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流年』葬礼后的眼泪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0:04:47
世界上有许多事情真的很奇妙——如青云的婚姻。
   世界上有许多事情真的很无奈——知道了却晚了。
   1、奔丧
   这年,春节临近,数九隆冬,青云却收到一份电报,电报上说岳父辛宇病故。
   也就在上个月,妻辛英的娘家来电报说父亲病重。收到电报后,辛英赶回娘家,回去后又续请了一个月的假,日夜守在病床前伺候。看看父亲的病没有多大危险了,辛英续的假期也到了,就辞别老父老母返回工作单位了。可能由于过南京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在哪里?于辛劳,回唐山后就发起高烧了,这两天正在医院挂吊针。没想到回来才三天,就传来了父亲病故的噩耗。
   青云只得代表妻只身千里前去奔丧,以尽半子之义。
   寒冬披着灰色的斗篷肆无忌惮地施展着淫威,蹂躏原野,肆虐山川,凝固了大自然生命的涌动和流淌,空气中飘渺的都是静止休眠的音律。西伯利亚凛冽的朔风扇动着巨大的翅膀裹携着无数钢针向人的脸上刺来,呼吸一下都倒噎气,干枯的树杈在风中痛苦地摇摆着身子,不时发出撕心裂肺的折断声。薄簿的阳光经过冰雪的强势拥抱,好像被摄取了浑身的真精元气,变得羞怯娇弱,惨淡得气喘嘘嘘,像一披轻薄飘渺的纱巾飘浮在大地上空。
   飞驰的火车似一把神奇的长剑斩断了铁路两边的树木,它们纷纷向后倒去,机车轰鸣,山川原野在颤抖,大地在旋转。
   经过将近一昼夜的火车,青云赶上了岳父的追悼会。
   献了花圈,听了悼词,瞻仰了遣容,送灵到火葬场。
   当尸体送入化尸炉时,电子炮震耳欲聋。这声音是隆重地宣告一种存在形式的结束,另一种存在形式的开始。生命进入了一种伟大的、原始的、永恒的虚无之中。
   一堂炉火,袅袅青烟。
   岳父化为一缕青烟,青烟里有他的眼睛。
   青烟弱弱地升上了空蒙的云端,那青烟盘旋低回,从容不迫,悠闲自在,表现出了一种大智大觉的淡定自然、平静祥和、空灵虚无。那缕青烟好似俯视着送行的亲朋友好,似乎又在留恋地回望着热土故乡。
   那青烟的最高处渐渐稀簿,似乎停住了脚步,被一片白云包围融合,最后,无可奈何地飘散在了无边无际的苍穹里。这时,那一缕青烟与宇宙、山川融为一体,再分不出彼此了。
   一方小小的骨灰盒,将岳父一生的恩怨情仇、悲欢离合都装了进去,把一生的痴情、追求、打击、失望、泪水、欢笑、承诺和责任也都装了进去。
   “人生苦短!人生如梦!多少无奈?多少悲凉?”。
   青云的内心涌动着哀伤,却始终没有流下眼泪。
   青云在追悼会上又一次受到了对生命本质的拷问:生命是什么?生命的本质是什么?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生命是短暂的,大家都是匆匆过客,只有死亡才是永恒的。
   “人生有命,别想着和老天讲道理!”
  
   2、一本党史
   办完了丧事,岳母坐在蜂窝炉前烤着冻得僵硬的手神情幽幽地说:“青云,既然回来了,你该回你老家看看的。”老人的心很细密。
   “也是,不过,老家也没啥知厚的人了!”青云拉了拉围巾缩着脖子淡淡地说。那意思是不想折腾,也是,大冬天的,今年的冬天冷得出了邪。
   “你几年难得回来一次,老家不是还有你父亲的坟墓吗?你父亲就你一个儿子,你不去上上坟添添土,人家会笑话的。况且,离咱家也没多远!”也许是岳父的去世,使岳母多了一层对逝者的礼敬。
   第二天一早青云便乘车回了老家。
   青云回去后,当天就去迎凤岗烈士陵园为父亲青学文上坟。青松翠柏上挂着皑皑白雪,凛冽的北风卷着黄叶白草,灰蒙蒙的天空好像悲愤地要哭一样。
   青云的父亲青学文是舞阳县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为国捐躯的著名烈士,解放后移葬城东南迎凤岗烈士陵园。
   过去,每逢清明节县城各机关和城关各学校为烈士扫墓,都要介绍青云父亲青学文的革命事迹,成为激励后人革命意志的榜样。
   青云上学时,每年的清明节都随着学校师生到烈士陵园献花圈,接受革命教育。有一年,舞阳高中还专门为纪念青学文烈士出成人癫痫病能不能根治呢了一期特刊,张贴在舞阳城十字街的一面墙上。那期特刊的刊头写着:向革命烈士青学文学习致敬。其中有一篇文章题目是:《气壮山河》。在那篇文章里介绍,1948年8月,青学文安照上级指示到殷庄进行革命活动,不意被国民党反动派的头子师长尚振华的部队包围。当时,国民党反动军官将全村男女老少几百口人集中到打麦场上,四周架着机关枪,尚匪军官威胁群众,若不把共产党的干部交出来就要把全村人全部杀掉。群众没有人指认谁是共产党的干部,丧心病狂的尚匪军官就要命令部队开枪,四面拉枪栓的声音响成一片。在这样千钧一发的关头,青学文自己凛然站了出来,大声说,我就是你们要抓的共产党干部,你们不要伤害群众。就这样,青学文落入了虎口。副师长关震亚对尚振华说,这个青学文是个人才,如果能投降过来是大有用处的。尚振华说,像青学文这种共产党是绝对不会投降的,你就别费那个心了。关震亚又建议对青学文用刑,尚振华摇摇头说,用刑,对软骨头可以,对这种人没用!
