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荷塘】西藏游记(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1:21:40

七月份的最后一天,父亲趁着早晨天气比较凉爽送我到火车站。一路上,他千叮咛万嘱咐要我注意安全,我则心虚得像小鸡啄米一样笑眯眯地一直点着头,生怕自己不配合他就会改变主意不让我走了,直到我取了票要走进候车室的时候,他还在跟我说:“要不回去吧,报个团再去,或者带着弟弟一起也行啊,一个女孩子独自去旅行多不安全啊!”我摇了摇头,开弓哪有回头箭,从他的手里一把夺过行李就匆匆跑进了候车室,倒像是个逃犯一样,生怕下一刻他后悔了就会把我抓回去。我不知道父亲看着我匆匆逃离的背影时会想些什么,但我知道他一定很担心,毕竟这是我第一次独自出去旅行。

这次我是要去西藏的,和两个女友一起去,三个女孩子独自坐火车去拉萨。我知道这样去西藏父亲肯定不会同意的,所以出发之前只能对他撒谎说我去古城长安。

坐在候车室里等火车的时候,我给父亲发短信,叫他不要担心,我会注意安全的,一路上我也会一直跟他报平安的,父亲则回短信说:女儿大了,管不住了,然后又是一大串叮嘱的话语。我能理解父亲的心情,他不过是担心我的安全罢了。

去火车站取了票,在候车室里等到凌晨才上火车,要到早上八点半才到西安站,然后十点从那里上去青海西宁的火车。上了火车,一切都那么真实而确定了,虽然此时连西安都还未到,但是我仿佛已经闻到了藏地那圣洁的气息。

很多人都倾心于藏地的风物人情,他们会跨越几千里的行程,穿越青藏高原,只为了站在布达拉宫的面前,看一眼仓央嘉措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我也是一个对西藏怀有执念的人,这种执念始于何时,已然记不得了。我和很多人一样,在去之前并不曾真正了解西藏,只是在我的心中,西藏有最湛蓝的天空、最纯粹的信仰和最干净的灵魂。

从青海踏上前往拉萨的火车,一路上听的是韩红的《天路》,看的是电影《康定情歌》,那里面都有着浓浓的西藏气息。

火车颠簸地穿行在绵延的青藏线上,我的心也跟着久久无法平静。

西藏是一个关于前世今生的地方,无关神秘,无关信仰,只关乎灵魂。

我回头跟晚晴说:“我们就要去拉萨了。”

她笑笑说:“是啊,计划了这么久,终于动身了!

莎依蔓跟我说:“清欢,你真可怕,这十几个小时的车程,你居然就那么靠在窗边一直望着窗外,眼睛都不眨一下,又一脸的忧伤,且不言语,我跟你说话你都不理我,我原想逗逗你,但是晚晴不让。”

走在青藏线上,我害怕失去美丽的风景,于是只能一直望着窗外,多么害怕错过了哪怕一点点的风景。

我看见了成群的牛羊悠闲的吃草喝水,牧人们在太阳底下轻轻地挥舞着手中的鞭子谈笑风生,笑得那么的恣意,虽然他们的脸庞过早地有了岁月的沧桑,但是那一抹高原红却诉说了最质朴的真意。我想,那是藏地最美丽的风景!

我看到了蓝天与白云和谐相依,自在安宁;我看见青藏线上一遍是冷雨敲打窗棂,而另一边则是艳阳高照,这便是刘禹锡诗中所说过的“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吧。

我还看见了湛蓝的湖水、无边无际的草原,还有套马的汉子、牧羊的姑娘。

到达格尔木的时候,火车做了短暂的停留,我和晚晴下了火车,看着眼前宽阔无边的草原和绵延的青藏线,心中感概万千!

一人喝了一杯酥油茶,有些咸,但是奶腥味并不重,入口的感觉也是极好的。卖酥油茶的阿姨是一位藏族人,她并不懂汉语,与我们无法交流,但是当每一位客人走近的时候,她都会笑着说一声“扎西德勒”,客人付过钱要走的时候,她依然会笑着再说“扎西德勒”。那阿姨与我们语言不通,可生意却依然做得这样好,这便是人世里的好、人世里的真。我们同为这世间的人,原本便该是这般的质朴洁净,心若赤子。语言是障碍,但并不是隔阂,心灵的距离才是这世上最为遥远的距离。

一回头,便看见了身后山上那大片大片飘扬的五彩经幡,从山脚下攀沿到山顶,也从那边的山上,攀沿到了我的心中。我和晚晴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眼前那飘扬的经幡,五彩的经幡好美啊,在风中飘扬成一种极致的绚烂。我们一言不发,看看彼此,又看看经幡,一切尽在不言中。

抵达拉萨的时候是中午,一出车站,炽热的阳光便告诉我们,这里便是西藏,这里便是拉萨了!

