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轻舞】沉入渠江里的一对恋人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50:52
滔滔的渠江水啊!分秒不停滚滚向前流去。人世间岁月里多少悲欢离合事,发生在江岸边或江面上。古老的渠江啊!就是那些悲欢离合事的见证。   有一对与巨石同捆绑被乱枪打死了的男女青年沉入了江底,可是不久有人看见了这对被打死沉入江底的男女青年在这江面上划船,他们复活了,他们成了一对恩爱相伴的夫妻。   这一对沉入河底死了的男女青年成了夫妻,在茶馆里、酒楼处、大街小巷、大路旁那大树下许多人谈得有声有色。      一   民国某年的一天下午,寒风刺骨,西斜而照的阳光没有带来温暖。渠江上许多船只都远离渠县城码头的江面上,此时的江面上比平时里显得静悄悄的,船夫他们把船远靠,都来码头边看热闹。   这个码头是距渠县城最近的码头,顷刻聚集了千千万万的男女老少们,他们许多人头裹帕子,身穿补了许多疤的棉衣,站在那个码头坡坎上,用双眼盯着沙滩上躺着的那对血肉模糊的男女青年尸体。   一对年龄相仿的男女青年被驻地士兵们上午在相距不远处用乱枪打死了。尸体被同聚一处,躺在那河边沙滩上,鲜血淋淋,惨不忍睹。官方说是打死的是“匪”,那年月里大小军阀们多年里互相混战,都说对方是匪。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老百姓面对这样的混战局面,他们常常吓得胆颤心惊,日夜里扶老携幼四处躲藏。对所谓剿匪之战那就是常事,战死人的事不足为奇,被活活捉住的残兵败将称为匪徒,长官一句话就决定了他们的生死。对这些被俘所谓的匪徒,死刑惯用枪击,或者用大刀来砍头。   这对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是匪吗?千百人心中在暗暗追问着,这对男女青年又是哪个山头的匪呢?当有人说那个女青年是梁军长的七姨太,人们就感到莫明其妙了,难道说梁军长的七姨太也是一个女土匪?七姨太就是一个土匪,梁军长还保不住她的性命吗?大家都对这官方之说暗暗摇头。   人群里的人们都在议论,在追问:“他们到底犯了什么罪呢?他们这么年轻,为什么会被乱枪这样残酷地打死呢?”   “那个被打死的女青年是梁军长的七姨太哟!这些士兵造反了?敢打死梁军长的七姨太?他们不想活命了吗?   “据说他们通共,梁军长大义灭亲......”   “他们的死另有原因,说是......”   “他们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那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偏要去摸......”   沙滩上十多个穿黄军服的军人背着枪,在那里忙碌。他们奉梁军长之令,将两具一男一女尸体摆放在河滩上。班长对几个士兵说:“我们遵照军长的要求,去搬来两块石头放在尸体边,把石头和尸体一同用绳子捆绑后,将这对和石头捆绑的狗男女搬上船,船行至江心,将他们再沉入江底,让他们到江底去快活。”   班长说完,十多个士兵就去搬来两个大石头放在两具尸体旁边,接着用绳子捆绑后抬上了那一艘木船。艄公和个别心慈的土兵看着这两具被打得鲜血淋淋的尸体,暗暗叹息,暗暗流泪。艄公用手摇浆,船动了起来,船离开了江边向江心驶去。船到江中了,那个班长说:“船停住,就在这里把这对狗男女抛进江中。”   艄公听了住了手,船停了下来,大家动起手来,两具捆绑着石头的尸体被投入河中了。“咚!咚!”