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荷塘】诗歌情缘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5:27:06
破坏: 阅读:5054发表时间:2016-06-16 21:17:22
摘要:这星星之火果然呈现燎原之势,势头强劲,一路飙升,由6人发展到千余名会员,由小组壮大为沙龙,由拖船埠走向全国,走出国门。会员遍布全国及港澳地区,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斯里兰卡等世界华人国家,作品被介绍到世界华文诗刊,分会遍及全国各省市(县),以至不得不将名不副实的湖北业余诗人学会更名为楚天业余诗人学会继而又更名为中国业余诗人学会。一度享誉全国,蜚声文坛,轰动诗坛。

【荷塘】诗歌情缘(散文) 20世纪80年代是文学繁荣更是诗歌鼎盛的时期,也是我们这些诗之信徒最虔诚最活跃最投入最狂热的时期。
   我们这些文学信徒拜倒在诗之女神缪斯的石榴裙下,蜗居斗室,伏案耕耘,试图步入文学的殿堂,打开诗歌的天窗。
   我们漫步乡间小道,畅谈文学,切磋诗艺。从这乡间小道,走出了一条诗之路,走出来一批诗之人,越走越宽,越走越远,走出天门,走出湖北,走向全国,走出国门。
   我们几位热血文学青年,荡舟小河,小小泥鳅掀大浪,拉虎皮作大旗,扶持文学新人,推举实力诗人,振兴中国诗坛,繁荣文学创作。不知属巧合还是潜意识,似乎有小聚南湖游船的理想: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上世纪80年代初,拖市撤乡设区,杨场划入拖市,时任拖市区宣传委员的柳银贵(杨场人)召集拖市区小有名气的“文人”集会,我与杨场那边过来的吴晓珍、熊衍东、彭宣华便结识了,我挺羡慕他们,小小杨场乡,就有三位才子,而原拖市地区,仅我一个光杆司令!我便热情做东,几位欣然应允,到我家做客,吃午饭。酒席间,吴晓珍一口一个“熊会计”,熊衍东一口一个“吴老师”,谈论渔薪那边他们创办的柘江文学社、各自的文学创作及作品发表情况,原来,彭是拖市南河人,在杨场中学任教。当时,我还在周堤学校教小学毕业班。那时,我们几个只不过零星发表过作品。会议议题是新闻报道和文学创作。1984年秋,吴晓珍调任拖市中学,我也调鄢潭中学任教,两校距3里路,而我家与拖市中学仅一河之隔,我们来往频繁,常常聚在寝室,探讨诗歌,切磋诗艺,并密谋:办一个至小省级范围及规模的纯文学纯诗歌学会和一本铅印杂志型诗歌刊物。大政方针已定,在吴晓珍提议下,赴吴家,与杨场诗友代表汇合,共襄大计。
   1985年2月寒假刚开学的一天,还有些春节的气氛,业余诗人筹委会召开,确切地说,是业余诗人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一大”会址是杨场斗笠湾吴晓珍家,“一大”代表有吴晓珍、前方、郭珊玖、明中义、吴安心,还有一位,算是列席吧,可能是吴的同学多宝文化站站长魏成泽。5名代表中,吴晓珍、郭珊玖、明中义、吴安心属杨场,我是原拖市的全权代表,我、吴晓珍是教师,吴安心是唯一的女性,她以女人的细心送去一块布料作为礼物,虽用报纸包裹着,却“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我还是看见了,魏与吴晓珍既是高中老同学又是同事,不过,同学时吴晓珍叫吴道亮,后习诗时取笔名吴晓珍,有人猜测,吴晓珍写诗成功,一定程度上得益于他的笔名,以至于报刊编辑误为他属女性,女作者发表作品有优势,男编辑谁不喜欢女作者。