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菊韵】红妆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8:19:14
艾瑞合上手中的文件,双手抱臂走到窗前,目光定格在玻璃窗的雨滴上。
   玻璃上映出的人,是谁?在暴雨里竭力挣脱的双眼,紧闭的嘴唇,越是在黑夜,这些画面就越清晰,仿佛被这雨从内心深处强行拉扯出来。
   艾瑞思绪万千,却故作淡定,僵硬的表情全映在了玻璃窗上。她的脸如同她的内心一般苍凉,脸上粉黛暗沉,虽有兰蔻粉底遮掩,却依旧比不上那原本纯正的肤色。立体的眼影紧贴于眉骨处,深一号色的咖啡色眼影抹涂上眼睑中偏后的位置,眼皮中下部换用浅米色的眼影笔涂抹上眼睑的中间部分和下眼睑处,眼尾部分走势偏宽;睫毛刷得稍微浓密些许,深色瞳孔下潜藏着的那双迷离的眼神里似乎藏着无数个秘密,酒红色的唇色搭上整个妆容,整体呈现出深浅交替有序的层次,也算是浓淡相宜;精心修过的眉毛微微向下成拱形状,深咖啡眉粉的晕染使得她的眉型整体拉长,倒也衬出她整个女强人的气场。
   望着窗外雨水唰唰地滑落,艾瑞的脸色仿佛也被凝固了一般,这也让门外冷不伶仃站着的秘书不敢接近半步。“艾总监,外面有人找您,已经在接待室等候两个多小时了……”秘书的话未落音却已经被艾瑞的眼神抹杀了,吓得她吞吞吐吐地挤出最后几个字,“艾总监,那我出去了。”灰不溜丢地从门口缩回脑袋,踩着稀疏的空气逃离。
   艾瑞看了看表,距离下班还有五分钟,她坐回自己的桌椅。
   接待室门一直开着,里面溢出陌生又熟悉的烟味,也是令人厌恶的气味。这样的味道在过去五年里的无数个白天黑夜扰乱着她的神经中枢,艾定西市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瑞心里明白,自己还是会再次被这样厌恶的味道烦扰,于此,厌恶感飙升。
   艾瑞朝办公桌走去,漫不经心地翻阅着桌上放着的协议书,看着上面写着的条款,最明显的是比先前增添了两个零。艾瑞面无表情地在那些数字下面画了条红线,随即便把那协议朝对面一扔,直接砸那男的脸上。灭了烟蒂,聋拉的脑袋缓缓地抬起,目光直射向艾瑞。艾瑞嘶声怒吼了句:你给我滚!男子若即若离地缩回伸出去的脑袋,随即灰不溜丢的走出去了。艾瑞目光坚定地追着那个猥琐的背影而去,好像恨不得立马迎上去扇他个大耳光。理智告诉她不能这样,看着四处散落的协议书,深深地吸了口气。
   每个人来到这世上,似乎都有自己的命数和劫数。艾瑞不信命也不信神,此刻的她谁都不信。看着窗外一栋栋高楼大厦和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突然感觉自己好卑微。
   雨滴答滴答地下着,艾瑞离开办公室,来到产品研发部。走到一堆新产品的样品前,这是一套专为白领设计的彩妆套装,内含纤柔双色眉笔,眉刷,层次分明;深浅咖啡配上杏色三种眼线粉组合,既可以单独使用又可以混搭使用,色泽柔和细腻,加上附带的放大镜,很容易便可以描摹出很好的眉型。腮红有两色,珊瑚色和蒲公英粉把职业女性和甜美清新的女孩合二为一。金橘和大红唇亲肤滋润,都是时下职业女性追捧的颜色。艾瑞看着眼前排列的各色产品,仿佛刚刚经历的一切早已烟消云散,内心似乎又重新开出了一朵小花。
