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山水】平桥大道上的峥嵘岁月_4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9:39:59
无破坏:无 阅读:1028发表时间:2017-02-24 00:45:39    一   早起,太阳出来了,我站在平桥大道上想:“岁月轮回,时光飞逝,我将走向人生的另一种风景;我将不再年轻,幸好初心还在,以为每一天都是一个崭新起点。”站累了,我走进发型屋打开电脑上线,瞧着自动跳出来的腾讯新闻报道:“上海新闻发生踩踏事件,死好几十人……”我胡思乱想着,半天也没头来,有点儿难过。   好不容易等来个小眼睛男人,头搞完了,他道:“我没钱咋搞?”我以为他开玩笑,便道:“你没钱,脱一只鞋留下,人可以走了。”他道:“给你脱吧;给你脱吧。”他把脚伸到我面前。我想一个大老爷们,可能是真没钱,不能打死和尚要和尚,便道:“你没钱也可以走人了,有钱再给我送来,相信你。”他不走,坐在那儿摇晃着大铁椅子,嚷道:“我没钱,没钱,就是没钱……”我心疼大铁子椅子,它已经跟我二十多年了,可怕会被小眼睛摇散了架,气得真想把他鞋脱下来扔了,憋着气不再搭理他,走进小过道上网写日记发泄气愤的心情。眼角余光发现小眼睛悄悄地朝小过道走来,鬼鬼祟祟的样子说明他要突袭我。   我已忍他到极限,快速抽出桌子底下的棒子朝他夯去,一直把他撵多远。转回来时,发型屋大铁椅子上安安稳稳地坐着个大刀疤脸,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纳闷地想:“难到坏事都碰巧了么?”刀疤脸朝我微笑道:“给我理个发。”我紧张的心情稍微放松了,瞧着他脸上的刀疤瘌还是可难受,不想瞅他第二眼,心想:“今儿运气坏透了,将才撵走一个祸害又来一个人精,咋搞呢?”正想法子找借口打发他走,他仰起脸望着我,笑道:“没想到你还在这平桥大道上,认得我不?”我以为是来套近乎的嫖客,便摇摇头,不想跟他搭话。他道:“我是你多年前的老顾客,去劳改队喝稀饭了,因为年轻时跟着朋友在这平桥大道上唱卡拉OK喝酒打架,差点儿把小命丢了。现在南方做小本生意,养家糊口。信阳平桥有我老朋友,特意回来看看……”   由然想起九十年代,男性的夹克衫将过时,开始流行西装打领带,很多男子都很喜欢,喜欢戴领带的男子却不会打领带,我在平桥大道上的发型屋里经常帮助来理发刮脸的男顾客打领带,刀疤脸就是其中之一。他个子高,细胳膊细腿,驼腰弓背像个瘦猴,最好模仿林志颖和郭富城,修着后边短前边到鼻梁的长发。每到冬天,刀疤脸都会穿着皱巴得像烂豆叶的大西装,系着花里胡哨的领带,鼻尖上总是挂着抹不尽的清鼻涕。夏天,他好穿着白棉背心,短牛仔裤衩子,脚趾夹的蓝拖鞋,一双像青蛙凸起的大眼睛,右眼用长头发遮住,左眼暴露出来,让人瞧着心里很不得劲儿。之所以记得刀疤脸,是因为我手对假洗精过敏,一年四季皮肤皴得厉害,像干裂的土地,满是一道道细小血口,他最好望我手,说我手粗糙得像老妈子手,还不如老妈子手,简直就是鸡爪子。我恼得朝他翻白眼,撵他滚蛋,他不但不生气,还哈哈大笑。   