我就私下打听,他笑而不答,抑或是默认了吧,有诗友就建议我将笔名前方的“方”加上“草”字头,不过,我可不愿沾女人的光呢,文如其人,我写不出吴那么细腻的作品,更没他特有的女性化的性格。魏呈送的是一副自己编撰、书写、装裱,十分考究的对联,嵌“晓珍”二字。去了,看情势我才猜想可能是他过生日,而他事先未跟我言明,不知者不怪,又打无准备之仗而囊中羞涩,我也佯作不知,只好两个肩膀抬一张嘴啦。酒席很丰盛,地方特色菜,十碗八盘的,又是早茶又是饭。饭前饭后,席面上,在此前我与吴多次密谋策划的预备会基础上,我们你一言我一语,献计献策,组织分工,各司其责。
   拖市撤乡设区,杨场划入拖市,吴晓珍民转公调入拖市中学,我任教拖市鄢潭中学,三里之遥,而我家同拖市中学只一里之远,一河之隔。吴人生地不熟,而我轻车熟路。一致认为,学会全称:湖北省业余诗人学会,学会刊物:《业余诗人》杂志。由吴拟写学会简章,由我与吴分头给我们各自熟悉的诗界名流及各大型诗刊主编去信联系,征集题辞,发布消息,给省文联、省作协、省群艺馆、市文化馆负责人发函联系,寄发全国诗友简章公开函等。对内,找当地地方领导协商,征得区领导的支持,寻求赖以生存的环境,于是撺掇我出面找时任区党委副书记张家水(常流)和文化站站长赵国元(谷乔)取得认同和扶助,争取资金,提供办公住址。张家水是教书出身,既是我的前同事,又是我的初中同学,曾一同报考过华师,又爱好文学。他调任区团委书记及升任党办主任期间,与我志趣相投、关系密切,协同写报道、整材料、谈创作。赵国元多才多艺,爱才惜才,琴棋书画、吹拉弹唱、篆刻泥塑都会。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们一拍即合。
   这星星之火果然呈现燎原之势,势头强劲,一路飙升,由6人发展到千余名会员,由小组壮大为沙龙,由拖船埠走向全国,走出国门。会员遍布全国及港澳地区,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斯里兰卡等世界华人国家,作品被介绍到世界华文诗刊,分会遍及全国各省市(县),以至不得不将名不副实的湖北业余诗人学会更名为楚天业余诗人学会继而又更名为中国业余诗人学会。一度享誉全国,蜚声文坛,轰动诗坛。引起中国文坛尤其是诗界的高度关注,全国各大文学刊物纷纷刊登业余诗人学会及会刊的消息,开辟业余诗人学会专版,刊发业余诗人作品,国家文化部主办的《群众文化》发表长篇通讯,报道业余诗人学会活动情况。
   最初萌生办业余诗人的是吴晓珍,之前他曾办过柘江文学社,但属“三无”产品,无组织、无规模、无阵地(顶多三两本油印刊物),只局限于天门渔薪之一隅,不成气候。又受邻县京山《耕耘者》诗刊创刊号的启发,是赵春晓、胡鸿、曾静平创办的,其实胡鸿是天门皂市人,当时在京山二中任教,还有洪湖张法德《四月潮》(文学小报)的启发,而后华姿、胡鸿、楚良、张法德等人均被推荐上了武大作家班,而我们则与武大擦肩而过,失之交臂,没揪着尾巴。莫道君来早,更有早行人,他们是先行者,先行半步而中了头彩,可谓半步之差两重天啊!当然,命运弄人,机遇弄人,就像买彩票,中奖的总是少数,中大奖的更是凤毛麟角。不过,当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时又为你打开了另一扇窗。