两声巨响,河水四溅,顷刻间被捆绑的两具男女尸体随着石块沉入了渠江水底。         二   国民党陆军上将梁军长,他不是绿林里混出来的将军,是进过正规军事院校的军人,他从辛亥革命到川中的多年军阀混战,现在已经是堂堂的国民党正规部队陆军上将了,真可谓是身经百战的将才。他这个将才身材魁梧,相貌堂堂,威风凛凛,走起路来地球就要随之抖动着。   梁军长有众多的妻妾,在众多妻妾中有七姨太桂枝,九姨太文娜都是美女中的美女。   这个七姨太桂枝,是贵州省毕节人,她14岁就嫁给了梁军长。这个女子身材极好,面目也生得十分美丽,真是花容月貌,楚楚动人。给军长做姨太,虽然长得十分美丽,梁军长认为还要有更多的知识。这天梁军长在内室搂住桂枝说:“桂技,你愿意上大学吗?”   桂枝想自己虽然识得一些字,就能去上大学,哪所大学会收我这个小学生呢?她想到这里说道:“老爷,我真能进大学校里去学习吗?”   梁军长听了哈哈大笑说道:“把你送进大学校里有何难呢?只要你有深造的决心,我不惜花钱,众多的大学校由你选。只要我一个电话,一封书信,谁敢拒收你呢?”   梁军长这个七姨太桂枝那天走出了戒备森严的将军府,辞别了梁军长和府里的人们,时年20岁的她就被远送到上海一所大学里就读了。   桂枝那个姑娘自从那年进了将军府,在这戒备森严的将军大院里,虽有花园、假山、鱼池和木楼戏台,身边有侍候的小丫们,她和姐妹生活长久了都感到圈子很小,感到枯燥无味,能走出这将军府除了随军长参加宴会,单独离开就难上难了。桂枝来到了上海这个大学校里,离开了将军府,就像笼子里的鸟儿被放了出来。那笼子里的鸟儿获得了自由就展开那翅膀在空中飞翔起来。她面对这样的大学生活与将军府里相比,使她感到了快乐,感到特别地开心。班上的许多同学羡幕她,她穿着时髦的衣服,她一两天一套新装,金银手饰样样齐全,经济上宽松,花钱如流水一般。   这一天课余,桂枝看见陈姓同学面容焦愁,她走了过去问道:“陈哥,你有心事,在苦思着什么呢?忧国忧民?可敬!可敬!”   这个陈姓同学在班上是优等生,一双明亮的大眼上长着柳叶眉,白白净净不胖不瘦的脸,那方口中长着整整齐齐的洁白牙齿。真是一个长得十分英俊的青年学生。他特别爱写诗填词,有出口成诗的天赋,师生们常常竖起大拇指赞他,说他具有诗仙李白一样的本领,所以同学们就叫他“小李白”。   “小李白”说:“家父为土地与邻居打官司,这个世道,有钱有势官司保证打赢。对方不但有钱,其亲戚在县里当差。我父亲这个小小保长也只有一次又一次失败告终,对这个不公平的世道仰天叹息。”   桂枝说:“在县里当差有什么了不起?就仗势欺人?我能帮上你的忙,这场官司保证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够打赢。”   “桂枝,你能帮上我家的忙吗?”   “能!但是陈哥你今后做了官要把眼光看远,要有宽广的胸怀,要学郑板桥,‘千里捎信为堵墙,让他几尺又何妨......’的处事方法啊!你继续好好学习吧!今后我帮忙给你找个好工作,到时你一定会做大官,那个县上小差使见了你就要点头哈腰,还敢和你家争土地吗?”   “桂枝,这个腐败的社会末日快到了,一个美好的新中国将会屹立在世界的东方,那时候,穷人翻了身能当家作主人,法制健全,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关系,穷人就再不会受欺压了。”   这个“小李白”和这桂枝年龄一般大,同学关系,二人天天接触,他们交谈的时间多起来,真是无话不说。一天又一天,他们聊得难舍难分了。他们产生了爱,他们的爱情火花燃烧起来了,桂枝忘记了自己是个将军的七姨太,和这个“小李白”牵手同行,入舞厅,进花园……   这个梁军长诡计多端,战事上多有表现。