走出车站,抬头看天,是意料之中的湛蓝与清澈。

火车站外面便有站岗的警察,他们一脸的严肃,看着很庄严,一眼便看得出是正规军,让人没由来地肃然起敬。

坐上公交车,我们便摇摇晃晃地往住的那条街道走去。公交车上挤着很多游客,也有很多藏族人,他们和我之前在照片上看到过的一模一样,穿着藏装,手里拿着转经筒和念珠,口中念念有词,手中的转经筒和念珠也不住地转动着。

信仰多么认真,多么让人感动,他们可以认真到让信仰成为生命的一部分,于一切行住坐卧中都不忘修行,这种虔诚的信仰,令人肃然起敬!

想想我这一生,还从不曾这样认真地虔诚过。也许,信仰真的与宗教无关,信仰只关乎于一种虔诚,你可以信仰宗教,也可以信仰理想,信仰爱情,信仰一切可以给你带来欢喜与支撑的东西,然后虔诚,然后认真,那么生命里,哪里都是欢乐的。

我靠着晚晴的肩膀,在公交车驶过布达拉宫广场正前方的时候,我的眼前莫名地浮现出了一位眉清目秀但眼神清冷的身披绛红色袈裟的男子。

他们一个是布达拉宫,一个是六世活佛仓央嘉措。

他是一代传奇,尽管早已在诸多作家的书写下成为了一个符号、一种标志。可是来到这里,我依旧首先想起仓央嘉措,他的确是一个传奇,活得恣意,活得潇洒,但也活得痛苦,活得无可奈何。

撇去一切浮华,撇去一切神奇的传说,他也只不过是这世间的一个寻常的男子,想要守着心爱的姑娘,安稳地生活在草原上罢了,不求大富大贵,只希望平淡安稳。可是命运却与他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六世活佛的身份将他的所有梦想都打碎了,他只能坐在高高的佛床上断情绝爱,和心爱的姑娘生生相离。

人因情而至性,因至性而动人。从布达拉宫广场前走过的时候,我似乎可以体会到,他当年虽身在此处,可是心却早已回到了那个叫门隅的地方。布达拉宫是这片雪域上最华美的宫殿,住进去,他便是雪域最大的王,拥有整个雪域最至高无上的权利。可尽管如此,这美丽的宫殿对仓央嘉措来说也不过是金丝笼,他是被折断翅膀的鸟儿,被命运诅咒,只能被困在这华美绝伦的笼子里。

仓央嘉措的美,美在宿命,美在无可奈何!

我们下车的地方是离布达拉宫不远的一条街道,客栈掌柜骑单车过来接我们。掌柜的是一位年轻的男子,他对西藏更是有着深深的执念,自中学时代便每年骑车入藏,大学毕业则干脆来了这里开间客栈,守在这里,和来往的过客诉说着拉萨前世今生的故事。

我曾在一篇写西藏的文章里见作者说,她有两位画家朋友,来到西藏后便再也没有回去,一个从此只画西藏,而另一个则娶了一位阿里的姑娘,过起了放牧的生活。我初读的时候其实并不相信,但是今日见了这位年轻的掌柜,我才深信,那些无法解释,无法言说的执着,都是那么的真实。

我总是觉得,其实我们活在世间可以不要那么孤单,因为总有人在你想去的地方过着你想要的生活,他们执着着你的执着,牵念着你的牵念,用一个人的执着与坚守完成了一群人的执着。而我们,只要心有执念,彼岸终有一日是可以抵达的。

因为这世间,有这样的一种人,愿意为了心中所念而放弃万紫千红的风景。

客栈的设计与布置都是掌柜的亲手而为,我们住的是一个三人的大房间,房间的灯笼是掌柜的亲手所做,他说这一桌一椅、一草一木,连同梁间的花纹、桌上的书籍都是他精心所挑选,而他这间客栈,也仅为有缘之人敞开。他并不指望这间客栈为他带来大富大贵,他所挣得的钱只求可以糊口度日,可以精心装扮他的客栈,然后游客少的时候,他便关了客栈,去阿里,去墨脱,去林芝的朋友那里。

我问他:“何以能够做到这般?”他只笑了笑说:“我很快乐!”

我惊讶了,但又随即释然了,是啊,他所追求的,不过是让自己快乐,如此简简单单罢了,哪里需要那么多的理由呢。只是我们身处如今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快乐多数与金钱和权势相伴,而像他这样清淡的快乐实在是太少了。

我们三人简单洗漱了一下后便一起去了楼顶,楼顶上有很多衣服,从远方看去,那些随风飘拂的五色彩衣也很像是飘动的经幡。站在楼顶上就看得到布达拉宫,突然发现,站在楼顶不仅可以看见布达拉宫,更可以看见这整条拉萨街,而奇怪的是,整条街上的建筑都不高,像是约好了一般所有的建筑一般,都不会超过五层。我最初以为因为西藏是高寒地区,地下有冻土,高大的建筑物无法打地基,所以所有的建筑只能都这般矮小,后来问过了掌柜的才知道,其实并不是因为如此,原来这围绕着布达拉宫的整条街上的建筑都不会比布达拉宫高,是为了让所有的藏民站在自己的楼顶上,便可以轻而易举地看见布达拉宫。

