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柳岸】吴山之恋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43:06
一冬无雪,今日竟然下雪了,翩翩雪花如柳絮般飘落,很快天地都是白茫茫的,看来今天是个好日子。下午,C如约来到了我家,那几天妻子和孩子正好去了乡下,家中就我一人。他比前几年老了许多,的确,我们都老了,但比以前成熟了。在家里,和以前一样,我打开了一瓶酒,我现在是喝不了酒的,但对于老同学,我还是要喝的。   酒过三巡,刚开始还默默无语的他,也许在酒精的作用下,打开了话匣子,和我聊起了往事,我们越说越兴奋,而酒却喝的不是太多。终于,他停杯了,对我说:“前几天我在你的qq空间里,偶然看到了你写的那篇《淡淡的烛光》,仿佛又让我回到了我们初中时期,我知道你写的是故事,但我感到里面有你,也有我,还有其他人的身影,有些事的确发生过,我相信那是真的,因为我也经历过这样的事,不过没有你写的那样浪漫罢了。”接着他向我讲起了一段我当时隐隐约约听说过的,但不敢确定的事。   他说,你还记的XX吗?(在这里,我称她为B),就是在初中那个和我同桌三年的女同学,我们班很漂亮的,个子挺高,眼睛大大的水汪汪的那个,我们初中三年,很后你考上中专走了,而我和她一起上了高中,你忘了没有?C说的那个女同学B,我是很熟悉的,当年在学校时,我们的关系就很好,现在也常常联系,就在前几天我们俩还在网上聊了好一会过天,她现在在很远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城市工作,也很少回家,但一回家就联系我们同学一起去玩,是一个很活泼开朗的人。C说,你也许知道我和她的一点事情吧,当年班里同学传的沸沸扬扬,说我和她在谈恋爱,这话都传到我们的班主任王老师的耳朵里,不是让你们几个班干部调查了一下。当时,还是你对王老师说我们俩并没有谈恋爱,只是在学习上相互帮助,比别人走的近一点,是普通的同学关系,从那以后所以王老师再也没有过问此事。你也知道,我们当年并不像现在学生那样大胆,男女同学之间除了在课堂上和参加活动时有交往外,其余时间交往很少,我和同桌之间也一样,“三八”线严格执行,也如同陌路人般。不过,大家都说我和B之间关系不一般,是在谈恋爱,我不否认,我和她之间也差点成真了,可以这样说,那就是我的初恋,中学生双方都有了感觉,只能说互有好感,介于爱情和友情之间,而每段情感的“*一次”应该是很刻骨铭心的。说完这句话,C深深叹了一口气,沉默了,好像思绪吧被什么打断了一样,陷入深思。我想,是不是C又想起了二十多年前的往事了。说实话,二十多年前,B在我们班来说不算班花,那也没人敢自称班花,她人不但长的漂亮,学习也特好,而且爱看小说,当年,正是朦胧诗流行的时候,她也爱写几句朦胧诗,我曾戏称她为“林妹妹”,前几天翻东西,在一本笔记本上我还翻出一首她当年写的这样的诗句“清晨,一缕白纱轻轻罩在你头上,那绿树青草上,一滴一滴滚动着你的眼泪,是如此的让人心碎……”其实,不要说C了,我们班很多男生对B都有那一点意思,这里面也包括我。   这时,C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沉思了一会,接着说,其实我们俩的情况你多少知道一点,我不瞒你说,那时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是谈恋爱,只是觉得和她在一起,心情就非常愉悦,如果她请假不来上课的那天,我的心情就非常差,常常无缘无故的发火,现在回想起来,那也许就是谈恋爱的感觉吧。但你知道吗,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和她交往的吗?其实很简单,你还记的我们班当年是很有生气的班级,我们的班主任王老师也爱玩,经常带我们去野外游玩。那年春天,学校组织我们班在周主山植树,两人一组,由于是同桌,我和她刚好一组,当时别提我有多高兴了。