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荷塘】师生有缘(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18:22

7月15日早上,隔壁办公室的双选走进来,笑眯眯地对我说:“你学生要请你吃饭,准备好,看把你别喝大了。”“到底是谁啊?你从哪儿听到的?”我很疑惑地睁大了眼睛。回想自己自从八八年师范毕业后,就在家门口呆了十四年,小学教书两年,进修两年,初中教了十年,后调进县城,永远离开了教育行道。应该说,一茬接一茬的,带了不少学生。会是谁呢?双选好像故意给我卖关子,没有说。

下午,上班不久,妻子的表妹海燕打来电话,说他同学景参军、李香兰从外边回来了,想约我吃饭,看我是否有时间。我满口答应。下午下班后,他们就在单位门口等着。一上车,他们就和我热热火火打了招呼,嘻嘻哈哈地聊起来,我只是糊里糊涂地应答着。原谅我实在眼拙,反应也特别迟钝,始终没有认出邻座和后排的两位女子。我有点不好意思,就问海燕来。这才知道,后座上的女子是香兰,邻座上的女子是玉萍。香兰大概看出了我的羞愧和窘相吧,都二十多年没见了呢,也难怪。

是啊,二十多年!人生有几个二十多年?在二十多年里,不知道要发生多少事情,二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足可以让一个人的面貌变得苍老,让一个人的心灵变得沧桑,譬如我。跟着,我的记忆就一下子回到了从前。

“用心做人,用情干事。”这一直是我多年做人做事的原则。

一九九二年秋季,我电大培训毕业,从家门口的小学调到了初中。他们是我分配到中学后带的第一级学生,我带着语文课,也当着一个班的班主任。记得那时候,我二十四岁,已经订婚,还没有结婚。精力旺盛,工作热情非常高。为了培养他们学习语文的兴趣,我总是鼓励他们多读课外书,坚持写日记,每周写一篇周记,每两周写一篇作文。原因是,我上学的时候,从初一就开始写日记,写到初中毕业,写到师范毕业,走上工作岗位后还一直坚持了多年。所以,那时我经常在课堂上向他们阅读我的日记。对他们写的周记和作文,我每一篇都坚持精批细改,有眉批,有段批,有总批,常常批改到深夜十二点。如果发现闪光的句子和活色生香的段落,就用红笔打上圆圈,旁边写上热情洋溢的鼓励。随后,我会细心挑选出写得好的,拿到两个班上去讲评。如此以来,学生的阅读写作兴趣就被调动起来,作文和周记发下去后,他们抢着看我给他们写了什么。那三年里,我带的语文课在全县的统考单科评比中,分别获得第四名、第二名和第一名。可以骄傲地说,这是我一生中最为自豪的事情。

对于这一级学生,我的印象是很深很深的。

在我的记忆中,香兰是渠子梁上的五龙头村人,父亲在乡上工作,她是转学来的,吃住都在父亲那儿。她性格内向,沉默寡言,很腼腆,很懂事,甚至有时候有点忸怩、有点羞涩的一个姑娘。但她起早贪黑,学习刻苦,非常用功。早晚来回路上,紧紧张张,腋下都夹着书本。我都担心长此以往,她那消薄的身体能否撑持得住。那时,他父亲每次碰上我,就打听她的学习情况。后来,到了初中二年级,她父亲调回去了,她也跟着转走了。

玉萍呢,是山沟沟里的孟坪村人。初一第一学期刚开学,父亲领着她到我的办公室报到注册。她父亲说,他和我父母都是甘肃武都人,都是小时候逃荒下来的。过去,我家在山里的时候,他们还是不远的邻家,似乎很熟悉,儿时还在一块玩过。玉萍,念书也不错,很听话,写得一手很干净很清秀的字。作业总是做得整整齐齐,一目了然。初三毕业前夕,有一天我去上课,她和另外一名女同学,好像为一张小纸条,在讲台下红脖子涨脸,拉来扯去,跟斗鸡似的。问怎么回事,她俩没人说,只是相互间一个瞪着一个。我让回到座位上去,她们不听。我大声呵斥着,把她俩赶出了教室。未几,我担心她俩在外边厮打起来,又把她们叫进来,让回到座位上去了。下课后,我喊她俩到办公室,问来问去,还是没有人说话。无奈,就讲了些道理,劝说了一阵,让她们走了。

