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战国乱世的各色政治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06-10 23:37:51

羋月:成功投机,变身太后

电视剧《芈月传》的热播,让人们对

战国

这个乱世多少有了一些直观上的感受。众所周知,这个时代是中国古代学术和思想取得空前大发展的黄金时期,所以艳称“诸子争鸣”,但它同时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乱世,战祸连连,杀伐不止,民不聊生,满目疮痍。套用狄更斯的话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

按照《芈月传》所述,芈月本为楚国公主,后来当上了秦王的宠妃,虽被发配燕国,却又成功借助义渠的军力杀回秦国,在平定秦国内乱的同时,也把持了秦国的政局。这期间,因为秦武王嬴荡举鼎而亡,芈月的儿子嬴稷获得良机登基为王,史称秦昭襄王。芈月也由此而成为一代王太后,史称宣太后。此后的历史,母以子贵的宣太后对秦国的大政方针和历史走向产生了重要影响,成为一时之风云人物。

芈月固然聪明睿智而且出手不凡,但从总体上打量,她在政治上的最终发迹,依靠的是自己的儿子——王子嬴稷。芈月也算是一名乱世之中的政治投机商,至于她投资政治的最大资本,就是嬴稷。当然,她有机会来到秦国,所依靠的是楚国公主的身份,能成为秦王的宠妃,说明她的相貌和狐媚之术应当也很出众。这些是她立足秦国的先决条件。芈月所拥有的这些筹码,都是她敢于投资政治的本钱。能最终杀出一条血路,也正是依靠了这些筹码。

战国时期,出现了形形色色的政治投机商。客卿制度在各国的推广施行,是战国时期政治投机商大量出现的一个重要保证。他们依靠各式各样的筹码入局。诸如张仪这些说客,舌头就是他们投资政治的最大资本。张仪在楚国遭受毒打,被抬回家中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问妻子,自己的舌头还在不在。因为张仪很清楚,舌头就是自己能否在政治上发迹的最大本钱。吴起杀妻求将的故事也非常有名。为了求得在鲁国拜将的机会,吴起居然杀掉了自己在齐国讨得的老婆。当时,齐鲁之间是死对头,吴起想到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求得鲁国人的信任,也可谓费尽心机。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为了追求功名利禄,不少政治投机商都是吴起这样完全不择手段。而且,每逢乱世,大概都是这个情形,各种各样的政治投机商都会前赴后继地出现,重复的仍然只是前朝旧事而已。

张仪:战国时期纵横家、外交家和谋略家

翻云覆雨的纵横家

除了那些志在成为乱世枭雄嘉峪关治疗羊癫疯最好医院的大人物,除了那些四处钻研的小儿抽搐会是癫痫吗政治投机商,吾等凡夫俗子如果生活在战国这个乱世,注定将要面临不幸,迟早沦为他们的鱼肉。所以,对于这样的时代,我们实则没有必要大加赞赏。如果说乱世之中也曾留有一抹亮色,那就是不少士人不忍看到生灵涂炭,怀着浓烈的救世理想,努力钻研救世之道,因此才有了学术思想的大繁荣。但是,两害强权取其轻,如果没有和平和安宁,我们宁肯不要这些学术,不要这些思想家。

乱世之中,思想家为了救世,也多少会产生一丝投机的想法。为了伸展治国理想,他们不得不游走各国,游说君王,寻找受到重用的机会。孟子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但是,战国之世,玩政治的人当中,更多看到的是吴起这样的种政治投机商。他们在客卿制度的掩护下,四处游走,像鸟儿觅食一样,寻觅着发迹良机,大量的政治投机商由此产生。

战国时期的政治投机商数不胜数,最为典型和最为成功的,要数张仪为代表的纵横家,其中不少人都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羊癫疯哪所医院身被多国相印。他们往往热衷于立功立名、追求富贵而无确定的是非之见。在政治立场上,表现为朝秦暮楚,事无定主;在方针决策上,则表现为朝三暮四,惟利是图,甚至受一己利益之驱使,在为别国效命时,不惜损毁生养自己的祖国的利益。这其中尤以张仪、范雎为代表。只有苏秦积16年之功忠贞不二地为燕国效命,似属特例。所以从总体上来看,纵横家就是政治投机商的最典型代表。

纵横家的为人效命,更多是受到功名和私利的驱使。由于其个人品节上存有缺陷,却可以成为乱世豪杰,在他们身上发生出尔反尔、尔虞我诈的事情也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范雎和白起失和,便是由个人利益之争而导致最终牺牲国家利益。当时的大儒孟子曾极力讥讽公孙衍和张仪,便是这个原因。《汉书·艺文志》总结纵横家的特点是“上诈谖而弃其信”,也可谓抓住了关键。影视剧《芈月传》中,对这些情节也有部分描写,可以管中窥豹。

