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百味】被月亮打击的人(外一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0:07:37

《被月亮打击的人》

月亮。

一轮人间的圆镜。

它总是在夜晚升起。当人们从地面上眺望月亮,它单纯、优美的外形,皎洁、柔和的光辉以及不可企及的高度,给人们带来了永恒的饥饿……

当一个夜行者匆匆徒自走在路上,看到身边的河流上布满银色的曲线。他停下,抬起了头,在远处山峦起伏的蓝之上,看那丰饶的、银白的光线像一半埋在地下,另一半,被霜寒的清风吹送。他在内心接近了它……像接近一种丰饶的荒凉。

现在,一轮圆月高挂,它是一个,从黑暗中起身,独往独来,甚至不带来自身的影子,美、孤寂、死亡以及背离的恐惧……而明亮或黯淡的星星,怎么能和它比呢?它们是一群,遍布在天空的每一个角落。

望着月亮,他在心中涌动着种种关于生活的联想,一些人生的迷惑产生了,又不断与月亮明晰的轮廓重合,消融在洁白的光线里。然后,又有一些疑问产生了……

这个仰望月亮的人,是你还是我?

但是,我要说的是,月亮作为一种外在的力量,可以孤立的造成一个人的疯吗?

古人甚至是西方人一直认为,有些精神错乱症同月亮有一定的因果联系。精神病患者呆在月光下的时间越长,精神就越不正常。据说,一些世界顶级的天文学家因为长时间同月光打交道,尤其是直视月光,最后都很不幸的在精神病院中度过自己的余生。

五个“月狂症”患者(女)在月光下面疯狂的起舞。

这是一张画。

它来自于17世纪欧洲视觉艺术作品,精神病学中的“术语”——“癫狂者”是指被月亮打击的人。它来自于拉丁文Luna,意思是“月亮女神”。

画面上,天空从中部隆起,又在四周下垂,像一个神明筑构的华丽屋顶,它是无限的,无限的湛蓝,而又深邃。黑是压灭了一切颜色的颜色,是一切色彩的终结。然而却有了月亮。当一轮大得惊人的月亮形影孤单,蓦然出现在寒冬的天空里,那里面有它所带动的人世的时针。尽管它的鬓发也已泛白。

关于月亮——几乎所有的词都是指向阴性的。她的光茫升起了女性心中的光茫。阳性的惊悚。它暗示着什么呢?是福?还是虚无?

现在,大滴大滴的月亮的尘埃落下,砸向她们——五个“月狂症”的女人。向上舞动的手臂,提示她们仰起脸来,在这些虚无的光的颗粒中嗅到自己的气味。

画面上,她们裸露的胴体的弧线流畅迂回,构成一处处隐秘的花园。她们躲闪,她们迎击,觉出了来自月亮的责罚,周身的每一丝肌肉都在抵抗着来自月亮对她们的拥挷和束缚,舞姿放纵放肆而又放浪。

月亮太大了。轮廓饱满。有如人类的宿命——一切完好无损。无所不在的光映照出她们的肉身之重,在月光的打击下,反弹过来的光的枝丫抽疼了她们,这枯萎了的精神的稗草越发茂盛了。她们充盈起自己的感受:冷酷、孤独、恐惧、朽灭、被胁迫……在这种要命的月光下,在无限的范围和无限意义的月光中,她们逃向了乌有之乡。以身体招唤出蕴含在月光里神秘的象形。

有如梦游。

但是,正如世界的每一个侧面,都有着不可追究的原因和永恒的理由一样,很多东西是经不起人的一再眺望的。比如月亮,它阴性幽凉的发丝在星光下明暗的交错下,每一条纹理都显示出了神秘的秩序。

一如我很难忘记我在阿拉山口眺望月亮的那一个夜晚。

月亮为生活在屋顶下的人们提供了一种更高的存在。人在屋子里的时候,想法就会大不一样,而屋宇之上,却有着最好的视野,黑暗茫茫,无遮无拦,一些明确或隐约的星辰彼此衡接,有如神秘的图谱,离我很近,而另一些正在淡去,让我固执的想象出,天宇的确存在另一个世界,有着另一种生活,另一种秩序。它不需要我们耐心耐心的观看,而是需要倾听。我们在仰望中心潮起伏,久难平静。

阿拉山口是一个著名的风口地区,入夜时的小镇,空旷无人。灯火一盏盏的熄灭,只留下了一个个发黑的屋脊轮廓。我像猫一样溜出了宾馆。站在了马路上。

我看见了一轮幽寒的圆月高悬。月亮广大而又阴影重重,惨淡的清辉,近于巫术般的在我的头顶倾泄和弥漫。月光下伫立的不动的人、树木以及远处接近透明的难以企及的物体,在这个夜晚散发出阴凉的美感。它的光茫来自它的内部,又被自己内部的光所照亮,它是粗糙的。不像是另外一些天然光滑的东西只具有一种柔和的美感。