我这才明白,这是一座城的低头,只为一个民族的信仰与精神!是啊,这样多好,住在这条街上的人们,一抬头便可以看见自己的信仰,看见心中的佛祖,他离得这样近,触手可及,而心中的距离,也同样是咫尺。

日落的时候我们去吃了饭,天黑了便去布达拉宫。

我们几乎是一路风尘仆仆地走过去的,没有乘车,足足走了半个小时。虽然站在客栈的楼顶便可以清楚看见布达拉宫,但是实际走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街道弯弯曲曲,明明直线距离很短,但是蜿蜒的路段却可以将距离拉长好多倍。

走到布达拉宫广场,天已然黑透,不过四周灯火璀璨,对面的布达拉宫在一片橙黄色的灯光映照下,熠熠生辉。

它就那么真实地矗立在我们的面前,而我们三人竟无言了,无言了,像是寻觅到了失散多年的恋人,蓦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难定。

站在广场的最中央,正对着布达拉宫,我盘膝而坐,在喧闹的人群里,我静静地闭上了双眼,此时无声胜有声,我独爱这片刻的宁静,属于我和布达拉宫的宁静。

周围人声鼎沸,有排着长长的队伍只为求得一张布达拉宫的门票的人;有从遥远的家乡一步步走来朝圣,此时虔诚地在广场上叩拜的人;有手持转经筒、手捻佛珠、口中念着六字大明咒的藏民。

我坐在人群中,心里好安宁,旁边的莎依蔓和木晚晴也是这样安宁无语地坐着。语言多么苍白啊,哪能表达所有呢,唯有沉默,沉默在自己的心里,将一切沉潜下来,才是最倾情的诉说,才是最完美的表达。

广场上游人如织,大家从天南海北赶过来只为了看一眼布达拉宫,磕一个长头,转动一下经筒。然而真正到来了,却都不愿去打扰布达拉宫的宁静,看着布达拉宫广场的热闹和布达拉宫的宁静,我有理由相信,即便是白天进布达拉宫的游人也一定是心怀敬畏、虔诚而且安宁的。

我们后来围绕着布达拉宫走了一圈又一圈,途中遇见一个大概十一二岁的小男孩问我们要布施,说他饿了。遇到这种事情,我起先的反应是有些犹豫,然而细细打量了他,便知道他不会骗我。看得出他是从很远的地方一路朝拜过来的,因为他满脸疲惫,膝盖处的衣服已然被磨破,头顶也有磕破后留下的伤疤,旧伤疤成了疤痕,新伤疤也结了痂,他没有必要为了这为数不多的布施而付出如此的代价。我们三人一人给了他十元钱,他却只收了一人的钱,并说谢谢,这些便足够了。

我们问他从哪里来,他说从四川阿坝州来,跟着阿妈以及阿哥一起来朝拜的。我一直都听说过藏族人的朝圣,那真的是一次心灵与肉体的朝圣,如今亲眼所见,震撼不已。从那么远的地方,一步一个脚印,从未想过放弃,从未想过半途离去,他们的眼中只有抵达。

他们的坚持只是普普通通的坚持,那种坚持,与我们通常所见到的被当做教育素材的成功人士的坚持是不一样的。他们的坚持没有成功的概念,也没有什么目的,更或许,他们对于这种坚持也是不自知的,只是一心一意地想要完成自己的旅途。

我很喜欢这种不自知。世间的真情,世间的真意,便是这点点不自知所孕育出的。

在拉萨呆了近十日,我们去彻夜排队,只为了求得一张布达拉宫的门票;我们去玛吉阿米排上两个小时队,只为了在二楼喝一碗正宗的酥油茶,吃一碟精致的点心。

最让我们难以忘怀的是,在夕阳将落未落的黄昏,我们去大昭寺外面的八廓街跟随者藏族人的脚步一起转经筒祈福,还有在大昭寺外面的青石板上磕长头。我和晚晴在那里磕完了一百零八个长头,头都磕破了,每次磕完,满脸灰尘,但是我们很开心。

磕长头的时候,在那群藏族人中,只有我和晚晴是汉族人,我们跟他们一起磕,他们并没有对我们感到惊讶,也并没有像看动物园里的动物一样对我们指指点点,反而是很开心地指导我们的动作,首先双手合十置于头顶,再置于胸前,然后双膝跪地,两手紧贴着地面,匍匐着慢慢将身体贴近地面,最后磕头,完成最神圣的动作,还要一边磕头,一遍念大明咒。

辽宁癫痫专科医院哈尔滨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在哪里郑州上哪家癫痫医院医治比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