   艾瑞深深地吸了口气,她意识到,只有自己工作时心里才是最踏实的,此刻的她眉头早已舒展开来。站在一旁的秘书瞧见她的神情,猜想她心情应该好了些许,便大胆地向前走去,微笑着询问道:艾总监,人事部请您出席下午的招聘会。
   站在艾瑞面前的是一排年轻的靓十堰治癫痫病医院哪家较强男俊女,这情景不禁让艾瑞想起了当初的自己和韩晓。那一年,艾瑞还只是个部门主管,而韩晓则是新进人员,当时韩晓进公司,艾瑞是面试主考官。初见,便认定韩晓是他要找的人,而韩晓也像推销商品一般急忙着把自己推销了出去,事实证明,他的推销方式是对的,韩晓成功进入公司。之后的朝夕相处也让彼此日久生情,韩晓到公司的第二年,他们便结婚了。
   婚后的艾瑞对韩晓更是上心,不仅生活上照顾得无微不至,工作上也是帮着韩晓,韩晓在艾瑞的帮助下成功上位,人人都羡慕韩晓运气好,韩晓也很是得意。自从升职后,韩晓的应酬越来越多,身边的秘书也跟走马灯似地换了一批又一批,艾瑞心生不悦,想着当初要不是自己提拔他,也不至于落得如今这般光景。
   男人有钱就变坏,韩晓更是肆意妄为。一次酒会,韩晓喝得伶仃大醉,艾瑞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韩晓拖了回去;酒醉的韩晓居然朝着艾瑞说了句,你既然不愿和我生孩子,那我只能外面找女人了。哐当一声,艾瑞把醉晕的韩晓扔到地上,离开了。
   艾瑞内心极度崩溃,心想着:绝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于是,她立即辞掉了工作,去了国外。
   韩晓还沉醉在纸醉金迷的生活之中,他不曾想到艾瑞会下如此决心。在韩晓心里,艾瑞是不可能离开他的,他以为艾瑞会像那些女人一样依附着他,就像寄生到他身上似的,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想想那些围着韩晓转的女人,大多都是外表光鲜亮丽,浓妆艳抹,内心肮脏。而眼前这些应聘的女人,也都是些妖娆抚媚的女子,这些又将会祸害谁呢?韩晓一扫而过,眼神里透露着冰冷的寒意,让应聘的女子们不寒而栗。
   看着这一张张大饰粉黛的脸,想想那粉底下的斑纹痘印,不禁哑然,自己做化妆品销售的,目的就是为了迎合女人们,难道只是为了掩盖她们的本性,成全她们的虚伪?
   “下一个,张凌玲……”一个扭着身段出去,另一个又进来了。眼前的这位女子生着明亮的双眸,精致的打扮,让整个人气场十足。“我先前用的迪奥雪亮灵焕白亮采夜间修复精华液,只是一段时间,整个人的气质肤色都明显变得透亮起来……事实上,对于我们女性而言,在正式场合,化妆不仅是对人的一种尊重,更是对自己的尊重;适当的妆容可以让我们肤色更好看,淡妆浓抹总相宜或许就是这个道理;化妆带给我们的美丽是一种心理的满足,我们获得更多的是化妆对肤色的提升……”
   韩晓眉梢一挑,嗯,有点意思。
  
   闪电像一把利剑划破苍穹,那道闪亮的圆弧从云间一路奔下,直达天际的边缘。刹那间,照亮了哭泣的天空,远远看去,仿佛黑灰的乌云里藏着的爱心天使。
   艾瑞心底一阵荒凉,瞄了一眼自己刚设计的初稿,扫射手表,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她疲惫不堪,起身倒了一杯咖啡,准备加班。
   出国已经三月有余,艾瑞日夜兼程,不眠不休的工作,仿佛在麻痹自己的悲痛和愤怒。