   一时间,纷纷收到著名诗人、题辞。湖北省文联主席骆文两次为《业余诗人》题写刊名并题辞,还有诗坛泰斗臧克家、我省著名诗人曾卓、河北省文联主席、著名诗人刘章、《星星诗刊》主编白航、《绿风》诗刊主编杨牧、安徽《淮风》诗刊主编刘钦贤、山东《黄河诗报》桑恒昌、《诗林》主编、《诗潮》主编、《诗选刊》主编、中国散文诗研究会黑龙江《散文诗报》严炎(闫宝忠)、中国散文诗研究会辽宁分会森森、辽宁盛京诗社《青年诗刊》西岸、《拉萨晚报》的洋滔、金花、《泉州晚报》《泉州青少年报》、《湖北青年》、《武汉青年报》、《中南财经大学学报》的李功耀、《神龙架报》副刊编辑、《荆州文化报》主编刘延凤、著名作家刘毅然、楚良、诗评家赵国泰、程光炜等寄来了热情洋溢的信函和文稿,一些刊物辟专栏推介业余诗人学会会员诗作,义务刊发业余诗人学会消息。
   最值得铭记的是臧克家和邹荻帆两位大师。1989年春,我和王代鹏就格律诗方面的问题给臧老写信请教,随后收到臧老给我和王代鹏长达两页的亲笔信,并寄赠两本近期《诗刊》,臧老对王代鹏的格律诗予以了充分的肯定,提出了中肯的意见:“有相当水平,但不甚高。”信中臧老谈到“我已八十有三,工作繁重”,早已不主编《诗刊》了,作为顾问,对作者的诗只能鉴赏和推荐,加之,《诗刊》诗词的版面非常有限,并向我们介绍和推荐了旧体诗诗社诗刊及这方面的权威。他介绍道:“全国的旧体诗社,多达二三十个,旧体诗刊也不下十份,全国性的有中华诗词学会。我介绍一位诗友给你,他古体诗修养甚深,也在中华诗词学会作负责工作……他与我友,其名林从龙,就说我让你向他请教的。”末了,告知了林从龙老师的详细通讯地址。1990年10月,时任《诗刊》主编的邹荻帆,应我市曾腾芳、钟惺等诗友之邀,兴致勃勃回天门家乡参加第三届平原诗会,与我们晤面并合影留念,诗会上,邹老已浓重的乡音激情朗诵了他在下榻的天门宾馆连夜创作的长诗《家乡,我的家乡》。后来,邹老还为我的拙作斧正,并寄赠他的大作——获奖诗集《邹荻帆抒情诗》,邹老、臧老分别与1995秋、2004年春不幸辞世,在他们辞世之后,我分别写了《邹荻帆与业余诗人》、《老马“臧老”》发表,感谢他们对我们业余诗人的扶植和关爱,追忆和怀念这两位诗坛泰斗和大师。
   开张大吉,全国文学爱好者来信和诗稿如雪片从全国各地纷至沓来。
   从1984年下半年到198荆门看羊羔疯的好医院5年上半年,筹办一年,运行半年后,会员大增,信稿骤添。我俩应接不暇,招架不住。我同吴晓珍高兴地带上诗界名流的题辞、上级群众文化部门的支持函、会员们的信稿,前去找拖市区区委副书记张家水、拖市文化站站长赵国元,看到这些信函,知道我们所做的前期工作,同样喜出望外,激动不已,连连叫好。我与吴晓珍都是教师,有自己本职工作,工作忙,时间紧,只能偷空看稿回信。面对骤然想雪片飞至的大量信稿,我们无暇无力一一回复,需要有学会会址,需要有专职人员,至少一人驻会办公。会址及办公室好解决,就设拖市文化站,人请谁呢?说实话,我与吴早已心中有数,物色到一位最佳驻会人选,我俩便竭力推荐诗友熊衍东出山,对熊我俩尤其吴知根知底,熊是杨场张蔡村人,军人出身,中共党员,村组会计,品性正直,工作认真负责,更主要是酷爱文学,痴迷诗歌。吴了解到,熊因生二胎受了点挫折,自觉前途无望,正想抽身,我们荐引他,一来业余诗人所需,二来拉他一把。听吴一说,我更坚定:非熊莫属!领导通过了,熊满口答应。不日便走马上任了,我们欣喜地为其接风洗尘。业余诗人一路走来,风风雨雨,跌跌撞撞。办会要活动费,办刊需印刷费,经费匮乏。而会员每年交纳的10元会费,后期升至20元,只是九牛一毛,杯水车薪。举步维艰,怎么办?学校学生勤工俭学,我们何不“勤工办刊”?说到做到,文化站提供门面、住房,开办门市部,自筹资金,免交提留,以小卖部盈利(每年800元的提留)贴补业余诗人学会及刊物的开销。后完善运行机制,熊便偕夫人承包了门市部,我们也时不时到店购货抬庄,因熊诚信经营,业余诗人才有了经济支撑,才得以维持下去并发展壮大。