   就这样青云的父亲青学文在建国前被国民党反动派残忍地杀害了。
   青云懂事后很佩服父亲的英雄行为。
   随着年龄的成长,青云内心里滋长了一种强烈的愿望:想尽多地知道一些关于父亲的革命事迹。
   可是,青云能从亲人和亲戚那里听到的都是父亲的生活情况,至于父亲从事革命斗争的经历亲人们却很少知道。
   青云每有机会见到爷爷奶奶、叔伯婶子和老家村上的人时,总爱向他们询问有关自己父亲的情况。亲人和乡亲们讲的都是父亲如何自幼聪敏,好学向善,热爱劳动,待人和气,尊老爱幼,惜弱怜贫的故事。
   只是有一次见到舅舅,舅舅告诉青云,你父亲是舞阳建立党组织时最早的党员之一,在舞阳开元中学上学时就是中共党员了,曾担舞阳沙北地区的党小组长。最高的学历是汲县高师。最初父亲从事革命工作是以教师身份作为掩护的,后来,因组织上指派他前往敌营策反敌师长尚振华部下一个团长反正而暴露身份才离开家乡,由组织安排去了部队。
   青云在父亲陵墓前焚了纸钱添了沙土之后,就到陵园管理处还回铁锹。
   在和陵园管理处负责人谈话中,青云得知舞阳县委党史研究室新近出了一本中共舞阳县党史,里面有许多地方提及革命烈士青学文的事迹。
   这个消息对于青云来说真是喜从天来,要了解父亲的革命斗争历史是青云多少年来梦寐以求的事。
   青云即刻跑到县委党史研究室找到那里的负责人说明身份和来意,那里的负责人当得知来人即青学文烈士后代时,即刻从资料室里取了本中共舞阳党史赠给了青云。
   青云手捧着这本红色封面上印着镰刀斧头的书,心中无限喜悦,激动得手都发抖了。
   他如获至宝,有了这本书,自己多年追踪自己父亲的足迹的梦想就要得以实现,他觉得这本书里有父亲要给他说的许多话,他觉得有了这本书,远去的父亲又似乎来到了他的身边。
   “这可不是一本寻常的书呀,这红色的书中有父亲的鲜血!”青云小心地将书揣在大衣里面的袋子里,准备回去后郑重其地详细阅读。
   3、追思
   为了减少岳母在家里睹物思人的悲痛,青云准备把岳母接到唐山住一段时间,换一下环境也好改变一下心情。
   吃过晚饭,青云和岳母一家人围着火炉闲说话。
   灯光昏黄暗淡,好像是浸透了挥之不去的哀伤。
   炉火很旺,在有气无力的灯光下照得人脸呈现着橘红色,尽管人心是忧忧的冷,但屋子里却有种春天般的暖意。
   炉火里似乎燃烧的是岳母对岳父的怀念与回忆,一种一生一世都无法忘记的追思。
   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地走看,似惋惜那无法留住的时光。
  哈尔滨看癫痫专业医院是哪家 不知不觉岳母又说到岳父的事。
   “老辛呀,他那个病,还是起根于心病呀!”岳母感伤地说。
   青云和妻妹辛华坐在老人身边都默默地静听着,这个时候最恰当的态度也就是静听。
   “自从陈继尧死后,他心里好像塌了气一样,常常一个人喝酒,一边喝还一边哭,哭得泪流满面,趴在桌子上呜呜地哭!陈司令的突然去世揭住他的心了,以后不久他的病也就出来了!”岳母说着不觉又掉下眼泪,辛华忙掏出面巾纸为母拭泪。
   “叶舞支队还有个政委叫汪泽民,这次你岳父病故汪泽民还从北京发来了唁电。”岳母看了青云一眼,继续慢字细语。
   叶舞支队,叶舞支队……
   岳母在悲伤中不断地提到叶舞支队。
   在青云和岳父有限的几次接触中,却也知道岳母说的陈继尧这个人。
   岳父生前讲过,陈继尧是叶舞支队的司令员。岳父和陈司令之间私交很好,解放后两人过从甚密,感情笃深。
   老首长的突然去世对岳父精神上打击很大。战争年代的人那关系是生死之交,这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所特有的感情,现代人可能很不理解了。
   青云也知道汪泽民这个人,汪泽民曾是叶舞支队的政委。青云在北京学习时,岳父曾写过一封信让青云去看望汪泽民,但是没有见到。
   青云除了知道叶舞支队是共产党的队伍、活跃在叶县和舞阳一带,陈继尧是司令员、汪泽民是政委外,其他的事就不知道了。
   青云在外地工作,回老家探亲的次数是有限的。回家探亲时还要回舞阳老家,每次在岳父岳母家停留的时间也是有限的,所以和岳父的接触和交谈都很肤浅。
   另外,还有一层原因,就是青云觉得岳父辛宇曾被打过右派,虽然摘帽较早,可是党籍是没了,只是煤联站招待所的一般干部。
   有一次,岳父辛宇从箱子里拿出了一个已经磨损破旧的党证,眼泪汪汪地说:“我是44年的老党员了,现在什么也不是了!”面对岳父欲哭无泪的伤感,青云却没有说话,不知道怎么说才好。那年代能说什么呢?