刀疤脸跟那个大豆子一样,经常悠哉地走在平桥大道上,不是吹着“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窗口”的口哨,就是大声吼着“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的歌儿。刀疤脸也好来我发型屋打摩丝,不同的是他没大豆子出手阔绰,他偶尔会朝桌子上扔五毛钱,五毛钱我也不赔本。那摩丝都是浙江人和温州人在信阳市四一路上开理发工具店制造的假货,有蜜糖和浓郁的花香味儿,招蜜蜂,招苍蝇,招十堰治癫痫病要花多少钱灰,小飞虫落头发上黏住翅膀掸不掉。一天不洗头,满头都是细碎的白皮子,像头皮屑,给人很肮脏的感觉。   保洁公司出产的丽发丝宝,海飞丝,飘柔,潘婷很好,价格也不便宜,我只给愿意付钱的顾客用。有人洗头不给钱;有人洗头讨价还价,就用假洗发精。用假洗发精洗了头皮当时不痒,隔一天头皮就会生出可多头皮屑,痒的很。那人又会上理发店干洗头,越洗头皮越发痒。那些头皮好发痒的顾客还非得叫我给他挠上半个小时,因此,我心忐忑。据我所知有好多发廊都是在信阳市四一路温州理发工具店灌的假洗发精,我去灌假洗发精时经常排队。顾客的头挠着挠着开始掉头发,手上满是白色泡沫和黑头发,我内疚极了,就劝顾客别贪图便宜了,给五块钱,给你用真飘柔和海飞丝,十分钟洗头结束。按头摩再加五块,统共十块钱。   有那吝啬男顾客就会噘道:“就你这挠不得摸不得的货,洗个头还想要十块钱?十块钱最起码得让我挠挠摸摸,你那奶头屁股又不是冬瓜醭,摸下就掉了,长不大了。我有十块钱,不会在你这儿消费。我再添十块钱上人家那发廊找小姐洗,按头摩还可以枕在小姐那大奶头上,想挠挠,想摸摸……”这样的顾客最好滚蛋。时间久了,他又来了,反而还会赞美你,我一直都坚信是人心里都有一片柔软的净地。   我怀疑假洗发精里有盐,不然每回干洗一个头下来手咋会炸开可多小裂缝儿呢?创可贴缠满手指头。每月只要把房租和税务挣回来,我就会停止用假洗发精给讨价还价的顾客洗头。我不搞假,有人搞假,我必须得昧着良心为自己争取生存下去的保障。也有识货的顾客不跑,他们走进发型屋只为剪一个称心如意的发型。我也常对那些跟我讨价还价的顾客道:“你买件好衣裳穿穿还得洗洗,搁衣柜挂几天,我给你修剪个漂亮发型天天顶着出去多好哇!”   刀疤脸在我印象里不好也不坏,在我发型屋干洗过一回头,十块钱,没按头摩他还乐得笑。因为那时信阳有可多人骑自行车,刀疤脸偷了一辆自行车卖了五十块钱,至今也没搞懂他为啥会把偷自行车的事告诉我,我会替他保密恁多年。   没想到时隔恁多年导致女性癫痫病的因素是什么,男式发型流行过大平头,小平头,板寸头,毛刺头,郭德纲的娃儿头,又将返流行林志颖和郭富城当年红火时的发型,三七分,中分,四六分,二八分,大象头时,刀疤脸又出现在我发型屋里。他有事业,当了父亲,吃胖了,还有可多白头发,头上的肉也比从前多了,再修从前那样的发型很不适合,便给他修剪成毛刺。刀疤脸对着镜子照照,朝我笑笑。我想问他那一道大伤疤还疼不疼?晓得有些皮肉上的伤疤不痛了心还会痛,直到他付了理发费,走出发型屋门也没敢问。   