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最后的祭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9:14:00

1998年6月奶奶走了,转眼就快20年了。我的生日是6月,所以我一直觉得我与奶奶之间有一种一生都扯不断的关系。

奶奶没有上过学,不识字,但奶奶一直喜欢听我念姐姐和爸爸写的信,喜欢听三哥念我写的信,有时三哥念得不清楚,奶奶会很着急,弄得三哥常常抓头挠腮,不知如何是好。奶奶走后每年我总会给奶奶写点文字,从心里念给她听,我相信她会感知到的。梦里常常看到奶奶,像活着的时候一样,穿得整整洁洁的,面目慈祥地与我说话。

记得1997年春节后那天早晨,天未亮,有风,很冷。妈妈、五妹和我离开家,奶奶站在阳台上看着我们离开,伴着嫂子的吵骂。我看不清奶奶的脸,但我知道她眼中一定充满了不舍和泪水。快翻过山头的时候,我依然能感觉到奶奶那充满了无奈的目光。这么多年了过去了,我依然不能忘记那个早晨,不能忘记站在阳台上奶奶无助的身影……

1998年7月,我工作的第二个暑假,我高兴地对妈妈说等开学了我就接奶奶去跟我一起生活,甚至还想像着奶奶与我一起生活的幸福片断,但妈妈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说“你奶奶走了。”我问:“去哪里了?是不是去大姑家了?”妈妈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姐姐哭着说:“奶奶已经死了。”我一下懵了,没有反应过来。又问:“什么时候的事?”妈妈说:“上个月。”我竭斯底里地喊道:“为什么不告诉我?”然后大哭……

记得我小时候奶奶经常带我回她的娘家去看望她的母亲。奶奶的命运和那个年代中国大多数农村女性一样,虽然不能上学,但必须要懂得三从四德,学会绣花、做针线、做家务等等,还必须裹脚。成年后的奶奶按“父母之命,媒说之言”的规矩嫁给了一个从未谋面的男子。奶奶说在没有嫁之前连那个男子是瞎子跛子都不知道的,但自己没有选择的权利,必须嫁。好在奶奶嫁的那个男子也就是我的爷爷既不是瞎子也不是跛子,只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

没有听过奶奶讲她与她的婆婆之间的事,只是奶奶身体一直不是很好的。后来生育了爸爸兄妹四个,两男两女也算是挺幸福的事。只是在那个饥荒的年代,多数人是不幸的。我的爷爷在我爸爸十几岁、在我的小姑两岁左右就饿死了,留下孤儿寡母在这世上艰难度日。一个没有了男人的家庭注定要被欺负的,再加上奶奶体弱多病,而爸爸还在上学,自然成为被整的对象。村里有个五保户的积极分子的妇人对奶奶是左不顺眼右不顺眼,百般刁难奶奶,不得已学习成绩很好的爸爸只好退学回家务农,与奶奶一起支撑着那个贫困的家。

好不容易熬到儿女都长大成家了,奶奶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奶奶与两个儿子分开单过,平时帮着两家做点家务杂活,两家每年称粮给钱,闲的时候还可以走走亲戚,去两个女儿家住段时间,日子也算过得不错,但我爸爸却偏偏不是一个安分的主,文革被整,后来改革开放了,爸爸不愿意安心务农,便开始跑江湖做生意,一心只想着要挣大钱,把我们和家里所有的农活都甩给了妈妈。那时候爸爸挣了点钱,所以奶奶的日子也不算太难,只是奶奶看到妈妈辛苦我们又小,总想多帮我们家做点活,惹得二婶很不高兴。

1985年最小的堂弟出生,因为是超生,只能去老姑家躲着,奶奶跟着去照顾。堂弟三岁左右带回家,奶奶也回家了,只是她再也不能自己开伙了,她失去了她的灶台。奶奶真正悲惨的晚年生活才开始,在此后长达十多年的日子里,奶奶过着寄人篱下看人脸色的日子。二爸说因为奶奶带了堂弟有功,他们家养奶奶,但没有多久二婶便不高兴了,于是经过商量改成奶奶每月在我们家和二爸家轮流吃住,不用自己开伙,奶奶的灶台后来也被拆了。那时候爸爸长年不在家,妈妈一个人干农活,脾气有时比较急,要跟奶奶红脸,但过去后总会主动跟奶奶说话,而奶奶是理解妈妈的辛苦的,并没有过多地责怪妈妈。但不知为什么二婶看奶奶越来越不顺眼,给各种脸色,吃饭的时候摔筷子扔碗,吼二爸是常有的事,奶奶很难过。奶奶心疼妈妈和我们,总想着给我们家多做点家务,给我们煮饭,二婶更加不高兴了。后来的日子二婶没有跟奶奶同一桌吃过饭,只要奶奶上桌她就走开,二爸只能敢怒不敢言。记得奶奶一听到小堂弟哭便紧张得不行的眼神,记得奶奶看到二婶时那种小心害怕的眼神。人说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可是熬成婆的奶奶依然如小脚媳妇般小心谨慎地活着。

自古婆媳、妯娌是很难亲如母女、姐妹的。奶奶、妈妈与二婶之间亦然,总是各种矛盾各种争吵不断。记忆中妈妈与二婶一直不怎么合得来的,彼此都看对方不舒服,而奶奶最怕的就是她的两个儿媳妇争吵,可是在农村虽然没有在一个锅里吃饭,但争吵是怎么也免不了的。奶奶总是两头劝两头受气。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爸爸买了部电视机回家,在村里是第一台,每到晚上村里人都会来家看电视。二婶也是喜欢看电视的,但她不会来我家看,即使我们去叫她,她也不会去我家。奶奶便让我们把电视搬到院子里,还有意对着二婶家的门,那样二婶站在她家门口就可以看了。每次看到二婶站在门口看电视,奶奶总会松口气很开心。妈妈是不怎么看电视的,也不管我们怎样把电视搬来搬去。

妈妈说奶奶走之前说想吃一碗荷包蛋,于是妈妈去给她煮荷包蛋。当妈妈煮好荷包蛋给奶奶端到床前时,奶奶靠在床头躺着,像睡着了,妈妈喊她却没有应。妈妈摸了摸奶奶,身体还是温热的,只是没有了呼吸……

那时候一直想等自己长大挣钱了,一定要让奶奶幸福地生活,给她买她喜欢吃的棉花糖、猪蹄子,给她买任何她喜欢吃的东西,可是奶奶却没能等到我有能力孝敬她的那一天……

20年,一段漫长又遥远的时光,可总觉得奶奶还没有离开多久;20年,爸爸也离开这个世界三年多了,可总觉得时光不长;20年,妈妈的头上也有了白发,也是老年人了;20年,我已经步入四十的门槛了;20年,我们这些孩子都长大了,都有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可是再也看不到奶奶了,也享受不到温暖的幸福的生活了。

人说“逝者已去,生者如斯”,可是20年过去了有的梗却依然在我的心里无法释怀。20年过去了,老屋还有半间屋子在勉强地立着。每次回家我总要去老屋看看,找寻奶奶曾经坐过的地方,总能感觉到奶奶安静地、慈祥地看着我,总能感觉到她曾经轻轻的叮嘱……

如果真的有来世,希望来世还能见到奶奶,让我好好尽孝;如果真的有天堂,希望奶奶在天堂健康快乐,不再有疾病,不再有苦难!

哈尔滨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奥卡西平治疗癫痫的时候有什么副作用哈尔滨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