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荷塘】那地震和地震棚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8:51:01
破坏: 阅读:1656发表时间:2016-01-25 18:04:24
摘要:关于地震和地震棚的记忆,是我无法忘记的一段生活往事,像一部老电影的胶片,只要一有关于地震的消息,它就会在我脑海里放起电影,连那些伙伴们稚嫩的脸庞,活泛的眼神,那些来自四面八方支援我们的饺子味儿,都会纤毫不差地出现在我的眼前

八月四日吃过午饭,我刚想伏案小憩,突然,大楼剧烈地晃动起来,我猛然一惊,心说不好,是地震。这时,走廊里便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和惊慌的喊叫声。我赶忙跑出去,随着人流从8楼一口气跑到外面的广场上,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不少大楼里跑出来的人。大家惊慌地面面相觑,一边议论着,一边掏出手机给家人打电话,可是电话打不通了,短信都发不出去,只有微信还可以用。不一会儿,网上来了消息:12点25分,营口市下辖的盖州市青石岭附近发生4.3级地震,震源深度癫痫病会突然尖叫吗6000米,营口、盘锦、鞍山、沈阳等地有震感。
   大家都担心接下来会有余震或更大的地震发生,从网上也找不到答案,谁都不敢回到楼里。此时的外面正是酷暑盛夏,气温高达30°,广场上虽然有一些树木,但无济于事,根本无法与高温闷热相抗衡,有人小声嘀咕:“要是有个地震棚就好了。”大家暂时忘记了紧张都笑了。“地震棚”这三个字就像一根线,而我的神经犹如线上的木偶,不由自主地被拉回到那年地震和住地震棚的日子。
   一九七四年二月三日是农历的腊月二十三,过小年,一场小清雪将农村灰头土脸、邋遢破乱的土院子粉饰一新,成了银装素裹的童话世界。虽然早已没了灶王爷、灶王奶奶,不用再焚香磕头地去跪拜了,但家家户户还是照例燃放了一些鞭炮,包一顿萝卜、白菜或酸菜饺子,我们家那天没包饺子,母亲在那天夜里生下了小妹妹雪。第二天整整一天,我们家像乱了营忙活得不行,迎送客人,端茶倒水,打扫卫生,清理积雪,担水劈柴,赶集购物。冬天农闲季节村里人都吃两顿饭,天黑得早,加上停电,累了一天的我们吃完了晚饭,赶紧喂了鸡狗,烧了热炕,准备睡觉了。
   突然,从大队部传来值班民兵两声清脆的枪声:“啪啪!”像送灶的爆竹声,这是防震抗震指挥部约好的示警信号,大家的心“咯噔”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心想不好,真要地震了,还没来得及穿衣穿鞋,一阵剧烈的颤抖便从大地深处传来,像海浪一波连着一波,一波比一波急。那是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灵魂出窍的颤抖,房梁发出“嘁哧咔嚓”响声,墙壁都剧烈地摇晃起来,开始有砖瓦石块掉下来,屋顶上像筛子筛面一样直掉灰土,看家狗拼命地吠作一团,电灯泡像秋千一样荡来荡去,只几下就忽地灭成一片漆黑,不远处传来房倒屋塌的“哗啦啦”声,人们喊爹叫娘声,杂乱的脚步声,孩子们惊恐万状的哭喊,狼哭鬼嚎的声音响成一片。父亲还算很镇静,连推带拽地把我们兄弟姊妹四个弄到了院子里,回身帮助母亲裹着棉被出了屋,又进屋抱起我们的棉衣棉鞋和被褥,要我和弟弟扯来几捆高粱秸秆铺在地上,在上面铺上被褥,大家挤坐在一起。
