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心灵】那盆小鱼鲜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9:37:21
无破坏:无 阅读:1742发表时间:2015-07-21 09:56:18    几个朋友小聚,落座点菜。熟络无宾主,推单至我。只凭喜好,着眼素菜凉盘栏,“钦”点几道清淡素食,即推让对坐友点选。友慨声笑侃我:怎么啦,为我省银子不成?!随即略看菜单问点菜生:你家这“长江刀鱼”是野生的,还是人工养殖的?点菜小女生略一沉吟,轻声回答:您看这单价……友似乎被“将”,自圆场的呵呵…道:行,就它了!   点菜生轻轻退下。另一友贫嘴侃对座:嘿!看样你是股市得手了!对座笑呵呵道:一盘小鱼鲜,蚂蚁劈叉——能有多大的势(事)!我摞掠话氛问:亲,“长江刀鱼”长啥样儿?!对座冲我瞪大了眼:不会吧?!你……另一友接茬白我:看样你这些年真是吃素了!我急忙分辨说:不对,我最爱吃鱼!话一出口自觉欠妥,想噎,自是收不回了。   白我的友哈哈笑后,向我介绍:长江刀鲚,学名刀鲚,又名长颌鲚,俗称长江刀鱼,为江海洄游性鲚类,以长江下游产量最高。刀鱼以肉味鲜美、脂肪多,细嫩丰腴而著称。于长江鲥鲚、河豚并称“长江三鲜鲜”。   一缕温馨掠上心头,不只是一盘小鲜鱼。对座友接着说:说起来吧,这刀鱼资源是极其丰富的,只是近些年才严重衰竭了,原因无非就是海洋工程,海水污染、过度捕捞。据说啊,前几年清明前后,全产区域捕获产量不过三四十吨,那个有价无市啊!二三两重的买到每斤万把。”“哇!这是啥样的鱼?这不是成了真正的“金”鱼了吗!咱赶紧退了去!不吃了,日子没这样过的!”我不禁大呼。友笑道:“别激动,今天咱们吃的是人工养殖的!价格没那么夸张的……”。两友“嘿嘿……”声里我惊魂噗定:“这长江刀鱼,到底啥样啊?!”对座友:“嗨!等会菜上来,你看吧!”   走菜了,我惺惺念念着那盘”金”鱼。待挨到它上桌了,我竟是惊呆了!   陶瓷质料讲究、造型美观的盘子里,一顺头摆着五条“长江刀鱼”。我怎么也难以想象这一盘价格不菲的小鱼鲜,竟然就是咱自小俗称的“鸡毛烤屑鱼”。所有的悬念,乃是我不知其学名罢了。我面对这盘武汉的癫痫病医院在哪呢小鱼鲜,真有举箸不能食的感觉。   我想对两友说:知道吗,我是渔民的孩子,出生在恰好是这“长江刀鱼”盛产的海江区域内。我自小吃的最多的鱼,就是这长江刀鱼。因为它体色银白,形似十九世纪欧洲人用的那种羽毛笔的羽毛。上世纪60年代,那时候的黄花鱼只卖七八毛钱一斤的时候,这鸡毛烤屑鱼,淌进渔网是被渔民们漫滩丢撂的鱼儿。   待到我学龄前那个阶段,(也就是七十年代吧)这鸡毛烤屑鱼,两毛钱(当时半天的工资)可以把高粱杆编的那种小笸箩买满,怎么着也有四五六七斤吧。那时候,还没有冰库冰箱,我们处家过日子的人家,想保存它的方法是嘛嘛盐、晾干、挨顿火烤或油炸了吃,所以咱土称它“鸡毛烤屑鱼”。   每年最盛大的鱼势是在,槐树花盛开的季节。中午,就会接到老队长挨家的通知。傍晚,东南风吹涨海潮,潮涨河满。满舱鱼虾的站网(插竿拉网)舢板,从八道垛七道垛上返回。岸上几十户人家的孩子妇女,拿着筐提着篮子,排成一长溜,等舢板靠上岸。分配鱼的人,一只大竹扒箕,抄底一下满,每家一下。不要秤不要量,杂鱼杂虾摊到多少种类,各家回去分捡。多一点少一点没人家计较,这是队里分发的“福利”。于是,那种晚上,家家炊烟从茅屋上升起。看户户昏暗的煤油灯光下,红火舔出灶塘,白的炊蒸气从各个灶屋门楣上膨挤出来。从山东头到山西头,一条屋前的土路上,飘着蟹鲜鱼香。   最烦那一扒箕里分到武汉癫痫手术治疗效果如何?的“鸡毛烤屑鱼”太多。早上,“在家看着小鱼啊!”妈的吩咐,我也可用。于是一枝还带着槐树花的树枝,摇在手里,赶着闻着鸡毛烤屑鱼的鱼腥味纷至沓来的苍蝇。