对家事他也有用心,七姨太上海远行,他早就安有耳目来观察她的一切行动。   这些耳目把桂枝的所作情况报告给梁军长。梁军长听了那样的报告,气得拍桌子、摔杯子,大骂不止,发了好久的脾气他才静下来,接着叫人冷静且高度保密地去把桂枝从上海接回四川渠县自己身边来。   这一天,在校的桂枝就要走了,就要和恋人“小李白”分手了。   “陈哥,我就要回川东渠县了,我们就要分别了。”桂枝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小李白”,她恋恋不舍的样子,就像是七仙女回天宫一样不敢抗旨。   “小李白”听到桂枝的话,如晴天霹雳,他说道:“桂枝,你不要走啊,我怎么舍得你走呢?”   “我也不想走啊!在这学校里才使我真正快乐,有了你这位德才兼备的同学才使我忘掉了烦恼。可是,来接我回府的人在等候着,我敢违令吗?能斗得过那个如猛虎一样的老头子(梁军长),我只有离开这学校,我们暂时分别。有情人分别了心是相连的,我心中只有陈哥你呀。”   “小李白”又怎么舍得她呢,他们望着那天空中的残月,叹着气。“小李白”说:“你是不敢违那恶魔军阀的令,他一旦发怒了,杀一个人就如人用脚踩死路上蚂蚁。你走吧!走吧!”   “小李白”说到这里流起泪来。他紧紧搂抱住她,二人背地里又是那样亲吻,又是那样忘记一切而作乐。他们爱到那个程度真是难舍难分。   他向她说道:“你是军长的娇妻,你回去向他作介绍,给我在政坛或军队里谋一份美差吧。能让我们暗地里相爱下去,等那老头子(军长)死了,我们就能成为朝夕相处的真正夫妻多好啊。”   “我的身子虽然离开了你,但我的心没有离开你,我一定尽心设法求得老头子给你谋个好职位,实现我们的美好愿望。”桂枝向他含情地答道。   桂枝就这样依依不舍地辞别了“小李白”,离开了上海这所大学校,她被来人表面上高高兴兴接回到了川东渠县。      三   这桂枝在梁军长面前照常耍娇,嗲声嗲气,自以为红杏出墙之事做得天衣无缝,神不知鬼不觉。她拿出“小李白”的照片向梁军长说:“老爷,这是我的同学,求老爷给他安排一份好的工作吧。”   “是你的同学?你的同学很多呢!为什么要我单独给你这位同学安排工作呢?你就叫他来渠县吧?这里的工作就由他挑选。这样的才子,天下难觅哟。到了这里,来去任渠县的教育局长吧!如果教育局长的官小了,就任县长吧!”梁军长搂着这桂枝,很自然地答道。   桂枝听了这样的话,心里万分高兴,陈哥啊!我会尽力的,你会在政治前途上有光明的前途,这个比我大几十岁的老头子,他现在一呼百应,多少人都来拜他,多少人都来巴结他求得职位。陈哥,这个老头子我并不是真心爱他,我真心爱的是你呀!只要你早日实现了仕途上的愿望,等那个老头子死了,我们就光明正大地走进结婚礼堂。   带着美好愿望的桂枝她连忙背地里伏案给她的陈哥写信,字字句句里除了美好的愿望和祝福,还有什么陈哥是我未来的夫君,什么我们是前世有约的人,什么今生我们一定会同床共枕,什么那个野蛮的老头子比我大三十余岁......书信写好,她愿她的陈哥立即起程快速来到四川渠县,来到她的身边。   桂枝她写的信也被梁军长指使人拆开了,其信件里她与“小李白”的缠绵话语使梁军长两眉紧锁,两眼凶光直射,暗自咬着牙。   桂枝仍蒙在鼓中,她认为没有被发现和那个同学的暖昧关系,所以她没有一点不祥的预感。思想单纯的她,就不想想这个老头子喝的酒比她喝的水多,过的桥比她走的路都多。这个老头子足智多谋,多少文武双全战将都做过他的手下败将,一个小女子背叛了他这个一呼百应的夫君,在他那头脑里怎么来处决,还会请参谋来策划吗?还用得着召开军事会议来研究决定吗?年轻的七姨太啊!她的肠、肝、肚、肺全被他看着透透彻彻了,要怎样来办,他已经有了决定了。   