而当年的周主山不像现在有那么宽的公路,只有一条羊肠小路,崎岖陡峭,路两边又长满了荆刺,十分难走,不要说拿东西了,就空手上去也很吃力。当时为了在她面前逞能,表现自己是男子汉,就一个人拿着栽树工具、树苗及半桶水,让她什么也不要管。就这样我们上山了,在难走的地方,我也会偷偷的拉她一把。到了山顶,我们载下了树苗。你知道的,当我们把树苗栽好后,王老师又组织我们去那里管护了几次,说是管护,其实是带我们去那里玩,但每次要求我们带上课本,玩够了,就让我们背诵课文,两人一组互相监督,不背会不准下山。而我们两人都背的快,背会后就在一起聊天。就这样我们接触多了,说的话也多了。   C又停了好一会,才接着说你和我一样当年都爱看小说,所以关系才比其他同学更近一点,我们不管谁有什么好书,都会相互交换看。我点了点头,的确,当年我看过的许多小说都是C借给我的。C说,你知道吗,那时候我在星期天很喜欢在什么地方看书吗?是在吴山,吴山离我家不远,当天气晴朗时,我会夹上一本书,一个人来到吴山看书,有时坐在柏树下,有时坐在草坪上,一边晒太阳一边看书,看累了,就站起来,在柏树林里转一阵看看吴阶碑,看看远处的群山,看看我们居住的小城。你知道吗,那时候我的心情是多么的惬意。C说我和B在周主山聊天时,我无意中把我喜欢在吴山上看书的事也告诉了她,当是她没有什么反映,只是笑了一笑,没有说什么。   然而在星期天,我正一个人静静的半躺在吴山草坪上,闭着眼晒太阳时,我听见有一串轻轻的脚步声传来,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停下来。我依然闭着眼,没有理睬,心想如果知趣的话,就该走开,没看见我在这里么,等了许久,没有动静。忽然,一块小石头打在我的背上,有点痛,顿时我生气了,谁这么没有礼貌,真讨厌。我睁开眼睛站起来转过身准备发火。谁知,我身后站的定然是她,我的同学B,只见她斜着头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我,一副调皮的样子。我惊呆了,手足无措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能呆呆的望着她。而她看见我呆呆的看她,脸唰的一红,然后就大方的走到我的旁边,对我说,今天她没有事要干,所以就想来吴山玩玩,也想看看我是不是真的在吴山上看书,看我是不是在骗她。说完就蹲下身坐在我旁边,捡起我刚才放在身边的书,随手翻了起来,接着对我说,看来我没有骗她,还说她一到吴山上,在吴阶碑那里就远远的看见我了,说我还扭头向她看了一眼,以为我看见她了,谁知我又扭过头没有理睬她,有点生气,就走过来想看看我在干什么,谁知看见我闭着眼,以为我不想看见她,想躲她,所以很生气。说这些话时,她脸上带着一丝调皮的神态,让我感到有一丝说不出的感觉,挺舒服的。我连忙给她解释,的确是没有看见她,刚才因为看书有点累了,就活动了一下脖子,眯上眼想歇歇,说实话看见你高兴都来不及,还躲你。她说是真的吗?我说当然是真的。那天,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话特别多,我和B在吴山草坪上谈了好长时间,现在我都忘了我们聊了些什么,反正我们聊的都挺高兴的,都忘了回家的时间,当我们离开吴山时,太阳已经西斜了,而山上也没有几个人了。   C说到这里,他眯上眼,斜斜的靠在沙发上,静静的不说了,好像在回味当时的情景,我也没有去打扰他。过了好一会,他张开了眼睛,望着我说,你看我光说自己了,是不是有点罗嗦。我说没什么,你说的真好,我都想着要是把你换成我那多好。C说,你不是在笑话我吧。我没有说什么,和他碰了一杯酒,我们一饮而尽。   C说,刚才我给你讲了我和B*一次在吴山相遇的情景,现在我继续讲讲我和她以后的事。第二天我刚走进教室时,就看见她也走进来了,她对我嫣然一笑,我们各自坐下,也没有说昨天我们吴山上的事,仿佛忘了我们曾经在吴山上是那样的无忧无虑的聊天。就这样,我和她又回到了以前,和平常一样了,不过我们的课桌上少了一道“三八线”,我们之间的话也比以前稍稍多了一点,但这是别的同学看不出的。