参军脑子灵活,人非常聪明,也很机灵,是我比较喜欢的学生。上课认真听讲的时候,举手回答问题很积极。但有时却很捣蛋,蔫怪蔫怪的,用方言说,简直就是蔫驴踢死人。早读的时候,常常有他的女同桌找我断官司,要么说他把书拿走了,要么说他给人身上吐唾沫。我曾经气急了,批评过他,也动手扇打过他。大约到了初二吧,他不想念书了,我曾把他叫到办公室,苦口婆心劝过好几回,因为他人很聪明,能念书,我很为他辍学感到惋惜。没有办法,他还是早早地走上了社会。2002年,我调进县城,转行干起了行政工作。有一年,县上在广场举办槐花节的庆典仪式,参军他们开着礼炮车来了,他领着十几个大红大紫的礼仪小姐,在台上台下忙碌着。此后十几年里,我们还在县城街道里不期然碰到过三回。接着,就不断听人说起他,经过几年艰难打拼,事业风生水起,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经常天南海北,潇洒风光地来,逍遥自在地去。直让许多人羡慕不已,让我欣慰不已。其实,天下的老师和所有的父母,心理预期往往是一样的,每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成龙成凤,将来有大出息;每个老师也希望自己的学生,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能出人头地,能轰轰烈烈干一番大事业。事实证明,只要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参军绝对是好样的!他给自己的父母争了光!也为自己争了气!有时,我也在想,人生的道路各不相同。当时多亏没有把他留在学校里。

看来,社会真是个大熔炉啊!说起他,他淡定自若地说,刚步入社会时,走到一些人跟前,他们看人的那表情,总好像要跟他借钱似的。所以,他也遭遇过人的眉高眼低,遭遇过人情冷暖,遭遇过世态炎凉。跌到了,就爬起来。不过,受过伤,才知道疼;历练过,才会成熟。风雨中,那点疼,不算什么;吃些亏,也不算什么。他的潜台词就是说,一个人经历了酸甜苦辣,器量就大了;器量大了,眼界就宽了;眼界宽了,能量就大了。忽然,我就想起了一位外国名人这样说,社会是一所最好的大学。我相信,他的沉稳,他的内敛,他的智慧,他的精明,他的练达,一定是社会这所大学千锤百炼的结果。

一车人,就数我的年龄最大,比我的学生们整整大了一轮,其次是千老师。由于多年不见,他们显得无比快乐,相互开刷,相互戏谑,无拘无束地聊着,肆无忌惮地谝着,简直淘气得像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似乎没有把两位老师放在眼里。那种兴奋,那种嬉闹,那份热情,那份亲切,直让我们觉得自己就像他们的大哥哥,一下子也年轻了许多岁。说真的,我的心里乐淘淘的。

不大一会儿,我们就走进了西寨村的一户农家乐。我的学生永军、西芹、西锋、小刚也来了,加上千老师、我、参军、海燕、香兰、玉萍,刚好坐了满满一桌子。这时,一直很活泼很开朗的香兰说,她曾在姐夫双选那儿,看到了我前年出的书。大家就问起了我的创作情况,我说又写了十几万字的散文,现正寻找赞助。参军当场慷慨地说,他想办法解决,立即打了电话。他还说,他是信佛的人,帮一个人实现梦想,是他正想做的一件事情。当时,气氛一下子热闹起来。大家对参军刮目相看,为我的赞助有了着落高兴。说句老实话,我非常感动。但我又后悔自己的莽撞了。不久,菜上来了,酒打开了,学生们围着千老师和我,左一个恩师,右一个恩师,不停地敬酒,不停地碰酒。不知自己不胜酒力,还是他们的热情和诚意,膨胀了我的虚荣心,我忽然就有些忘乎所以,有些飘飘然,有些按捺不住自己。我竟然趁着酒酣耳热,当场说出了他们几个人学生时代的“劣迹”,惹得大家哄堂大笑。但是,我的学生们都很坦然,很大度地原谅了我。因为他们知道,我老实、正直、坦诚、善良,是一个没有坏心眼的人。当然,他们也说到了我那时一些有趣的往事,譬如海燕说到了我的后脑勺上,头发总是奓得老高老高。是的,绝对没错。我本来就是一个不修边幅的人,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些。

人啊人,人难活,人皮难背。这是许多人经常感叹的一句话。算起来,已经稀里糊涂活了大半辈子,今天这情景,才似乎终于使我大彻大悟:社会再千变万化,一个人只要本质永远好着,其他任何大事情都是小事情。

人生苦短,相遇是缘,能乐就尽兴乐吧。既然饭钱轮不到我付,我便琢磨着请大家唱个歌,以表示我的一点心意。于是,便乘着酒兴来到歌厅。到了之后,我才感觉到自己脚步飘飘,醉眼朦胧,真正喝高了。大家兴致很高,唱了一曲又一曲。问我唱什么,我说就点《敢问路在何方》、《好汉歌》吧。其实,我五音不全,根本就不会唱歌。点这两首老歌的原因是,那时每次课前几乎都唱这两首歌。我只是想参与一下,与他们同喜同乐,给大家助助兴而已。

结账的时候,又没抢上。所以,我要说,兄弟们、妹子们,下次机会一定要留给我。

郑州哪里看癫痫比较好?辽宁哪儿治癫痫最好云南癫痫病医院治疗怎么样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看癫痫病较好?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