   这时,大家才想起小妹妹雪,看看暂时房子还没倒,父亲又冒险回到了屋里,把一只装粮食的笨重大木头箱子侧放在炕沿底下,将小妹妹雪放了进去。我们治疗癫痫疾病用托呲酯的效果怎么样要父亲把她抱出来,父母都怕抱出来受了风活不了,说只能听天由命了。过后我们才知道,这次的营口海城地震震级为7.5级,震中是距离我们七八十公里的海城。
   人们虽然依然忐忑不已,但看看没有太大的损失,房屋都还完好,心情开始平静下来。大人们刚要自发地出去救援亲友,防震抗震指挥部派民兵下来查看震况灾情,告诫大家不要轻举妄动,看护好自家老少就可以了,其他事情全由民兵去做。左右邻居都逐渐聚拢到相对宽敞且背风的院子里,大家觉得这数九严寒的天气,坐在几捆秫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也不是办法,别说老人孩子受不了,就是大人们也抵抗不住啊,一会儿不冻死也得冻僵,于是开始想既能防震又能御寒的办法。琢磨来琢磨去,不知道是谁想出一个主意,在高大的秫秸垛中间掏出一个大洞,将被褥铺进去,然后让老人孩子爬进去,洞口再用几捆秫秸挡上,黑是黑点,伸手不见五指,但比坐在院子里暖和多了。青壮年照旧在院子里,拿来树枝干柴,点上篝火,大家围着火堆说着唠着,胆大的甚至回屋拿来剩菜和酒,在火堆边癫痫病是能彻底痊愈的吗喝起来,火光映红了一张张惊魂稍定的黧黑的脸庞。
   住秫秸洞子虽然比露天强,但是实在不方便出入,而且门一堵,里面啥也看不见,这老话咋说的?招法都是人脑子想出来的。有人先是把秫秸搭成人字架,做成看护庄稼的窝棚;有人用木杆搭成房架,四周和上面用秫秸挡严实,做成小房子。后来,不知道是谁先想出用钢筋焊制棚架,四外和上面用秫秸编结篱笆似地夹起来,秫秸外面再抹上草泥,草泥外边盖上油毡,里面盘上火炕,里面墙壁上还糊上了报纸和书本纸,贴上了年画,最后拉进来电线,安上电灯泡。大家一看很漂亮,便纷纷仿效。托亲告友弄来钢筋,找不到门路的就买。这样一来,一个个蒙古包似的地震棚就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了。站在高处看,像是一家家的院子里忽然长出一朵朵黑不溜秋的马粪包,觉得就像童话里小矮人的小木屋。
   这小小的地震棚,可把我们这些不知道愁的孩子们兴奋坏了。我们跟在大人们的屁股后边,忙前忙后地打下手,帮着烧炕、糊墙、贴年画。等一切都收拾停当,我们便挨家挨户地参观游览起来,品头论足地评比一番。地震棚空间狭小,只要稍微烧一点火,屋里就暖和得不行,再加上新糊的墙壁顶棚,电灯一点亮堂堂的,大家都喜欢呆在里面,唱歌、游戏、嬉闹、打扑克、下象棋,捉迷藏,快乐地度着无忧无虑的时日,仿佛根本不是什么灾民。
   那一年的春节,我们一家人也是在地震棚里度过的。三十晚上,广播喇叭传来了抗震指挥部的通知,让各家各户派人到大队部领饺子,我和弟弟赶紧拿上袋子去了大队部,闻讯赶来的乡亲早就站满了大队部的院子。一会儿,就开始发放饺子了。我还从来没见过那么白的饺子呢,像一个个雪团儿,白得耀眼。这是全国人民给我们灾区人专门包的爱心饺子,白最的面,最好的肉,有韭菜馅的,白菜馅的,芹菜馅的,酸菜馅的,看着就让人喜爱。拿回家去坐在地震棚里,吃着满含着全国人民心意的饺子,那心情特好,倒觉得地震不可怕,不招人厌烦了。那一年的春节,我们还比常年多领了米面、油鱼、肉蛋,好像还有二斤产自上海的奶糖呢,那股带着浓郁奶香的甜蜜劲儿,令我久久难忘。
