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流云】记忆中的小学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28:10
摘要: 我是在乡村长大的孩子,悠悠岁月无情,带走了我曾有的童真和欢笑,却带不走我对小学时光的留恋和怀念,还有我那颗无忧闪亮的童心。我愿打包好所有的过往,珍藏在记忆的最深处。 家乡的小学校园,坐落在村子的东北角,约有十亩地大小。那座校园,是我心中最神圣的殿堂,是我接受启蒙教育,人生梦想启航的地方。在那里,我尽情地汲取着知识的琼浆,渐渐地脱离了少年的稚气;在那里,我扬起了生命的风帆,畅游在知识的海洋里,向着成功的彼岸奋然前行;在那里,我度过了快乐而又难忘的小学时光。   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那年的秋季,刚开学时,我背着母亲给我精心缝制的小布书包,她领着我一起到学校报名。我们的家住在村子的南边,由于村庄只有七个小组,不算大,我家离学校的距离也不远。学校里,迎接我们的是一位漂亮的女教师,高挑个子,国字脸上镶嵌着一双美丽有神的大眼睛,弯弯的柳叶眉,一条乌黑的马尾辫低垂在身后。她一笑起来给人很亲切的感觉,她就是我小学时的第一位班主任——王老师。我非常流利地从一数到二十就算考试通过了,很顺利地开始了小学生活。   那时候,我们的校园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围墙,也没有大门。校园的南面和西面临着乡村的土路,校园的东面是一大片庄稼地,与只有一米多高的土墙相隔着。平日里,低矮的土墙对我们这些孩子来说,阻挡不住什么,它只能算做一条界线而已,调皮的学生很轻松地就能越墙而过。曾记得,每逢体育课或者音乐课的时候,我和小庆,小雨几个小伙伴常翻越那道矮墙去庄稼地里打扑克,挖红薯吃,等下课铃响起才匆忙地翻过矮墙往校园里跑去。学校的后面是一个大坑,和村后的小河沟相连,里面常年都有水,外人一般不能从那里进入校园里,大水坑成为了隔离校园和外界的一道天然屏障。校园里,一条近二十米宽的路自南向北从校园中间穿行而过,把一排排的蓝砖瓦房分列在左右两边,蓝砖瓦房就是我们的教室,是我们获取知识的地方。由于我们的村庄不大,学龄的孩子相对较少,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一个班里大概有三十多名同学。那时候的男女学生思想还不开放,男女同桌时,中间往往会划出一道线,这条线或用刀刻,或用粉笔划出,相互之间不能越过那道线,如果有一方越过来,另一个就会用胳膊肘碰触对方一下以示提醒。现在想起来这些,自己都禁不住的哑然失笑,不知道和曾经的女同桌再碰面时,是不是还会把这些悠悠的往事提起。也许,大家都早已忘记,也许,还会在有意无意间想起。小学的生活已经渐行渐远,有些人,有些事,却不会因为岁月的流逝而淡忘掉,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反而越来越清晰,也许这就是大家所说的怀旧吧。   我的启蒙老师王老师教我们语文课。她上课的时候,我们都端坐的整整齐齐的,随着她手里的木教鞭,睁大一双双眼睛,怀着强烈的求知欲望,齐声念着黑板上的拼音字母,努力地辨认着一个个陌生的汉字。王老师教学很有章法,她经常让我们默写生字,默写好后交给她,她加班给我们改。每次默写生字我都特别认真,每次都是我默写的最好,王老师经常地表扬我。在她的鼓励和教育下,我打下了较好的文字基础,使我一生受益。那时候,我们的主课只有语文,数学两门课程,另外还有体育,音乐,美术,自然常识,这些课程好像只是点缀,每星期也就上那么一两节。每逢上体育课时,在小操场上大家先是简单的排好队,体育老师简单地说上几句,然后就是一哄而散地玩耍。打打篮球啦,推几下桶箍啦,跳跳绳啦,反正是只要学校里有的玩具,大家喜欢什么就玩什么。我们都喜欢上体育课,因为大家可以尽兴地玩。好玩,本来就是小孩子们本真的天性,真玩起来的时候什么都不顾,任谁也挡不住。   校园里有二十几棵桐树,桐树长的都很粗壮,有好几丈高,伸展着茂密的枝叶,像撑起来的一把把大绿伞,遮天蔽日般,在炎炎的夏日里给整个校园带来诱人的清凉感觉。它们又像一个个强壮的卫兵日夜护佑着整个校园。高大的桐树下是我们课余嬉戏打闹的地方。那时候,我们没有什么玩具可玩,也没有什么好的娱乐项目。随着季节,男生玩打四角,弹琉璃球,女生抓石子,踢毽子,找房子,有时我们尽情地相互追逐打闹,欢笑声不绝于耳,传遍整个校园。随着老校长敲响上课的铃声,我们才各自回到教室里学习。学校的响铃,其实就是一截一尺来长的钢轨,老校长用一根粗铁丝吊在他办公室门前的一棵大桐树的粗树干上面。每到该下课的时间,老校长就用一个小铁锤有节奏地敲响那段钢轨,钢轨就会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那声音是那么的悠扬动听,一瞬间响彻整个校园。我们只要一听到铃声,心里就期待着任课老师快点下课,更巴望着早一点放学回家。