人生旅途中擦肩而过很多人都不可能再见,我和刀疤脸在这平桥大道上还有短暂相见,这就是缘,没想到他脸上那道大疤瘌变成了一面镜子,我从这面镜子里瞧着旧时光,瞧着那日的平桥大道;瞧着那日的自己;还有近在身边和好多好多已远走的人,以及早已遗忘的事物。这世间的事物统统都像镜子,能重叠对照,反照复反照。      二   我用酒精棉球擦镜子时,瞧着大豆子出现在镜子里,不敢相信是真的,揉揉眼睛,再瞅瞅镜子里的大豆子,心想:“好巧哇,碰着一个刀疤脸让我想起大豆子,大豆真冒出来了,还有多少碰巧让我能想起平桥大道上的过往呢?今天一定跟大豆子说癫痫病治疗哪个医院最好对不起,请他原谅我年轻时的愚昧无知。”镜子里的大豆子由发型屋门口走过去了,又朝后退一步,再朝前走一下,又退回来了,他一直朝我望着。我便扭头朝他招呼道:“大豆子好,快进来坐会儿吧。”大豆子笑嘻嘻地进来道:“我不好,这二十多年一直病着,药没断过,一直想进你这小发型屋来叫你给我理发,怕你不欢迎,给我理个发吧。”我一边给大豆子理发,一边回想着九十年代的那年夏夜,大豆子头一回来我发型屋打了丽发丝宝摩丝后,微笑道:“给你两块钱别找了,以后叫我大豆子哥哈,黄豆的豆。我头是不会让你个小女子摸,小女子摸我头我会背时的。”原以为只有那些个年纪大的老头封建迷信,不让女人理发摸他头,没想到年轻帅气的大豆子也是如此。   大豆子最喜欢用宝洁公司生产的丽花丝宝摩丝,这个摩丝有点儿淡淡清香,能把头发滋润得黑又亮。有一回,大豆子打了摩丝准备去约会,还向我炫耀他女朋友是中学教师,温柔漂亮,之后间隔好长一段时间不见大豆子。听那些好跟着大豆子去工会院里跳舞的小青年道:“大豆子长的就是个背时相,原来准备国庆节结婚的大喜事砰了。他弄小姐得了性病,又转成艾滋病,还会传染……”我不晓得性病和艾滋病是啥子?只是觉得怪吓人的。   一年后,大豆子瘦得皮包骨,耷拉着脑袋来找我理发。我瞧他脸色蜡黄,无精打采,不敢挨着他,害怕人家说的传染病。我想着年年都得上卫生局体检,听来理发的顾客说过凡是体检出来得传染病的人都没资格办卫生许可证,连理发店都开不成,越想越害怕,急得大声嚷道:“大豆子,听说你得了性病,艾滋病,我不给你理发,你说过你头不让小女子摸?我可不摸你头,摸了你头我会走背时运,赶紧走;赶紧走,可别把你那腌臜病传染我了。”大豆子满脸诧异地望着我,嘴唇动了动,眼里汪满泪水,颤微微地站起来,慢慢地走了。我戴上手套,用抹布把大豆子坐过的椅子擦擦,再用酒精擦一遍,却擦不去大肚子眼含泪水委屈的样子。   自从听平桥大道上的人们传说县医院医生说性病和艾滋病通过患者坐过的凳子都能传染。每回手被剃头刀划破了就可害怕,赶紧把伤口对着自来水管冲着放血,再用酒精棉球擦擦,还是害怕。紧张得屁股上长个大疙瘩就以为是性病,吓得跑去找兰兰。兰兰要我脱掉裤子仔细瞧瞧,笑道:“你这不是性病,也不是艾滋病,是个大火疖子,我给你用皮炎平抹抹揉揉,很快就好了。从前我屁股上也长过这样的火疖子……”我如释重负。   二零零七年的春天,大豆子经常失魂落魄地在平桥大道上走着,从不正眼望我。我早已晓得当年愚昧无知伤害过他,为此,心怀愧疚。二零一零年的冬天,发现大豆子每回打门口路过时都会偷偷地朝我发型屋望。今天,大豆子在我邀请下终于走进发型屋。我道:“大豆子,你和那个温柔漂亮的女教师结婚了不?”大豆子苦笑道:“我和女教师的媒人是她亲姐,住在一个家属院。