从星期一到星期六,每天重复同样的事,上课、下课、上晚自习、放学。到了星期天,中午当我还在吴山老地方看书时,B也来了,这次她也带来了一本书,和上次一样坐在我的旁边,静静的看书。当我们看书看累的时候,我们就歇歇,这时和上次一样聊天,聊我们班的人和事,聊看过的书,聊看过的电影。就这样时间一点一点慢慢流逝,也到了该回家的时候了,我们俩交换了看的书。就这样,除了不好的天气和特殊原因外,每个星期天我们俩几乎都在吴山上看书,聊天。当然,我们不光是坐在那里看书聊天,有时我们还会在苍翠的古柏间散步;依靠在吴阶碑上,当年吴阶碑亭四周还没有铁栏栅,我们会拂摸碑上的文字,细细的读上面的碑文谈古论今,其实,大多数字我们是不认识的;有时我俩会登上残破的古城墙,站在很高处眺望遥远的青泥岭,如果天气特别好的时候,黑黝黝的青泥岭就会清晰的呈现在我们面前;有时,我们会闭上眼,享受着徐徐微风,暖洋洋的阳光洒满全身,而耳边不时传来“嘘嘘”的声音,是那样的悦耳,睁开眼看去,在那一片蔚蓝的天空中,常常翱翔着一群群白鸽子,并洒落下一阵阵韵味悠扬的鸽笛声来;而我们很喜欢的还是秋季,看着枯黄的树叶在秋风中翩翩落下,一片一片铺满台阶,轻轻的踩上去“咯吱、咯吱”,小草也枯了,坐在上面软绵绵的,而天是那样的蓝,云是那样的白;粉的、黄的、紫的野菊花随便开在草丛、树下或者是台阶缝里,嗅着风中花的清香,这时,她会随口吟上几句小诗,这些诗我现在忘的干干净净,而当时的情景回想起来还历历在目。你知道吗,C对我说,我只想时间过得慢一点,让我和B在山上多待一会。说的这里,C微微叹了一口气,顿时停了下来,又陷入了深思。   我也不想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看着C,等待他再开口。我们默默的碰了几杯酒,C开口了,他说就这样,我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星期天,而在学校里,我和B的交往明显亲密起来,经常在一起开心的谈笑。所以让班里的同学和老师认为我俩在谈恋爱,是早恋关系要注意的人物。其实,不是那样的,我觉得,只有她能和我谈得来,我们谈看过的书,读过的诗,有时也谈谈自己今后的打算,说说自己的理想,和她在一起,我觉得心情都特别好。虽然我们这样,但我们的学习也没有受什么影响,我们在学习上相互鼓励,相互帮助。你知道吗,C对我说,当时我俩相约共同考高中,而不像你准备考中专,你当时还问过我为什么不考中专吗,这就是原因之一吧。C说好在我们都如愿以偿了,你走了,我和B上了高中,遗憾的是我们没有分在一个班,但那样没有影响我和她的关系,我们还在星期天相邀去吴山看书,玩耍。吴山还是那样的寂静,在城墙上、古柏下、碑亭边、草坪上都留下了我和她的足迹。你知道吗,当时我以深深的迷恋上她了,可以说是一种相思吧,单相思,和她在一起我就觉得开心,如果星期天在吴山上没有看见她,那整整一个星期我都觉得心情烦操,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样的,反正我就那样了。C说,我俩在山上开心的看书聊天,谈谈各自班级的事情,也常常谈起我们初中是的种种趣事,谈起我们共同的同学。当时,我们还经常念叨你,说你和我们一起上高中该多好。有时,我也把你写的信拿给她看,你和XX的事,她也知道,是我告诉她的。C说到这里,笑了一下,对我说,你不怪我吧?我轻轻的打了C一拳,对他说怪不得前几天我们同学聚会时,有人拿我和XX开玩笑,说我偷偷的喜欢XX,在学校里害单相思,原来是你搞的鬼。C听了,嘻嘻的笑了起来,说XX没来聚会吗。我说来了,我们俩还一本正经的说这是真事,惹得同学们哈哈大笑。   四川那家癫痫病医院*郑州癫痫病的治疗原则西藏有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吗武汉哪儿治羊羔疯效果好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