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暗香】武夷山散记(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1:36:23

一,狗熊

那年,20岁不到的我出于对大山的好奇,不顾家里人的反对,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执意来到了武夷山,加入了一个伐木队。伐木是体力活,也是危险活,大森林就像大海,处处暗藏着凶险,一不小心就会从此走不出来。

那是一片原始森林,莽莽苍苍,让人望而生出敬意。在那遮天蔽日终年难得见到阳光的林子里,生活着各种各样的动物,野牛、弥猴、山鸡、狐狸这些都是些对人不具生命威胁的动物,再如毒蛇、狗熊、野猪等凶猛动物也随时都可能碰上。特别是狗熊,据说一旦碰上了,不死也得脱层皮!

有了这些危言耸听的传说,于是我们处处小心,出门从不落单,就是晚上去厕所,也是结伴而上。但世上的事情往往就是这样,怕什么偏来什么。那是个中午,我们去到一棵三人合抱不下的大古松,树干直冲云霄。在树下,就算你仰酸了脖子,也无法看到天,我刚摆好姿式,启动了手中的电锯,准备开锯时,突然高高的树干上哗地滑下一个庞大的黑家伙,像一片黑云从天上砸将下来,因事情来得突然,我整个人都愣怔住了。那家伙嗷叫一声,拙笨的地爬起来,随即消失在密林深处,赫然是只狗熊。这时,惊魂未定的我们看见树上留有十条骇人的新鲜爪痕,每条爪痕足足5公分深。露出白森森的新鲜木渣,那家伙肯定也吓得不轻,但不知为何,它竟然没攻击我们这些入侵者,反而狼狈不堪地逃了。否则的话,真不敢想象后果会怎样.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后来有人告诉我,那是只在树上抓松子吃的狗熊。它误把我们手中开得嗡嗡叫的电锯当成黄蜂的鸣叫声了,才如此怆惶逃走,原来狗熊虽然皮子厚,却最怕大黄蜂蛰,看来我们是侥幸躲过了一劫。

不久后的一个傍晚,我和一个工友又与狗熊遭遇上了。那天我们上县城买生活用品,回来已是日暮西山,同伴挑着担,我拿一根米长左右的圆钢走在前面,两人沿傍着山溪的小径,往山上窝棚里赶。从山底到窝棚有十多里路,我们走得很艰难,踏着松软的朽叶,走了近一个小时,才到半山腰,我们准备在溪水旁歇息一会,就在这时,一只狗熊嗷地在我们几米远的地方立了起来,像一堵黑墙。我全身的汗毛一下子竖了起来!同伴在我背后抖得牙齿嗦嗦响,我只能强作镇定,紧握手中的钢材,与它对峙着,既不敢退,更不敢进,这时,任何一个动作,都只会招来它的攻击。只一会,冷汗就浸透了我的棉衣,我抱着不是鱼死就是网破的想法,猛地把手中的钢管往脚边的石头上用力一顿,钢管嗡地发出一声清脆的爆响,就像寺院的洪钟,经久不绝。紧接着,我又吼了一嗓子,只觉得整个山林都在吼声中抖动了一下,那黑家伙给我猛不丁的一敲一吼,顿时放弃了对峙,一步三摇大咧咧地钻进了林子,消失不见了。

我两次遭遇狗熊,幸亏都是有惊无险。后来山下的一个老人告诉我,大森林里的野兽,只要你不去伤害它,一般都不会主动伤人的。只有当它意识到了威胁,才会攻击人,那是为了自保其实,就是在原始森林里,各种动物一样遵循着一种生存规则。

二,白狐

大山的夜是静寂的,静得像无边的大海,一场蓄谋已久的大雪,酝酿了整整一个季。在一个冬夜毫无征兆地铺天盖地而降,一夜之间把大山包裹得严严实实,就是在这样一个大雪夜,我们两个人在一片远离人烟的原始森林深处,在一个四壁透风的窝棚里,围着一团烧得旺旺的木炭火。就着暗红的火光,喝50度的光泽白酒。工友都回家过年与家人团聚去了,就留下我和一个叫老倌的人留下看工棚。说闽南话的当地人见我们整天老倌老倌地叫,先是一脸惊愕,接着就捂嘴窃笑不止,原来因口音的差别,在他们听来成了“老公”。老倌是个老伐木工了,有一肚子关于山林里的稀奇事。酒喝得高了,话也就多了,老倌讲了关于大山里的许多故事。他说,有一次练山(就是烧山)时,一条蛰伏在山中的蟒蛇在火光中冲天而起,就像一条腾飞的龙。虽然那条巨莽最终没能冲出火海,反而变成了他们的美味.但他所描述的景象让我痴迷、神往。到了后半夜,老倌说得累了,就上了床,不久就打起了呼噜,我轻轻掩上窝棚门,也跟着上了床。然后静静地望着偶尔哔驳一声炸着火星的木炭火。外面的雪越发地下得紧了,窝棚里不时有雪花悠然飘进来,但不等它们飘落到我们身上,就无声地化掉了,真是一个温暖的雪夜。

