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笔墨】父亲的呼噜声(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1:38:09

小时候,并不喜欢父亲。

倒不是父亲有什么不称职的地方,相反,父亲相当称职。父亲做生意,每年赚的钱养活我们全家绰绰有余,而且他只要有时间便会在家做家务,炒菜做饭拖地洗碗,样样得心应手,闲暇时间还从不忘记带我们全家出去走走。按理说,有这样的父亲应该感到知足了,但我就是不喜欢父亲,不喜欢的原因其实算不上原因,就是因为父亲爱打呼噜!

打从我记事起,我就对父亲的呼噜声有种天然的恐惧感,所以我很小便和母亲睡,父亲则一个人睡一个房间。但即使是隔着厚厚的墙壁和房门,我仍然能听到父亲的呼噜声起起伏伏、抑扬顿挫。于是,我在这边房间里用哭声作回应,弄得整栋楼都对我们抱怨。母亲常常不胜其烦,却又无可奈何,白天总是对邻居陪着小心道歉,晚上就只能对着我们爷儿俩掉眼泪了。

父亲是生意人,在我小的时候,印象最深的便是父亲忙碌的身影,父亲的生意一直做得还可以,所以我们家能从乡下住到小县城里,母亲曾说她之所以嫁给父亲,在县城买房子是条件之一。母亲还开玩笑地说,刚开始她也无法忍受父亲的呼噜声,当初自己还差点因为父亲爱打呼噜而分手,我问她后来是不是就能忍受了,母亲只是笑了笑,却并没有回答我。

不打呼噜的时候,父亲也不可爱,他是个实在的生意人,不懂什么浪漫或是幽默,也不知道怎么取乐。但却也不让人生厌,他常常忙完事后,最喜欢将我架到他的脖子上,抓住我的双手在原地转圈,只有这时,才能听到我们父子俩的笑声,他打着呼哨,一直要转到自己都站立不稳了才会将我放下来,然后父子俩呆坐在地上傻傻地笑。

母亲说,父亲曾经偷偷去检查过,但医生说父亲打呼噜是遗传,没治。说这话时,我清楚地记得母亲脸上的阴郁,那时的我不懂,便天真地追问:那爷爷也一样打呼噜吧?母亲并没有回答过我的问题,只是将目光投向远远的地方。爷爷一直住在乡下,因为乡下离县城不远,所以虽然我们经常回去,但我却从来没有在乡下的家里住过。小时候的我,总认为乡下鸡呀鸭呀到处跑,特别脏。

爷爷似乎并没有看出我讨厌乡下。每次回去,他都特别欢喜,忙着到菜地里去采摘新鲜的蔬菜回来,平时从来不下厨房的他也会帮着奶奶打下手,洗菜切菜忙里忙外。每次吃完饭当我吵着要回家时,他都会拿出平时积攒下来的一些小玩意儿引诱我住一晚,而我却总是将他的东西拿到手,却从不买他的帐。

我曾经也疑惑:为什么爷爷奶奶从不上我家住,哪怕一个晚上?这个问题直到我六岁那年才找到答案。我记得那年父亲的一桩生意失利了,可能是资金链断了,父亲心里一急,也许是急火攻心,竟然一下子病倒了。

父亲谈不上牛高马大,但却壮实魁梧,我从没见父亲病过。父亲住到医院的那天晚上,爷爷从乡下跑来了。我看到爷爷走到父亲的病床前,握着父亲的手坐在父亲旁边,他一言不发,久久地望着父亲,眼泪却如断线的珠子。那时的我偎在母亲怀里暗暗觉得好笑:连我都知道,父亲只不过是小病而已,而爷爷这么大年纪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哭。那天晚上,父亲和爷爷聊到深夜,内容我不记得了,大概就是要父亲振作之类的话。母亲怕爷爷身体吃不消,不停地催促爷爷到我家去睡觉,她在医院里守着父亲。因为爷爷从没在我家住过,父亲又叫我陪爷爷回去。

那天晚上,爷爷睡在父亲的床上,而我睡在自己床上,窗外飘着毛毛雨,父亲和母亲不在家的夜晚,让我感觉异常冷清。正当迷迷糊糊将要睡着的时候,我听到一阵熟悉的呼噜声:声音由小而大,如同火车从远方渐渐驶近,靠站,紧接着有如潮起潮落,如雷鼾声直贯入耳,似有千军万马杀入疆场,那如虹气势磅礴汹涌……直到这时我才明白,原来父亲的呼噜声和爷爷的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感觉到那呼噜声原来如此亲切!

父亲的病很快好了,父亲回家后,小小的我拉着父亲和母亲的手告诉他们,我长大了,我要一个人睡!