   地震棚里也常有麻烦事的,因为从上到下都是木头、秸秆和纸张,所以一不小心就会着火。我家的地震棚就曾经冒了好几回烟,有一次炕烧糊了,差一点引发火灾。后院姜家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地震棚突然就着了火,先是浓烟滚滚,继而火光四起,烟泡大雪如无数条银龙肆意狂舞,五六级的大北杆子刮得嗷嗷叫,火焰借着风力,一瞬间就把地震棚裹进了火团里。男人一个高儿窜了起来连呼带叫,女人和孩子们顾不得衣服被褥,冒着烟火跑进了雪地。孩子太多了,女人就左手拉一个、右手抱一个,左右邻居赶紧拿起铁锹、水桶、脸盆来救火。那时,惊慌失措的女人发现小幺不知去向了,她疯了一样向火堆扑去,大家见状,一边赶紧拉住她,一边赶紧弄了几床棉被浇上水,几个勇敢的小伙披上棉被冲了进去,不一会儿,有人抱着一个小火团儿出来了,大家赶紧上前帮着打灭了大人和孩子身上的火苗,再看那孩子已经没了气息,赶紧拍的拍、叫的叫,赤脚医生嘴对嘴地给做了半天人工呼吸,好不容易,那张青了吧唧、沾满了黑灰的小脸有了血色,鼻翼翕动了几下,紧闭的眼珠慢慢地转了转,绛紫色的嘴唇微微张开,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那男人赶忙跪下来朝前来帮忙救人救火的乡亲们磕起了头。
   公元一千九百七十四年的春天,并没有因为地震的灾难而姗姗来迟,它依旧随着归雁的啼鸣越过千山万水,穿过古老的山海雄关,来了辽南大地。地震的消息渐渐稀少了,胆子大的人家已经回到正房里居住了。冰雪融化后,那些劣质的油毡纸禁不住风撕日晒也裂开了。春雨中,当初没有精心构建的地震棚开始出问题了,顶棚漏雨,外面大下,屋里小下,外面不下,屋里还在滴滴答答下个不停。墙壁上的草泥,经春雨一滋润,春晖中开始长出嫩草来了,没几天那地震棚就变成毛茸茸的“草房”了,草根扎得快,轻而易举就穿透了那些简易的墙壁,阳光顺着草根的路径照进来,地震棚就变成了千疮百孔的筛子。风“飕飕”地钻进来,像无数箭簇和细针,还唱着尖声细气的小曲。雨天里雨水涌进来,在千疮百孔的墙壁上形成一道道细密的小瀑布,墙壁上的泥土被那些小瀑布裹携着逃跑了,只剩下光秃秃的秫秸,愣愣地、傻傻地戳在那儿。墙角禁不住浸润和漫漶,开始溃烂了,成了一堆堆稀泥;再后来,秫秸也开始发霉,长出了灰色的霉毛,像卷烟燃烧后形成的长长烟灰,一碰就断,最后也七零八落地散了一地,只有钢筋焊制的骨架,像剔掉鱼肉后空洞的骸骨架。黯然神伤的还有我们这些孩子,每每从它身边经过时,都会停下脚步凭吊一番,有时还会轻轻地叹一口气。
   父亲见状,就带着我和弟弟把地震棚里的土坯炕扒掉了,重新种下玉米,然后给钢筋骨架刷上了防锈漆。整个夏天,那地震棚的骸骨就淹没在玉米丛里没了踪影。到了秋天,我们再一次给钢筋骨架苫上新秫秸,结出新果实。
   关于那地震和地震棚的记忆,是我无法忘记的一段生活往事,就像一部老电影的胶片,只要一有关于地震的消息,它就会在我脑海里放起,连那些伙伴们稚嫩的脸庞、活泛的眼神,那些来自四面八方支援我们的饺子味儿,都会纤毫不差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共 358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