那个日夜思念桂枝的“小李白”在上海学校里收到信后,心里万分高兴,他巴不得自己长上翅膀,立即飞到四川,飞到渠县,飞到他的恋人身边。他立即收拾好行李,别了那所学校,在繁华的上海起程了。   这一天,温暖的阳光照着大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桂枝就要走出将军府了,就要到那渠江边码头处去迎接梦中都拥抱的陈哥。   她在梁军长怀里打起滚来说:“我今天去江边接那位同学。”   梁军长向她说道:“你这样独自去,安全吗?为了你的安全,我叫两位警卫随同你去,这样我才会放心。”   说完立即叫来两警卫去护送桂枝,他们一同走往渠江码头。   从上海起程那个“小李白”西装革履,提着行李,在途中时刻都在思念桂枝,他多想她就在他面前,倦了入睡梦中,他们又在拥抱,又在海誓山盟。这一天他站在船上,春风满面,他知道渠县城边那码头不远了。他总是抬头远望着,要看见迎接他的桂枝,他的恋人,他梦中都在思念的恋人。   客船靠岸了,他下了船,码头上挤满了人,他左看右看,就是不见桂枝的身影。他站了会儿,迈开步子离开了码头上路了。他多高兴和桂枝又要重逢了,有了她的荐举,这一生就会高官厚禄?为什么桂枝没有来码头边迎接自己呢?信中不是说她要亲自来码头边迎接吗?难道说日夜思念的她变心了,难道说她被关在府里出不了门?他摇着头,他相信桂枝对他是不会变心的,桂枝一定在盼望着自己的到来。   “小李白”做着美好的梦,两眼总在盯看约好来迎接他的桂枝,他迈着缓缓的步伐,带着笑容提着皮箱走着,刚走到地名叫鲤鱼桥的地方,暗处枪声响起,子弹向着他飞来,他身中数弹,应声倒地,皮箱从手上丢下来,鲜血涌出,在那座石桥边荒地上动了几下后再也不动了。他仰面朝天,张嘴露牙,一个充满朝气长得英俊的年轻人就这样死去了。   桂枝她在注视着那艘客船,寻找远道而来的陈哥,其实这时陈哥已经上岸于人群中了,他们就这样错过了。突然有枪声响起来,人群里有人惊叫起来,都认为是土匪来抢劫了。这稍远的枪声,桂枝万万没有想到是她陈哥生命终止的枪声,她还在高兴地等待着他,看着这密集的人群她继续张望着。她没有看见她的陈哥,她准备上船去寻找她的陈哥。两个平日里对她尊敬的警卫突然大声说道:“太太呀!你别怪我们无情无义,我们是奉军长之令,送你上西天,祝你一路走好。”   说话时枪声就响了,桂枝也许没听到两警卫说的什么话,枪声一响,她就要倒地了,她把头转向两个警卫,用手指着,一句“你们……为什么……要杀我……”的话还未讲完,她就倒在了客船边河滩上,鲜红的血水流出来,吓得在场人惊叫起来,躲闪不及。   梁军长又派士兵把这枪杀的二人尸体聚一处,捆上巨石,暗自叫来众位姨太太看其下场,那些姨太们看着一身血淋淋的两具尸体,都吓哑了,脸色苍白。梁军长然后命令将两具尸体沉入这深深的渠江里。      历史漫长的道路上烟雾茫茫。草菅人命、心狠毒辣的那一个军阀,被世世代代的人们愤恨、咒骂。一对心相连的恋人如行人踩蚂蚁一样那样悲惨死去了,世世代代的人们同情她们自由恋爱的悲惨遭遇。许多人都说多少个雾日里看见桂枝和“小李白”在渠江船上,他们肩并肩,手持鲜花,他们手牵手,他们在高喊:“打倒反动军阀!人民要自由!人类要平等!”   历史漫长的道路上烟雾茫茫。反动军阀走到了绝路,英勇的人民解放军横渡长江,退缩在大西南的国民党残部挡不住解放大军的力量而失败告终,一个伟大的新中国诞生了。   癫痫病大发作急救措施有什么郑州癫痫病的最好治疗方法昆明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有哪些目前治疗癫痫常用什么方法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