以后,我偶尔会随父母在乡下爷爷家住一晚。每到深夜,父亲和爷爷的鼾声便如交响乐一般,此起彼伏,好像整栋房子都在颤抖。我暗想,难怪爷爷家没发现老鼠,估计是受不了爷爷的鼾声。

等我上小学了,父亲和母亲经过多次找我谈话,为了我学习和休息不受影响,最后决定将我送到寄宿制学校读书。我的独立能力还可以,因此自从上小学后,我很快适应了学校的生活,与家里的联系渐渐少了,父亲的呼噜声也在我的记忆中慢慢淡去。

高二那年的冬天,我在下晚自习回寝室的路上,接到父亲的电话:爷爷病了!一听到这话,我的心便沉了下来。那天晚上,我向学校请了假,急匆匆地收拾东西走出校门,父亲已经开车在校门口等我了。我带着寒气钻进车里,发现父亲的脸色不太好看,于是一路上我们谁也没有说话。车子没有开回家,而是直接去了医院,爷爷躺在病床上,妈妈坐在旁边。爷爷见我进来了,无力地睁开眼睛看了看我,嘴动了动,可能是想要说话,但终究没有说。

这场景将我带回到了六岁那年,我清楚地记得父亲躺在病床上的情形,那时候的我感觉多么的无助。而现在,我在父亲和母亲的脸上,也看到了这种无助的感觉。我轻轻地走到爷爷身边,握着爷爷的手,爷爷的手好瘦好瘦,冰凉冰凉的。母亲示意我不要打扰爷爷休息,我便悄悄地坐到床边,静静地看着爷爷,轻轻的鼾声很快就响了起来,时断时续,与记忆中那地动山摇的呼噜声相差太远了,我的眼泪不争气流了出来。

第二天, 爷爷的检查结果出来了,爷爷得的是肺癌,已经到了晚期!父亲拿着检查结果,黑着脸对我说,成子,你得多陪陪你爷爷,我点了点头。

我回学校跟老师说明了情况,征得了老师的同意后,在爷爷最后的那段日子里,我每天白天上完课,晚上便到医院陪着爷爷。爷爷清醒的时候,跟我讲了许多父亲小时候的事,父亲是独生子,小时候爷爷非常宠爱父亲,经常喜欢将父亲架在脖子上原地转圈,一直转到自己也头晕眼花了,才会将父亲放下来,然后两人坐在地上傻傻地笑。但爷爷知道,父亲却并不喜欢爷爷,因为爷爷的呼噜声太大,经常吵得父亲睡不着觉。所以当后来父亲提出要在县城买房子的时候,爷爷虽然心里一万个舍不得,却还是同意了,爷爷知道那是母亲的主意,他也知道父亲和母亲差点因为父亲爱打呼噜而分手。父亲的生意都是从爷爷手里接过来的,父亲将家搬到县城后,爷爷便不再管生意上的事,全部交给父亲打理……

爷爷生命最后的那段日子,跟我讲了很多很多,关于父亲,关于母亲,关于我,以及关于他自己,我才知道,原来爷爷的一生如此坎坷,原来爷爷对我们的爱如此深沉而热烈!那段时间,我从没与爷爷如此亲近过,只要有时间,我都会跑到医院来陪爷爷,听他讲过去的事,给他按摩,帮他泡脚。而我,整个人仿佛是蜕变了一般,以前许多自以为是的想法,似乎都变得幼稚可笑了。

爷爷最终没有熬过年,那年冬天的一个早上,爷爷平静地离开了世界,不管我哭得如何伤心,爷爷最终还是离开了。

送走爷爷后,父亲将奶奶接到了家里,因为没有收拾好空房间,那一晚,母亲和奶奶住一起,而我和父亲睡在一张床上。

我和父亲开着灯静静地坐在床上,父亲跟我讲着爷爷的好,我静静地听着,我才知道他们父子俩感情那么深,只是这深沉的感情,始终埋在心的最底层。父亲一边讲一边流眼泪,我也陪着他流眼泪,直到夜深了,父亲才将灯关掉,对我说,不早了,咱们睡吧,于是我们都躺下。

这些天以来,我和父亲都感到疲惫不堪,所以困意很快将我击倒。睡梦中,我仿佛又看到了爷爷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他久久地、慈祥地凝视着我,是那样的恋恋不舍,可当我想伸手去抚摸他的脸的时候,他却突然不见了。我从睡梦中惊醒,发现自己的手正伸向黑暗之中,仿佛爷爷刚刚挣脱我的手离开。我睁大眼睛,望着眼前虚无的黑暗,心中百感交集,不禁潸然泪下。

此时父亲始终背对着我,似乎是睡着了,但令我感到奇怪的是,他那一惯如雷贯耳的呼噜声,此刻却没有响起。我在床上转了个身,用我的后背贴着父亲的后背,我感觉到父亲整个身子都在微微颤动。我心里一惊,赶忙转过身来,双手轻轻地抚着父亲的后背,父亲的后背再也没有以前那么宽广厚实了。父亲缓缓地转过身来,黑暗中,依稀见他蜷缩着身子,压抑着,低声地抽泣。我轻轻地靠过去,捧起他满是泪水的脸,父亲抬头看着我,带着哭腔颤抖地说,儿子,爸爸再也没有爸爸了!

此时的我,再也抑制不住汹涌的泪水了!

天津哪家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贵州省癫痫病能治好吗武汉小儿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