记得好多次放学后,我匆匆忙忙地往家里跑,母亲看到我气喘吁吁的样子,总笑着说我:“那么慌着回来干嘛,家里丢着你的魂呢。”我总是来不及回她的话,放下书包,转身就往外跑去,和小伙伴们一起到村西的黄土岗,村南边的柿树园,村东的小河滩,那些地方都是我们玩耍的好去处。那里留下了我童年的足迹,儿时的欢笑声。   每到夏季来临,学校后面的水坑里面就长满了芦苇,芦苇长得郁郁葱葱,旺盛稠密,常有水鸟在芦苇丛里唧唧地鸣叫着,扑棱的翅膀带起的芦花随风不时地飘进校园,顺着窗户飞进教室里。这时候,我们小伙伴都喜欢伸手去抓,抓住后,放在手心里用嘴轻轻地一吹,芦花就随风飘散,我们轻松惬意的心情也随着飞舞的芦花飘远。老师们常常告诫我们不要去坑边玩水抓鸟,说那里是很危险的。说归说,总会有调皮的学生不听老师们的话,老想着抓只水鸟来玩,当玩的正尽兴的时候,老校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身后,免不了要受他一顿训斥。实际上,生活中的老校长是一个很和善宽容的人,孩子们对他都很尊敬,他批评我们向来就事论事,老校长说过,只要知错就改,还是好孩子。   每年冬季,为了我们安全度过严寒的冬天,学校里都会早早地购买来塑料布把教室窗户捂盖的严严实实的。每次,老校长都会亲自下手,他一个窗户又一个窗户的订,即使累了,老校长也不愿意歇息一会儿。有次,正在订的时候,他从小木梯上滑了下来,严重扭伤了右脚,好长一段时间还拄着拐杖,最后他的右脚还是略显一点跛。老校长却不以未然,说为了孩子们上课不再受冻,对他来说什么样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老校长是我们邻村的,相隔三里地远。老校长一直干到退休才离开我们学校。听说老校长已经走了好几年了,到了遥远的另一个世界,每每想起老校长,总忍不住想起他有点蹒跚的步履,想起他对我们殷殷的关爱。真的,老校长和孩子们打了一辈子交道,他真的很爱我们,很爱我们的学校,无论岁月如何变迁,老校长一直与学校同呼吸,共命运。老校长就像一本优秀的典籍,让我们用一生来细细品读。他的举手投足,音容笑貌,犹在眼前。还有我的启蒙老师王老师,听说她的身体最近不太好,这成为我心里的牵挂,王老师教会我了知识,教给了我们应该如何做人的道理,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老校长,王老师他们,永远是我们心里最尊敬的人。   记得上五年级的时候,由于学校面临初中入学考试的压力,老校长兼着我们的班主任,他要求我们上晚自习。那时候,乡村经常停电,我们就让家里人用墨水瓶做一个小煤油灯,我们在教室里的地上用小刀挖出一个小坑,把煤油灯小心地放进去。每当上晚自习停电时,就把煤油灯从小坑里拿出来点亮,借着煤油灯微弱的光亮,我们继续读书学习,用心追逐着我们七彩的梦想。有时,一阵风顺着窗户塑料布上的破洞吹进来,就能把煤油灯吹灭。为了预防风吹,我们就用纸卷成筒罩在煤油灯上,又一阵疾风吹来,纸筒晃动起来,就会被灯火点燃,惹得我们一阵手忙脚乱地灭火。好不容易一堂课下来,鼻子里满是煤油灯的黑烟星味道,狠劲拧一下鼻子,就有一团黑烟球出来,调皮的学生用手捏着,装着往别的同学身上甩,吓得有的同学嗷嗷直叫,那狼狈的样子,惹得大伙哈哈大笑。煤油灯昏黄的亮光已然点亮了我们前行的路途,燃起了我们的壮志雄心和豪迈情怀。那一年,我顺利地升入到重点初中,离开了我的小学校园,开始了新的学习生活。   当我又一次回到家乡,路过小学校园的大门口时,曾经多么熟悉的地方啊,还是这片脚下的土地,多少次嵌入我的梦萦,我不由地驻足停留。   现在的小学,整个校园有两米多高的围墙围着,正对着大门是一条宽阔的水泥路,直通到两层高的教学楼前,两边是半人高的冬青树,碧绿的叶子,散发着无限的生机,时而有几只小麻雀在枝头上停留嬉戏。校园的地面都硬化成了水泥地,泛不起一丝微尘。校园里的一切都改变了,我再也不能寻觅到当年的足迹,教学楼前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像是在欢迎着昔日的学子,远归的游子。紧闭的大门关不住满园的夏日时光,一把大锁锁不住曾经青葱的岁月。凝望着我的小学校园,迎面而来的轻柔的风,伴随着朗朗的读书声,打开了我尘封多年的记忆,温润着我跳动的心房。我多么希望时光能够倒流,遥想当年的我端坐在教室里,读书认字,让我的根深深地植入生命的原乡。   在我的小学里,那个校园在我的心里永远是美丽的,高大的桐树,悠扬的铃声,一张张清秀可爱的脸庞,我们散学时唱着的歌声,都积淀在我的记忆深处。那个校园是播撒希望和梦想的地方,它和日新月异的乡村一同成长,我们全村人所有的希望都在那里。   我是在乡村长大的孩子,悠悠岁月无情,带走了我曾有的童真和欢笑,却带不走我对小学时光的留恋和怀念,还有我那颗无忧闪亮的童心。我愿打包好所有的过往,珍藏在记忆的最深处。 兴平市去哪找靠谱的癫痫医院治癫痫病医院有名的医院武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点癫癫痫怎么治疗效果好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