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冰心】 二月兰,归何处(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2:50:19

小时候,我住在京城胡同。总习惯在初春时,观看门楼、老墙上长出的野花,特别喜爱超凡脱俗的二月兰。鲜亮、娇美、花瓣紫色、淡淡清香,在铅灰色古建筑中,昭示新春新气象。

说来幸运。漫长记忆中,尽管北京胡同多如牛毛,每每在大地回春时,随处闪动“紫色小星星”的胡同,好像只有这条伴随我生长的“花枝胡同”。

花枝胡同,曾是红学家们的谈资。1933年出版的《北平地名典》记述了北京西城的花枝胡同。胡同位于恭王府西侧,由此,曾引发一些红学家联想推测。因为,《红楼梦》第六十四回,叙述贾琏偷取尤二姐,在外面购置了一所小房子,位于“荣宁街后二里远近的小花枝巷内”。很多红学家认为,恭王府即《红楼梦》中的大观园。故此,距王府一公里的“小花枝巷”,也就是当今花枝胡同。

胡同的“花枝”,最美是檐顶、墙缝滋生的春兰。沐着初春阳光、倚在北墙晒暖的老人说,这些小兰花,从明清时期,这里有了胡同,就张开臂膀拥抱第一缕春风。我曾经好奇询问,这些小花,最初的种子从哪里飘来?

每到春兰盛开季,老式建筑便愈发灵动。清新靓丽的姿容,让春光更为明媚。

记得当年,无论是广亮门楼的顶檐,还是胡同砖墙的缝隙,优雅从容的二月兰,从含苞到凋谢,低调绽放、畅享天年。过路人从不赞美,也从不顺手摘取。

那时,入春后,小院周边的胡同,商贩的吆喝声,或悠扬、或苍凉、或沙哑、或高亢,或挑着金鱼担子,或挑着花糕、酥糖担子,或挑着小兔、雏鸡担子,或摆上各式风筝,或在玩具展摊前,把空竹抖出回声嘹亮……基本趋同的是,他们都喜爱在盛开兰花的门楼旁、老墙下停留,让淡淡的花香,沐浴着趣味多多的生意。我与小伙伴在上学途中,也会在兰花下仰视一会儿。偶尔,也想采一朵拿回家,泡在玻璃瓶中日夜观赏。然而,一想起老人们口头禅“揪兰花,墙就塌”,便打消了念头。

时光荏苒。人过中年。当我成为一家报社记者后,尽管早已搬迁到北京四环以外,尽管天南地北奔走采写,却始终不忘在初春之际,忙里偷闲在胡同走走,看看那久违的二月兰。

不可否认的是,历经数百年风霜雪雨、天灾人祸的胡同、四合院,真的有些观之不忍!老墙墙皮出现裂痕,门楼两侧的石墩图案漫漶,木门上的楹联漆皮脱落,我曾居住过的四合院,屋后的围墙早已消失,几株枣树不知去向,有些门楼,日渐缺砖少瓦、院内私搭乱建,也比比皆是。

幸好,“蓝色小精灵”依然在早春时绽放,即便扎根之地土壤贫瘠,水分奇缺,也一如既往散发着醉人的清香。

近年,我两鬓染霜。依然不忘迎着春风春雨,探看花枝胡同的老院落、老式门楼,连同那娇小艳丽的二月兰。让我眼前一亮的是,胡同四合院,在城市改造、“修旧如旧”中焕发新颜。明显衰颓的明清建筑,像是披上了盛装。让我眼中含泪的是,弥散着装饰材料味道的胡同,魂牵梦萦的那些二月兰,已难寻觅!

我所熟悉的花枝胡同,日渐时尚。漆皮脱落的门楼,通过彩绘鲜亮生动;四合院老屋增高刷新、灰瓦白墙;格局保存较好的院落,构建刷新、富丽堂皇,挂有“谢绝参观”提示牌,门侧有漂亮的车库。过往的旅游者,在导游的小旗下,掠过豪华门楼,迈入春巷深深。

然而,我所熟悉的、能牵动儿时记忆的、在老砖土墙缝隙盛开的二月兰,永远消失在视线中。年轻导游那千篇一律、酷似背书的推介语,替代了风格各异、声韵不同的商贩吆喝。当年四合院的老街坊,也难得一见。胡同开始停放多款轿车,尾气萦绕中,往来多是操着外省口音的经营者。据说,很多“老北京”像我一样,已搬迁五环以外。

平心而论,我绝对没有排斥外省人入住京城胡同之意。百年前,我父母也是从外省迁居北京自谋职业。只是希望,当地政府在修复北京文化遗产时,能多些理性思考,少些功利之念。洋溢京味儿民俗的胡同四合院,能多些老住户守望、传承。从大江南北来京的创业者,面对老街古巷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能像珍爱自己故乡村口的百年老槐、场院的传代石磨一样……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迎着乍暖还寒的晨风,依然伫立胡同口。在“若旧若新”的胡同里,努力牵拉感思的缆绳,让记忆之舟在时光中漂移。一遍遍追怀那迎春绽放、娇小靓丽、甘苦自知的二月兰……

西安哪里治疗癫痫病湖北那个癫痫医院好北京治疗癫痫病贵吗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