   在青云与岳父有限的几次接触中,青云还了解了岳父辛宇是叶县邮亭人,家庭成份是地主,本人学生出身,曾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57年被划为右派,受开除党籍处分,后虽摘帽而降为一般干部使用。工资长期都很低,生活过得很窘迫,经常是破衣烂衫。
   青云见过岳父写的字,那笔字写得的确很好,青云觉得自己是望尘莫及的。
   有一年青云探亲去许昌,亲见岳父喝了几杯酒,来了雅兴,不知道从哪里找了几张廉价的黄表纸,画了几幅岁寒三友之类的水墨画,不懂丹青的青云觉得岳父挥洒的手法倒也利落。
   4、读史
   买好了车票,青云带着岳母和妻妹辛华来到了唐山家里。
   岳母和辛英见面,自然是一番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顿失亲人的悲痛使人愈感亲情的珍贵。
   岳母和辛华住下后,她们娘三在一起絮絮叨叨打开了话匣子,好像总有说不完的话,青云陪了一阵子,总也插不上多少话,就满腹心事迫不及待地躲进了储藏室。
   这储藏室实际被青云当作了自己的书房了。
   青云住的房子也不大,两室一厅,有个南阳台,没有北阳台,但却在厨房旁边有个小小的储藏室,估计是设计者为住户设计的放米放面的地方,可能是为了冬季能借助室外的低温便于保存食物,那储藏室向北设计了一扇窗户。
   青云就把这不到三平米的储藏室当成了自己的书房,并把书房戏称为“一统江山书屋”。
   为了不要太亏待自己,青云还是很精心地对这个储藏室进行了装修,窗子上加了双层玻璃,天花板和四面墙都贴了色彩雅致的壁纸,地上还铺了大红色的地毯,那地毯虽然廉价却也衬托得小空间很精致,连进入的门上也加了隔音海棉。
   青云有空就躲在这里看书、写字。
   有时夜深人静,打开窗子,可以仰望那神秘莫测的苍穹,聆听窗外树叶的细语和秋虫的吟唱,在这里可以让自己的思维遨游于九天五洋。
   现在,青云来到书房正襟危坐,一脸凝重地阅读那本中共舞阳党史。
   书中有多处都记着父亲青学文的革命活动。
   看着看着,“叶舞支队”四个字像闪电一样映入青云眼帘。
   青云马上扶扶西安有癫痫医院眼镜往下看,书上写着叶舞支队是新四军5师的一支部队,人员大部是叶县舞阳的地方干部,司令员是陈继尧,政委是汪泽民。青学文由于劝说绥靖师一个团长反正暴露身份后,由组织安排参加了叶舞支队的工作,数次出色地完成侦察和组织宣传群众的工作。文章后面还有编篡者记述采访汪泽民关于青学文的情况。
   “原来我父亲青学文也是叶舞支队的!他和岳父辛宇都是叶舞支队的!原来他们曾是一个战壕里同生死共患难的战友!”这个发现像惊雷像彩虹一样震颤了青云的心灵。
   青云拿起那本书三步两步冲到客厅里,正在客厅里说活的岳母和辛英、辛华看见青云那样子都怔住了,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一个个两眼直视着青云,紧张得张着嘴。
   “岳父和我父亲都是叶舞支队的!他俩是战友!这本书上写得清清楚楚!”青云举着书大声说。
   “啊!”她们娘仨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叫,她们没有接过青云举着的书,但她们绝对相信青云说的话,因为这是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共 703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