它在天空中独居一隅的孤单景象与我生活中的角色如此相像。

不知为什么我越来越喜欢仰望天空。

现在,我的魂魄挂在头顶上方,被吸纳在那里的圆形发光体,让我对周围的一切一无所感。

我想到了那幅画:没有笑容的夜晚,月亮的清晖遍洒,五个被“月亮打击”的“月狂症”裸妇,她们举起手,仿佛在月光下追忆,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她们的身姿比起月亮薄而凉,表情木然、呆滞而神不守舍……

但是,这幅画,这样的夜晚到底与我有什么关系?我转动身体,缓缓抬起了手臂,月亮就挂在我的头顶上方,伸手可及,带来一种奇异的冰凉。

我惊叫了起来……

《墙》

一扇永远打不开的门,就是墙。

人造墙是为了抵御危险,预防不轨之人入室偷盗财物。墙固然遏制了不轨者胆大妄为的自由,但危险是永存的,因而墙永远存在,代表着隔绝与限制。它是一个事实,是一个以幽闭和灰暗的监禁作为代价,紧拽住被停滞住的时间和空间。

那些囚禁在此的人,内心是壁垒。没有多少人愿意去洞悉他们心灵中的博杀史。只有一早一晚的光线,不厌其烦的照彻他们生存空间的每一个角落。

我要说的是精神病人。

童年时光,孩子们总是能找到一两个神秘的人,与他们的童年生活保持着猜疑的间距。比如在垃圾堆里捡拾食物的疯子,无疑是孩子们的合适人选。他(她)从哪里来?他(她)的家人在哪里?他(她)为什么成了这个样子?没有人知道。只有孩子们乐意对他们扩大想象的边界,猜测他们种种神秘的身份。

从词源上说,有病的人意味着受难者。

苏珊.桑塔格在其著作《疾病的隐喻》中这样写道:“疾病是生命的阴面,是一重更麻烦的公民身份。每个降临世间的人都拥有双重的公民身份,其一属于健康王国,另一则属于疾病王国。尽管我们都只乐于使用健康王国的护照,但或迟或早,至少会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每个人都被迫承认我们也是另一王国的公民”.

但是说一个人“疯了”意味着什么什么呢?意味着他(她)居无定所,从白天到夜晚不停地改换栖居的角落。他们没有一堵墙可以僻护。一旦他们走出了墙,世界对他们而言就是一张网,而夜晚只是街道或垃圾场旁边的某一个角落……现在,他(她)衣衫褴褛,脸上的表情丧失了悲喜,在垃圾堆里捡拾发霉腐臭的食物,嘴角流出发黑黏稠的涎水……孩子们(我也在其中)围着他有节奏的齐喊“疯子!疯子!疯子……”或故作害怕似的哄笑着跑开。从暗处飞出一颗瞄准的石子,打中了疯子,暗红色的血顺着额头淌下来……上苍就是这样,选中了他(她)作为灾难的祭品。

除去大墙,这些被称作是“疯子”的人混沌的意识也是失重的,如一重厚厚的壁垒,上面长满了枯萎了的精神的稗草。因而,在这样一个理性的时间中,我想到那些患有精神分裂症、恐怖症以及妄想迫害症的人。我写下他们,也像是在为自己内心的阴影开灵。

对精神病人的禁闭最早始于十五、十六世纪。在欧洲国家,随着麻风病的减少,麻风病院被改造成精神病院,用最特殊的方式禁闭和照料精神病人,创建医院的目的之一就是保证疯子的安全直到恢复到理智。但这些“危险”的精神病人是与乞丐混在一起的,而当时的乞丐被认为是最大的社会问题。

传说中,世界上最知名的禁闭精神病人的地方是英国伦敦的伯利恒医院。创建于1242年,到1403止仅住过6个精神病人,但到了18世纪时,伯利恒医院的知名度几乎可以与伦敦塔咸斯敏斯特大教堂相匹敌。它成了一个能吸引大量伦敦游客、贵族们的观光景点,参观狂躁、凶暴的精神病患者及其古怪、滑稽的行为成为有钱人的一种时髦的娱乐活动,即使到了19世纪晚期,伯利恒医院的门票也是一售而空。

无独有偶。同样,在1784年,建于维也纳的著名的疯人塔,它的知名度与伯利恒医院齐名。

我曾经在一本外国画报中,看到过这座著名的维也纳疯人塔景观。

这是一幅黑白画像。数名男性患者均衣衫不整、蓬头垢面,他们有的人裸露出全身肮脏的身体呆坐一旁;有的人狂躁的摇舞起手臂来回在跑被禁闭的四方形高墙内,还有的人旁若无人的在墙上信手涂鸦;或冲墙上一格格小窗里正饶有兴味观看他们的贵族扮鬼脸,哇哇大叫……恐惧成了一种戏谐。