拉挂在院子里槐树之间长绳上的鸡毛烤屑鱼,成了我绕着它的点圈。摇啊,赶啊。整个一个上午不敢离开,因为妈说,苍蝇会在鱼上下“坏儿”!好不容易熬到中午,热辣辣的太阳底下,苍蝇都累走了。可咱眼睁睁看着一条条的鸡毛烤屑鱼上,冒出溜黄的汗珠(鱼油)。妈说,腌烤屑鱼,下盐不能多,也不能少了。盐多了味道不鲜美,盐少了晒出油过后肉质就朽了。所以最好的法子是晾着,不暴晒。那挂在凉衣绳的长串好几个来回的腌烤屑鱼,不知沥干了多少个日子。   到后来,每当河滩上的芦苇,刚刚冒出圆柱形的锥尖尖,涨潮的河水,一波一波淹没龟裂的滩泥。东风总是送来飘满一河赶鱼汛的“小蛮船”。那些小舟儿,长不过三四米,宽最多有四五尺,舟中舱段,圈起乌蓬,露出船头与船尾。它们的男人蹲在船头,双手各掐一支竹签,一支穿提着银色的细丝网,一支往河里划拉下网。女人在小舟后部划着一对双桨,摇动小舟配合舟头的男人,在涨潮的河面上来来回回转着。   岸上的孩子,临河边、看着呆。闻着咸海水与淡河水混合一起,一潮而来的特别水气味。看着潮水漫过习常见的大石头;看着夕阳撒满一河的粼粼金星;看着一条条穿梭在那一大片的金星河面上往来的小鱼舟;看着它们靠岸排成长阵,布满河岸;看着他们提出挂在船尾没在水的鱼篓;倒在小舟前端的小舱里活奔乱跳的各种鱼儿里,唯有一条条一动不动的鸡毛烤屑鱼最亮眼。个条儿有一尺多长,有孩子的三四指宽,鼓鼓囊囊的肚皮里包着满满的孕籽儿。于是,看着登岸的女人蹶着特别肥圆的屁股臀,挨家问:“有干(树)枝卖吗?”于是,舟中人、岸上人几个来回,小舱里的鱼儿没了。舟里的男人扛着一捆一捆干树枝,俨然紧实地堆放到小舟最后面那小小的梢铺上。于是那一条条小舟,皆如它们女人们的屁股一样,高高地蹶起后屁股。于是,一缕缕炊烟从那小舟上凫凫飘起来,绕着西边那一轮红红的落日盘旋。空气里,浮荡着烧树枝的松香、鱼香,饭香,还有一声声岸上人听不太明白的侬言呢语。   那一潮潮一潮潮,皆是满满的。满的不仅送来小渔舟,更能托载来咱自家父亲们的大渔船。   赤脚丫,踩在干尘温热的河岸土路上。随一群小伙伴,一同沿岸追着顺风而归的那杆共同熟记的鱼形桅旗。那桅旗下,有下渤海捕鱼好几个月的各家父亲。   一条接渡的大舢板,把孩子们接到船上。抱着父亲湖北那家癫痫医院好黝黑如古铜般的大腿,闻着一身鱼腥味的父亲。欢愉的孩子们,成了父亲们特意招待的贵宾。那一盆盆套汤煮的小鱼鲜,盛装它的是船民特用的餐具金丝楠木的端桶。那楠木香混着鱼香的一盆小鱼鲜,在观看宋伯伯吃烤屑鱼的特技似的吃相里变得更快活。一条整鱼从宋伯的左嘴角进口,到从右嘴角拉出一整条净无肉的鱼骨刺,其快,也就是几秒钟的功夫。在父亲们为孩子特作的鲨鱼皮蒙的小摇鼓的“咚咚……咚咚”声响里,一顿饭功夫,宋伯面前堆放着一大把泛着银光的烤屑鱼刺。那一盆小鱼鲜,在孩子的嘴里,那就是大海的味道、是父亲的味道,是咱家里的味道,那味道穿越了遥遥的四十余年,捋进心地里生成了结……   居家落于城市,一晃眼几十年。远离那块乡土,烤屑鱼也随之不曾问津。“长江刀鱼”的名字确实是初次听说。我端看盘子里的“旧相识”,真有仿佛隔世哈尔滨有专业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吗之感。我说不好,这几十年间的世道变迁,就从几毛钱管吃够,到上千元只买到这十来公分长的五条,真不知价值与价格,是否属于正常体现。也不知咱们在快速追求经济发展中,到底交代了怎样悬殊巨大的价值差。自然资源与生活水准,是否倒置了价值观。咱们负掉的,仅仅是鸡毛烤屑鱼的资源吗?   “嗨!真发傻啦!吃哈!”友催箸下筷了。我说:“不知咱们的子孙们,还能否吃到这盆小鱼鲜?长江刀鱼,无论多少钱的……”      共 286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