓到更多的蝎子。

在我的软磨硬泡下,妈妈最终同意给我买一盏紫光灯,但她要陪我一起去抓蝎子,毕竟我还小,她不放心我一个人去。

其实,别人家都是大人去,或者大人带着小孩,而我们家却是小孩带着大人。妈妈根本就没抓过蝎子,她也不会抓,只能算是给我作伴罢了。

第一天晚上出去,我们就收获颇丰,回来的时候和大家比,很多人都没我抓的多呢。妈妈那个开心啊,虽然她没抓到几个,但是她也参与了不是吗?

回家后,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蝎子不能往粗糙的铁盆里倒,那样它们会爬出来的。可是,那时候我们不知道,因为我以前抓的蝎子都是在瓶子里装着的,这次太多了如果放在瓶子里就会死掉,死了就不值钱了。

我和妈妈把他们倒进铁盆以后,“哗”全跑了出来,满地都是。妈妈吓的大叫起来,慌乱中我们拉下了炕上的被子,扑在地上乱压一气,把所有逃出来的蝎子都给压了个稀碎,就算这样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是不安心的。

第一晚的抓蝎子行动以失败告终了,后来我们向那些有经验的人取经,才知道蝎子要放到光滑的塑料盆里,这样它们才不会逃出来。

呵,这美丽的地方啊,我们都相别这么久了,可是那往事依如昨天才发生,还是那么清晰。

虽然村子里新盖的房子越来越多了,那到处都是的参天大树,也已经接连倒下了。可村外那原始的景依然美丽,那记忆中的村庄依然漂亮,头顶这星星依然繁烁。

男性癫痫吃药期间可以要小孩吗西安癫痫公立医院四肢抽搐是癫痫症状吗得了癫痫病怎么治

相关美文阅读: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