这些有钱人的目光魔法一样,穿越门与门的阴影,墙与墙的束缚,厚厚的墙环拱着,阻止他们向四周张望的视线。当口水、臭鸡蛋还有尖叫,如大滴的雨珠砸向他们的时候,提醒他们必须仰起脸来,好在,还有这么一条向上的通道!可是有什么用?当癫狂、任性、恐惧……在他们的血液中鼓涨并泼绘出周边尖刺状的幻想,让他们在扭曲的目光中看见城市在燃烧、天空旋转、人群如蚊蚋、坟家在开裂……

这幅画的对象是他们,不是“我们”。观者注定要孤立无援的走进这幅画中。这无关乎时间和空间,都既不可能而又有可能。像一个怪诞的梦,令我们惊悚。引导我们到另一世界上去,那里的世界令我们骇异和不可思议。因为它的逻辑是一个对立面,是我们逻辑世界的某种延伸。

我承认,这幅画给了我轻微的“快感”。

乌鲁木齐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

在这之前,这个城市连续下着雪。天晴后,洁白的雪在阳光下发出坚硬如铁的光泽。冬日阳光均匀地照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行人的脸上,在霜迹渐淡的晨雾里,枯叶在树梢上飒飒作响。空气冷冽而又宁静,似乎是某种美好事物和开端。

但当我越来越靠近城郊那幢被厚厚的围墙封闭起来的灰白色小楼时,我的紧缩的心……被一股巨大而莫名的东西压倒。

那是悲伤。一种真的悲伤。

我来到的地方是一家精神病院。

我来这里是看望一个人,我的一个至亲。

这幢白色小楼在一个空的院落的尽头。没有什么人在走动。一枚薄薄的冬日太阳嵌进灰灰的云层里,洒下同样薄而凉的光。路上,我恰好迎面遇上30多位刚从浴室洗澡回来的精神病患者,有男有女。他们穿着统一的蓝白病服,在数名医护人员的监护下,趿着鞋,懒洋洋的走着,队伍中一个齐耳短发的患者蹦跳着,不时的要去抚摸走在她前面的一位女护士的帽子,被女护士面带愠色的轻声制止。乍一看,他们跟普通的患者没有什么不同。但再仔细一看,他们表情涣散,脚步迟缓,发青的眼窝里是已被抽空了的空洞和疲惫……还有惶惑。这些在阳光下的人的影子里面所有的谜要比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一切宗教的谜更多……

现在,他们远远地走过,宛如一幅破碎了的风景。

这家精神病院没有传说中的高墙和密布的电网。但6个入门处无一例外的安装了铁门,铁门紧闭,每扇铁门上都打上了十几个用纱网封闭起的圆形小孔,让病人用来与外界交流。

冰冷厚重的铁门像是另外一堵墙,隔开混沌与清晰,谁也不能同时在一个平面上同时看到门的两面。只能在它开合的一瞬间,转换成未知的、崭新的谜面。

当我在一个病房的角落的阴影处看见她时,她正试图靠近另一位正对着墙壁自言自语的中年男人,那个男人头发蓬乱,不时的扬起手臂,对着墙壁狠狠拍打,嘴里还念念有词:“打死你,让你再跑,打死你!”可白花花的墙壁上没有蚊子、苍蝇,什么也没有啊!

她是里边唯一没有穿病服的人,看不出她的年龄,甚至族别,她的身躯异常瘦小,好像刚在发育之中,就像被谁大喝了一声就让她从此停止了生长。蓬乱的头发高顶着一只儿童毛线帽,似坠非坠,显的非常可笑。

她苍白,干巴巴的脸像月牙一样尖细,而她的唇部泛出腥红,那是一种不正常的红,是一种生病的红……她自始至终都在傻笑着,一溜晶亮的涎水从嘴角淌了下来……而她满脸的污迹,说明她很久没有洗过脸了。

就在我注视她的时候,她已经在靠近这个正在不停拍打墙壁的男性患者,一边朝他傻笑着,一边慢慢地脱下了皱巴巴的毛裤。我吓了一跳,一把拉开了她:“穿上,快穿上。”病房里,三五个病人都在目睹着这个女患者不正常的人生游戏。没有人惊讶。

她还在傻笑着,他的表情天真烂漫,好像早已丧失了痛苦、绝望,甚至是羞耻。她从哪里来?是被谁送来的?我没有问,只是当我们睁开眼睛,在我们的现实中又增加了一个疯女人而已。

随后,一位女护士面无表情地把她带走了。临走时,扔下了一句硬邦邦的话:“今天新来的。”

在精神病院12号病房里,我看到了她。我的亲人。她还活着,成为那场可怕灾难后遗留的证据。她傲慢的站在那里,构成了对我身体中原罪的指认。

我走近她,不知为了什么对她笔直的身体产生了迷恋:“你终于变成这样了,轻的像一个影子,可以飞!”

我轻轻笑起来,我和她之间的那堵墙轰然倒塌。

能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安徽最好癫痫医院在哪里北京哪里治疗癫痫病好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