正是看到趋利之徒的这一本性,秦国以舍得投入和善于拉拢赢得了众多的效命者,从而在兼并战争中最终赢得胜利。种种迹象表明,战国时期的秦国,已经成为政治投机商们最为活跃的舞台。秦国的兴亡,与这些政治投机商密切相关。这一段历史,李斯在《谏逐客书》中已经进行了非常简明扼要的总结。秦国可以依靠这些政治投机商的政治智慧而走向兴盛,但政治投机商却会因为行为不慎而被抓住把柄,就此丢掉卿卿性命,比如商鞅、吕不韦、李斯等等。

吕不韦:战国末年著名商人、政治家、思想家,官至秦国丞相

吕不韦:偷鸡不成蚀把米

历史也许真的可以轮回。战国晚期的秦王室之中,又一次出现了利用王子投机政治的故事。这就是传奇人物吕不韦所干的好事。

吕不韦是著名典籍《吕氏春秋》的策划人和主编者,曾官至丞相。但他跃入政界之前,本是往来各地的商人。《史记·吕不韦列传》说:“吕不韦者,阳翟(今河南禹县)大贾人也。往来贩贱卖贵,家累千金。”早年的吕不韦对各地物产分布、年成丰歉、缺羡贵贱等情况,有着准确的分析和判断。在那个战事频仍的年代,他的商业活动离不开对战争与市场关系的把握,所以他并不讨厌战争。虽然他不免时时为旅途的安全状况担心,但只要想到这是个发财的良机,他便敢于做出冒险之举。不如此,他便不能“贩贱卖贵,家累千金”。

渐渐地,吕不韦并不甘心在商场所获得的利益,而是下定决心由商场进入政界,最终成了一名政治投机商。

吕不韦在赵国的都城邯郸做生意时,结交了在赵国充当人质的秦昭王的孙子异人,并与之密谈了一次。这次密谈改变了吕不韦的人生轨迹。见多识广的商人吕不韦立即赶回家去,与父亲研究起利润增值的基本理论。且看《战国策·秦策》中的这段父子对话:

归而谓父曰:“耕田之利几倍?”

曰:“十倍。”

“珠玉之赢(指经商)几倍?”

曰:“百倍。”

“立国家之主几倍?”

曰:“无数。”

曰:“今力田疾作,不得暖衣余食;今建国立君,泽可以遗世。愿往事之。”

从这段生动有趣的对话中可以看出,吕不韦抱着牟利的目的,已经在盘算着改做“人货”生意,而且是针对重要政治人物的一笔大买卖。

接下来便是富于戏剧性的“奇货可居”的故事。异人是秦昭王之孙,安国君之子。作为秦的诸公子,异人的兄弟有二十几个,虽说当时安国君已立为太子,但是异人并不是他的长子,居长的是子奚,异人的母亲又非安国君宠爱的正夫人(华阳夫人),而是失宠的夏姬。而且,秦国屡屡加兵于赵国,身为人质的异人又得不到应有的礼遇,连必要的活动经费都很拮据,一旦两国反目,赵国随时都有撕票的可能。重庆癫治疗军海劯攻勊异人可谓落难公子,但又不能说毫无希望,因为华阳夫人无子嗣,未来的秦国鹿死谁手,殊难料定,而这不能不说是一线希望。于是吕不韦依据“人弃我取”的原则,决心把赌注压在异人身上,进行一次政治投资,实则完全是投机行为。

吕不韦通过运作让异人获得王位继承权,其手中并非完全没有决胜的筹码。总体而言,他手中握有的主要筹码有两个:其一是对异人、华阳夫人乃至赵国的心理状态的洞察,其二是手中有花不完的钞票。当然,作为一项政治投机行为,他也有着非常直接的政治利益,那就是:将来异人立为太子再继而登上君位时,他们二人共有秦国,至少要给吕不韦一个很好的位子。

其后的情形,《史记》和《战国策》所述稍有不同,总之是吕不韦经过一番秘密运作,先打通华阳夫人的姊弟,继而说动华阳夫人,再由华阳夫人说服安国君立异人为嫡子,最后通过外交途径使赵国归还人质。(另一说是买通守关者逃离)幸运的是,数年之后,异人果然成功即位,吕不韦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了丞相。吕不韦的这番运作,明显是政治投机行为,始终抱定了牟利的目的,而且前后历时14年,可谓长期经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当然,长期经营的最终结果并不能完全如吕不韦之愿,秦王并不愿意与吕不韦共同拥有秦国,政治投机商吕不韦非但没能求得富贵,反而只能饮鸩自尽。

本文系中华网文化频道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