她姐告诉她我得了重病,她上医院看过我一回,就要和我分手,差点儿让我断气儿。我哥说她先上是看上我的工作和家庭条件了,不然,也不至于人一病,这门亲事就黄了。我哥说的没错,单位领导很重视我,他姐夫和我在一个单位。”   “那时候的黄金比现在便宜,我还发六千多块给她买三金,捡最大的给她买,差一个星期就该结婚典礼,我病了,不是你说的性病,也不是艾滋病,别听那几个货瞎胡造谣。我妈说我住院看病发不少钱,要找她姐把那三金要回来。没叫我妈去。当时想着抱过她,亲过她,还搂着她睡过两夜,都是穿着衣裳睡的,我是真爱她,你相信不?就算再穷也不能再找她把彩礼要回来,怨我自己不争气,不怪她。你知道那时候六千多块钱多重用不?可以买一套房子呀!”听着听着,我心由凉转暖,想写写大豆子的故事,便放慢剪子,追问道:“你这辈子最幸福的那一夜就是跟那个女教师在一起吧?”大豆子摇摇头,腼腆地笑道:“我三十五岁以后身体就好多了,承认一直都在想念她,光想念她解决不了实际问题,你结过婚了,应该懂吧?后来,买电脑了,我上网聊天,招几个外地来相亲的女子,和我聊得比较投机的,一起上街吃饭,买衣裳和首饰都是我掏钱,晚上就滚一起了。在床上,我有时中,有时不中,她们为了钱,都对我很温柔,这辈子总算不亏了。我有病瞒得了人家一时,瞒不了人家一世,不然还有啥法呢?最想念的女人就是那个让我成为真男人的小女子,她是真好!”   我竣工了。大豆子对着镜子瞅瞅又瞅瞅,皱着眉头道:“你能不能再把我头发贴头皮剃光点儿。”我道:“你这头都是骨头没肉,头毛都剃掉了,你恁高的个子,头颅还没拳头大,丑死,只有头上肉多的人贴头皮剃才好。”大豆子又对着镜子瞅瞅,道:“好,你说的有道理,就这样吧。”他说着,站到门外擤鼻涕,又进来对镜子照着,从裤兜里掏出个白稀拉子布样的小手绢擦把鼻子,猛地转过身来,把小手绢神秘兮兮地伸到我眼前悠悠,悄声道:“你知道这个小手巾我用了多少年不?二十多年了,是我爸妈一起去平桥大道东边那个深圳商场买的,给我结婚包喜糖用的。喜糖都给院里的小孩吃了,我只留这一个小手巾,新的时候红艳艳的,图案是一只喜雀站在梅花树上,我嫂子说是喜上眉梢可好看,嘿嘿……”他说着笑着,那愉快幸福的笑令我心酸得眼泪都快冲出来了,慌忙低头拿本书挡住脸。   大豆子朝我更近一步,道:“从前,咱们住前后院,你的事我都听说了,这几年我特别关注你,每天吃罢晚饭在这平桥大道上散步,有时看着你在干活,有时看着你在上网,我想你一个女人没男人管,肯定是在网上和男人聊天,你骗了不少男人吧?女人最好赚钱,化化妆,打扮时髦一点,照个漂亮照片,视频一下,把外地的男人勾引过来,吃吃饭,聊聊天,斗一火,钱就到手了。等哪天方便,我请你上我家好好叙叙,没男人的女人可怜,多寂寞。”我收起对他的怜悯之心,仰起头朝他大声道:“有男人的女人未必不寂寞,没男人的女人未必就寂寞,人若耐不得寂寞就会寂寞,耐得寂寞就不会寂寞,你晓得不?”大豆子用惊讶的眼神瞅着我,退出发型屋,走了。 共 17370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河南看癫痫到哪家医院比较好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