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耍花腔组诗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09-18 01:09:55

  
   泥土红了烽火象一罐被打破的岩浆
   浸遍山川的每一条皱纹
   谷底的草丛深藏着无功而返的风
   压抑着的嘶喊
   象折断的剑
   冲不破低垂的天
  
   阳光的手是一把沙子
   栖上草屋的门环
   天上地下谁的身影在瞒天过海
   攻击的牙齿上
   冷笑的鳞片一闪一闪
   鸣金后一些还没来得及倒下的骨架
   在陌生的岸上被岁月风干
  
   转回身早起的人正在围魏救赵
   长矛穿过铁的袖管
   天色沉入夜色边鼓震动于千里之外
   共敌不如分敌
   一只手牵住另一只手
   两只手就推开了围困的圈
  
   铠甲厚重拼凑起最后的一点体力
   借刀杀人
   比所有的谋杀更需要勇气
   尸架高于山梁时
   一两个将军把酒慨叹
   以逸待劳损刚益柔
   趁火打劫就势取利
  
   明争暗斗的密室
   是最具有想象力的宝地
   一匹白色的马被缰绳勒住
   绝望的石墙被踩成绵花
   声东击西的招数
   诱不来敌寇
   只留一面血染的旌旗
   倒在庙宇的肩头
  
   二
  
   断壁飞沙小小的草地
   象老母亲无法梳拢的头发
   曾经的笑语是死去的花朵
   无中生有的一片水泽
   熄灭了暗渡陈仓的火把
  
   隔岸观火的蚂蚁早已跌落悬崖
   一片云被火烧之后变得腥红
   盾牌的残片象笑里藏刀的坏人
   亲切的展示着最可怕的锋利
   信而安之否
   远处的戏台永远唱着李代桃僵的悲剧
  
   无情的眼睛里流满泪水
   而隆隆的炮正在顺手牵羊
   把夕阳迅速扯进寒沼
   温柔的胡笳
   孤单的独自吹响
  
   三
  
   站在高处的气息
   是不是真的有吞吐一切的霸气
   奋不顾身的狼烟是追人性命的绳索
   相逢的马鞍鞒就是宿命的仇敌
   杀戮首级滚落轻如蚊声
   勇敢的人不听叹息
   只怕打草惊蛇后
   没有人能让家书借尸还魂
   送还一些丢在异乡的疼
  
   藏进枯树的老巢
   假想着调虎离山的救助
   往蹇来返的缝隙中
   雷声隆隆放一次逃脱
   不过是欲擒故纵
   鸟声还未落地
   已随三尺青锋斜插入岭
  
   沉默后的爆发
   只能让一个汽球破碎
   一片片的残片高高低低的飞了
   路过此地的神灵没有看到莲花的根
   不得不收回抛砖引玉的慈悲
   他的袍袖不够宽广
   收拢不了遍野的荒芜
   他说
   摧其坚夺其魁龙战于野其道穷
   且擒贼擒王以此放过另一些生灵
  
   四
  
   大群的鱼跳入锅中
   在死亡的面前做一次绝世的艳舞
   方园的世界
   不需要再推测南北西东
   慢慢游吧
   烈火煎熬总好过于釜底抽薪
  
   只可怜眼睛尚未睡熟
   又看到那混水摸鱼的人
   手如爪撕裂本就破败的外衣
   逃遁的足迹过于惊慌
   金蝉脱壳的阵法已无法摆布成局
  
   存其形完其势友不疑无以分敌
   天地已合将帅收旗
   关门捉贼只是一个小技
   懂得利从近取就懂得攻交远近
   马革裹尸是最后的归宿
   假道伐虢的冲锋中
   有人疯颠地唱着
   困啊困,有言不信
  
   五
  
   两岸对望一江寒水冻成砣
   如何游过把相期的日程提至脚步的前面
   兄弟啊你的手离我并不远
   用一个眼神偷梁换柱
   你我便可相握并肩
  
   指桑骂槐的人多么聪明的人
   警以诱之行险而顺
   阵脚一字排开张弓引箭
   呼啸的云飞的太快
   带不走一滴血
   假痴不癫的遮掩象鳞火点燃荒原
  
   是非宏论皆在一将成败
   上屋抽梯的伙伴且莫回头
   肉身如泥之时
   便是树上开花之日
  
   多少年后
   史陕西治疗羊角疯的医院书还在反客为主
   坐在小桥流水上
   用剔牙的笔书写荣辱
  
   六
  
   纤腰不盈握柳缠长堤
   野火天水市哪里有治疗癫痫医院中残存的一缕春风
   与弯月合营着美人计
  
   星光照上乌鸦的脸
   让黑色的咏叹变得如此动听
   渴饮刀头血的浓情啊
   让相拥的夜晚醉死陀红
  
   一个温暖的怀能否让全部的心安眠
   动莲步启朱唇的人说
   空城计的意义只在于把你的心彻底掏空
  
   疑中疑一寸愁肠割不断战火的延续
   盛着反间计的锦丙戊酸钠治疗癫痫的发作有效吗
   系着白绫三千尺
   尺尺相逼尺尺都是双刃的刀具
   只碎筋骨不断皮
   看自己站在自己的对荆门哪里专治癫痫病
   分身演绎苦肉计
  
   何曾想到那尖尖的葱指也能弹动杀气
   酣梦中的人还枕着无垠的欲
   迎还纳入温香如玉
   九曲征途上一个小憩
   窝着一串串的连环计
  
   最后的终点是西出阳关
   家乡远至看不见
   走为上
   走吧从一个活来到一个死去
   从一个梦魇到另一个梦魇

热点情感文章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