夜已深了,老倌已早进入了香甜的梦乡,呼噜打得越来越悠长,越来越酣畅,可我一点睡意也没有。还沉浸在那些神奇的故事中,趴在简陋的木桩床上,默默地望着暗红的木炭火独自发呆。恍惚之间,倏地见一团雪悄无无息地飘然进了房,接着又飘进来一团。待看清楚了,是两只银白的狐狸,我屏心静气,看着这两只圣洁的神物,心生莫名的感动。看得出,是一只母狐带着一只幼子来寻找温暖,外面实在太冷了,雪实在太大了,大得把他们曾经温暖和美的家封住了,压垮了。不管是怎么回事,反正他们来到了我们的窝棚里作客。它们来到火炉旁,闭起了可爱而美丽的眼睛,安静地依偎着取暖,像两个仙人。

由于长时间没改姿势,手脚开始酸疼,还由于喝了酒的原因,膀胱也开始有些憋胀,我刚想悄悄挪动一下身子,两个小精灵倏地竖起了四只小茸耳,吓得我窝在床上再也不敢动,生怕打破了这美妙的境界。

不知何时我睡着了,我做了一个温馨而美丽的梦。当我醒来时,已然不见了他们的踪影,门外的雪地上,留下了四行梅花状的足印,从窝棚口向大山深处延伸。

三,猴殇

进山伐木第一天,老伐木工就告诉我,这里满山都是猴子。我四处张望,山林里静悄悄的,连猴毛都没见到。老伐木工看出了我的疑惑,神秘地一笑,伸出食指,往对面山头上遥遥一戳,说,你看,那秃树上是什么?我们随他的手指望去,只见对面山脊山的枯树尖上有团黑乎乎的东西,一动不动,像一只鹰,我说是只鹰。老伐木工哈哈大笑,说那是猴哨。而且是只经验丰富的老猴。见我要信不信的样子,他就顺手拿起一根木棒,站起身来,双手平端木棒作瞄准状,久久不动。只见那团黑东西忽然发出一声尖厉的叫声。紧接着满山的树都摇晃起来,满山响起尖叫声。只一会,全都翻过了山脊,山林归于一片静寂。

我半响才从惊呆中反应过来,很不忍心这样惊吓他们。他告诉我,只怕你以后对它们的淘气恨都恨不赢哩。我不相信自己会恨这些可爱的小生灵。但没过几天,我就深深体会到了这些家伙的淘气与顽皮。

我们去离窝棚远的森林中伐木,中午饭都是随身带着上山。到了吃饭时候,都是就地搬几块石头架着饭盒,再在饭盒底下生一把火,等饭热了,香气飘出来了,你就得小心了。山上的猴们一闻到饭菜香,就会恶作剧地滚石头下来。让你吃得不安生,我们只得一边往口里送饭,一边听声响,石头滚近了,就端着饭盒一跳一跳地躲避,滚落的石头都不大,最大的也就西瓜大,不要看它好像来势凶猛,轰隆隆的让人心惊肉跳,但一般都是在中途就给树木挡住了,滚下来的很少。只要我们吃完饭一走开,他们就会偷偷下来捡剩饭吃。后来习惯了,总给他们留些,但他们并不领情,闻到饭香照例滚石头下来。

一天,我发现了一只小猴被猎人套住了手了。原来这个小家伙贪吃,伸手抓放猎人放在树洞里的苹果,谁知是把手主动伸进套里。他见到我,瞪着惊恐的小眼吱吱哀鸣不停。我给他松了套,以为它会一溜烟逃掉。谁知它并没有走,那只被套过的手低垂着,显然受伤不轻,用无助的眼神望着我。我动了恻隐之心,我把它抱回了窝棚。小猴的伤恢复得很快,没几天就好得差不多了,和我们也厮混熟了,一点也不怕我们。整日在窝棚前后玩耍。但很顽皮,揭锅,上房是常事。我们都很喜欢他,把它当成了这窝棚里的一员。