   这里有必要提及的是袁丁、王琳、夏雨(剑竹)、曾维杰、严华斌等的帮衬,其中夏雨湖北大学在读,寒暑假呆在学会。这几位文学楞头小青年长时间甚至几年围绕在熊衍东周围读诗谈诗习诗,拜师学艺,看稿回信,处理会务,其精神和毅力可圈可点。
   1985年9月8日,这是一个值得庆贺和纪念的日子,在拖市区委的大力支持下,在拖市文化站的鼎力支助下,《业余诗人》创刊号改稿会如期顺利举行了!参加本次改稿会的有我、吴晓珍、彭秉玉、文清、熊衍东、郑文榜、田祎、谷乔,历时两天,食宿酒店宾馆,由文化站提供。每期一次改稿会,定期举行笔会,多次举办大型诗歌朗诵会。尔后几期改稿会,分别在拖市文化站、蒋湖棉纺厂、岳口棉纺厂、仙桃九合垸农场等地召开。改稿会我、吴晓珍、熊衍东、文清、彭秉玉每期必到,外地分别有荆门郑文榜(第一期拖市改稿会)、仙桃颜昌桂、颜芳父子(蒋湖改稿会)、宜昌南野、江汉油田唐跃生(岳口改稿会)等,平日,慕名前来学会拜会做客的有鄂青子(冯举高)、重庆大学的卢红、湖北大学的夏雨、潜江的梁文涛、游圣萍、彭家洪、贺华中、郭红云及武汉江汉、汉南区文学社团负责人等。各地文友、文学社团纷纷加入业余诗人,部分省市(县)成立了业余诗人分会,推选并任命各分会负责人,推举了一批实力诗人。武大的马竹,华师的鄢元平、李尔葳、周雁翎,华工的熊红,北大的徐风,中国人民大学七色虹诗社的于水(《七色虹》),南开大学的朱国圣,重庆大学的卢红,广州第一武汉儿童羊羔疯医院那家最好军医大学的谢克春、刘代焰,山东的卜一(江雪),福建的蔡芳本、万代辉(《福建青少年报》),江苏南京的周俊,江苏南通的陈白子、曹剑(《三角洲》),江苏如皋的郝建荣,陕西的李红林,吉林永吉的金相喜,四川万县的张来君、万瑰,湖北武汉的谷未黄、张隽、何蔚,黄陂的蔡国栋(《热风》),汉阳的胡泊(《乡土文学》),荆门的张祥铎(《荆门报》)、韩少君、荆门炼油厂齐超,宜昌的南野、鄂青子(冯举高)、彭炀(《宜昌报》),应城的熊明修,仙桃的刘诗伟(《仙桃报》)、梁和平、彭万鹏、王永华,洪湖的郑学章,十堰的鲍勋,等等。来函来稿支持业余诗人,除文前为业余诗人题辞的著名诗人、编辑外,还有《人民日报》文体部及大地文艺副刊的朱碧森、卢祖品、徐怀谦、朴康平,《诗刊》的刘湛秋、朱先树、唐晓渡、王家新,《散文》的石瑛、《中国旅游报》文艺副刊的刘江、北京解放军艺术学院的刘毅然,四川《星星诗刊》的白航、徐康、张先痴、黄稼(沙无藓)、黑龙江乡土诗人学会的高奇、郑鹏飞(《嫩芽》)、《长江文艺》的欣秋、刘益善,《湖北日报》的张家厚、张宿宗、郭良元、陈柏健、熊唤军,湖北武汉《少年文学报》两任主编戴绍泰、江全章,作家管用和、诗评家程光炜、赵国泰,罗时汉(《武钢文艺》)、舟恒划(《湖北青年》)、马竹、鄢元平(《九头鸟》),荆州饶正洲、钱家璜、邹平、朱瑜(《荆州日报》),沙市文联《春华》高柳,荆门的董当年、田经易(《荆门报》)、郑文榜(《诗门》),洪湖文化馆张法德(《四月潮》),京山的胡鸿、曾静平(《耕耘者》),江汉油田的杨柳、贾孔平(《江汉石油报》),潜江文化馆的黄明山,钟祥的黄旭升、兰台诗社《兰台》张莹,恩施《恩施保险报》王晨跃,通城《书窗》李继之以及我市的曾滕芳、华姿、钟星等。

共 9106 字 2 页 首页12
哈尔滨哪里治疗效果好/article/showread">转到洛阳的羊癫疯医院哪家好nput size="3" name="pn" value="2" />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