   两年前,艾瑞就知道韩晓外面有人。一天,艾瑞加班,很晚才回家,于是,便叫小林来接。临近小区时,艾瑞下了车,想着到附近走走,谁知,竟遇一伙背朝天的年轻人,开口闭口就是赔钱,艾瑞还纳闷了,自己未曾欠债,怎么会被追债。思量半天才明白追债人口中的贱人。她深知解释多余,二话不说便给了歹徒钱,然而还是被打得进了医院。
   韩晓前往医院探望,艾瑞未曾搭理他。韩晓看着艾瑞的伤势,深深地叹了口气,此时,手机铃响了,韩晓往门外走去。回来的时候脸色似乎更深沉了,磨蹭半天,适才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艾瑞:“你看看,没什么问题,就签字吧。”小癫痫治得好吗
   艾瑞一看:离婚协议书。她忍着伤痛,从颤抖的嘴里挤出一个字:“滚。”
   韩晓并未因此愤怒,而是微微回复了一句:“你好好养伤,慢慢考虑。”之后就只身离开啦。艾瑞原本想着,我不签,不离,不会让你们得逞;可如今被追债人追上门,这等耻辱,又怎可忍受。韩晓,你个王八蛋。
   出院后,艾瑞向公司申请了一个月的假,她决定离婚,顺便出国游玩一番。
   艾瑞在韩晓的微信窗口弹出:“签协议,下午六点老地方见。”那是韩晓和艾瑞的爱情基地。韩晓自然清楚艾瑞说的老地方是何处,正去往的路上,韩晓却有些迟疑了。想着:艾瑞居然真的要离婚了,心里竟有点不是滋味。
   艾瑞心里甚是愤懑却又无处发泄,正好韩晓踉踉跄跄地走到跟前。
   “拿协议来!”
   韩晓二话不说,哆哆嗦嗦从包里拿出离婚协议书递给艾瑞,艾瑞一看,条款金额又增加了数额,瞬间,她火冒三丈,随手将协议书砸到韩晓脸上,径直向河边跑去。
   河风吹打着垂柳,夹带着秋雨,艾瑞瞬间泪如泉涌,如河水决堤般狂涌而下。韩晓见此状,走上前去想要抱住,身体却僵住了。韩晓觉得心寒,当初的海誓山盟都算什么,怎会落得如此地步?
   韩晓不禁想起婚后第二年陪艾瑞一同去医院体检,医生诊断结果是艾瑞因年幼受伤,导致子宫受损,无法生育。他看着艾瑞绝望的眼神,心痛得难以言喻。
   记得艾瑞同自己述说过,因为父母离异,母亲再嫁,母亲因为不肯再生而时常遭到继父的殴打;初二那年,继父酗酒,而后便将母女二人一同捆绑起来毒打,因此便落下病根。
   高三毕业那年,艾瑞的母亲抑郁自杀,艾瑞便自此离开了那个小城镇,来到了大城市生活,可自始至终却未曾逃离继父的阴影。
   韩晓几经辗转找到艾瑞的继父,以暴制暴揍打了他一顿,然后又叫救护车把人送往医院,继父并未起诉韩晓,只是轻声对韩晓说了句:“好好待瑞瑞……”
   河风凛冽,让艾瑞的心似冰块穿过心肺,她想起那一次去医院,医生宣告自己不能生育,仿佛天塌下来一般。脑海里不断闪现的是:那夜星雨点点,自己母亲站在楼顶的天台上,绝望地从那里跳下去。也正因为那一跳,粉碎了艾瑞在那个小城镇活下去的希望,直到遇到韩晓,他虽然各方面能力都不是特别强,可是却也算用心,他细心到记得每逢雨天就来接自己,而且还会带上自己亲手煲的热鸡汤,很是温暖……然而这一切,却被医生的那一句话给终结了,泪眼婆娑中,韩晓铁青着脸,走了。那一刻起,艾瑞明白了自己的眼泪在这个男人眼里根本不值一提,甚至可笑。他不理解更不疼惜她。艾瑞记忆里的韩晓是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男人,怎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