后来,承包这片山林伐木的老板又承包了另外一个山头的林木砍伐权,要重新修一条拉木头下山的板车道。修路就要开山放炮,而且要经过一处绝壁,在绝壁上点火放炮,风险很大。老板决定训练小猴点导火线。先在绝壁上的一排炮眼里都插导火线,但并不装炸药。点燃一根香,让小猴跟着,把每一个炮眼里的导火线都点着,它果然聪慧,只示范了一遍就学会了。它点火不但快,而且一个不漏。在绝壁上行走时如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开始,当它躲在安全洞里听到外面轰隆的爆炸声时,眼里会现出一种本能的惊恐,后来听得多了,也就习惯了。这天,只要放完最后一排炮,绝壁上的路就打通了。路一通,小猴的历史性任务也就完成了,这次照例还是由小猴点火。但当它把导火线全部点着后,却没有像往常一样敏捷、迅速地躲进安全洞,反而朝相反方向跑了过去。我们拼命呼唤它,它理也不理,原来它看到了在不远处有两只懵懂小猴在嬉戏。不知它是玩兴大发忘记了眼前的危险,还是想去告诉它的同类这里有危险,当它跑到一个炮眼面前,离嬉戏的小猴们还有一段距离时,轰隆一声炮响了。我们看到它像一片树叶被大风刮上了天空,然后再飘落下来。

当时,我们都哭了。后来我们在山沟里找到了它的血肉模糊的尸首,把他安葬在窝棚不远处,并立了一块碑,上书“小猴之墓”。

四,岩羊

窝棚和山下人家相隔十八里山路。听不到鸡鸣犬吠,几乎与世隔绝。于是,大家把下山买生活用品当成了美差。那天,我终于争到一个下山的机会,和村里一个和善的老人攀谈了一阵,他和说了很多伐木人在山里的禁忌,比如不能在山里喊同伴的名字,让山鬼怪听到记住了,那人就会有各种危险。然后他说起了山里有一种灵物是万万伤害不得的,是种叫岩羊的野羊。一说到岩羊,老人脸上就多了种肃然的敬意。原来,岩羊是他们心中的山神,谁敢猎岩羊,他一定会遭到报应。所以,老人说时不免有些讳莫如深,有种顾忌,充溢着一种神秘感。

据说它们生活在悬崖绝顶,只有运气特好的人才能见得到它们神秘的身影。替我们伐木队做饭叫小妮子的村姑有次悄悄问我,想不想去看岩羊?她说如果我想看就带我去看,不过一定要和我拉勾,保证不告诉第三个人。他是一个老猎人的女儿,她父亲曾带他去看过一次。她还告诉我,岩羊总会在黄昏去一个固定的地点饮水,她还说,只有善良的人才能见到岩羊。

在一个月明之夜,我们备了手电和防身用的砍刀,和她悄悄出了窝棚。在出门前,工友们都朝我挤眉弄眼,扮着怪相,以为我们俩好上了,去河边说情话呢。

我们出了窝棚,沿一条小溪逆流而上,跨过一道沟,翻过两座山梁,来到一面悬崖绝壁下。上百丈高的绝如壁刀削斧劈,崖壁上光溜溜的,寸草不生,崖脚下是条涓涓细流。我们在溪边的一块茅屋般大的麻石上伏下身子,面对就是陡崖绝壁。我疑惑地问小妮子,难道岩羊真是会飞的神物?她用手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打断了我的好奇心。我们静静地伏着,目不转睛地瞪着对面的绝壁,我真怀疑是否真有岩羊。

山谷空寂,如水月光从峭壁上斜泻下来,把欢畅的溪水映得一片幽光。在我们身后的林丛中,偶尔有野兽走动的轻微响动。我的汗毛不时惊得竖起,想打退堂鼓了。撇头望了一眼身旁全神贯注盯着山崖的小妮子,却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来。倏地,小妮子用她温热的小手抓住了我的手,激动得有些喘气,说:来了,来了!我朝崖顶望去,果然看见几条黑影悄无声息地出现了。接着从绝壁上一条接着一条垂直地贴着崖壁往下行,像壁虎样稳稳吸在崖壁上,一会就到了崖底,刚好月光洒在对面,就在我们的对面的溪水里低头饮起来。四蹄轻轻踏在石上,发出钝响,青灰的皮毛发出缎子般的光泽。一会儿,又如仙一般消失在月光深处,不见了踪影。

治疗癫痫病花多少钱才能治好癫痫人的寿命多长武汉治疗成人癫痫需要的费用贵吗甘肃癫痫医院在哪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