   艾瑞还是忍不住大哭起来,脸上的妆也花了,满脸混着眼睫毛、眼影、粉底等浊物,她看着河水倒出的自己的脸,魑魅魍魉般难看,她不禁冷冷地笑了,或许是一个压抑已久之人如释重负后的傻笑。像是一场梦一般,艾瑞跳进了河里,河水湍急,很快便把她冲走了。
   人生漫漫,岁月匆匆。生命未曾如愿新增,也从不轻易消亡。艾瑞并未死去,而是被人从河里救了上来,送往医院,幸好抢救及时,无生命之忧。在此期间,艾瑞一直想着自杀,幸好助理一直在旁守着,她未曾找到机会。
   出院后,回到家中。看着床头的婚纱照,两人满满的幸福笑脸,笑得让艾瑞寒颤,她立马起身下楼,眼神憔悴迷离,红唇泛白,细纹凸显,肤质泛黄,不再是那个令人生畏的艾总监,而是让人心疼的小女人。
   一日夜里,房门被撬开,几个蒙面人闯了进来,助理吓得尖叫,瞬间被打晕过去,艾瑞突然清醒,主动问道:“你们想要什么,钱吗,我给你们。”
   一个彪形大汉说道:“老子要你的命。”立马便拿出纸和笔,压着艾瑞的头,逼她写出保险柜的密码。艾瑞站起来反抗,被他们打得脸颊青紫,嘴角渗血,耳朵嗡嗡作响。艾瑞想着,倒不如就此死了算了,然而,老天就是不如她所愿,她精疲力尽昏了过去,听到警笛声,那几个人也被吓得灰溜溜地跑了。
  
   半年之后的一天,艾瑞接到法院的传召,出席抢劫案的审判。她早早地起床,精心梳理了妆容,已经很久没有打扮自己了。自那次案发后,她便辞去了公司的职务,打发了家中的佣人,卖掉了家中的贵重物品,就连自己心爱的保时捷也卖了。好在助理不离不弃,忠心耿耿,一直在旁陪伴左右。艾瑞拿出些钱给自己的助理丽丽,丽丽开了间咖啡馆,自己也当起了“甩手掌柜”,咖啡馆开了半年有余,艾瑞从未去过,可丽丽却每月上门给艾瑞送红利。
   丽丽作为受害人,也一同出席审判。艾瑞万万没想到,站在对面的居然是韩晓,丽丽也清晰地记得当晚的场景。当诉讼人控诉韩晓一伙抢劫殴打艾瑞和丽丽后,韩晓突然激动不已,“不是的,事情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想要她们俩的命,我只是想吓吓她们,我其实是想我们复婚。”
   审判长敲了几下桌面,“肃静!”韩晓从咆哮中安静下来。
   “审判长。我请求让他把话说完。”艾瑞突然开了口。
   审判长和陪审员交换了意见后,同意了艾瑞的请求。
   韩晓像是积攒了许久的心里话,终于全盘托出了。
   “老婆,我还是要这样叫你,我们还没离婚,对吧,我带人去家里,并不是真的要钱,而是想把自己送进监狱,把那些勒索我的人一同送进去,之前我就报警了,你相信我,可是我不曾想伤害到你,老婆,我错了。是我太蠢,总是把事情搞砸,让你受委屈了。”
   “我总是自卑,各方面都不及你,又心里不服,却又想着依赖你,同事们说的对,我就是个吃软饭的家伙,是我没用,对不起。”
   “那一夜,我也不是为了离婚去河边见你的,我是想和你讲和的。我故意在协议上把数额加高,其实就是不想和你离婚,那个贱人,骗我说怀孕了,结果骗走了我的钱,她根本没怀孕,我没钱了,只能找你,勒索我的人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去找你,他们就要去告我强奸,我不想坐牢。还说,你不给钱,他们就会再找人去打你。”

共 618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