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荷塘】院落灯火(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1:55:19

午夜,一个院落,一屋灯火,一个女人。

天上,繁星满天;夜幕下,万籁俱寂。村庄和路边成排的高大的白杨树静默在黯淡的星光里,影影绰绰,似乎熟睡了。院落也静默着,静得如同空旷的原野,唯有一两只蟋蟀在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小心翼翼地鸣叫着。亮着灯光的屋子窗帘低垂着,将窗户捂得严实,从窗帘洇出淡淡的光晕,昭示着主人一直未睡或在熬夜。

房间里的女人看上去才四十出头,显得精明强干。她姓高,大家叫她高总。她坐在电脑桌前,在电脑上检查电子表格里的数据,一一进行核对,不时站起来看看放在办公桌上的施工图,间或冥思苦想。她即将承包一个工程,这个工程比以往的工程都大,势在必得。因此,她非常重视,亲自审阅投标文件,唯恐出现疏忽或纰漏,尤其对报价小心谨慎,报价低了赚不了钱等于白干,高了甲方不乐意,中不了标,必须选一个合适价位,双方都能接受,才有中标的把握。她揉了揉疲惫的双眼,站起来轻轻地捶捶背,坐久了腰酸背疼。掀开门帘,拉开门走进院里,伸了伸腰。入秋了,北方的深夜有了寒意,不禁哆嗦了一下。她深吸了一口午夜凝滞的空气,顿时神清气爽、精神倍增。抬头看了看深邃的天空,若有所思。夜太静了,静得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她突然想起了什么,蹑手蹑脚地来到斜对面的窗前,用耳朵贴近窗户,屋内没有响声,又悄无声息回到房间,坐在电脑前。

一会,斜对面另一扇门被打开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那人是高总的老公,姓李,高总不叫他名字,叫他李师傅。李师傅站在院里,看着对面房间里还亮着灯,摇头叹息。自从老婆成立建筑公司当了老板后,就把上初中儿子撩在了湖南老家,他随老婆来到北方这个大都市打拼,帮老婆打打下手,可公司上的事他不懂,也帮不上什么忙。她整天忙碌着,几乎没有休息时间,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自己心有余力不足。

李师傅轻轻地走到亮着灯的门前,掀门帘时手又停住了,回到房间,开了灯,冲了杯咖啡,端着咖啡走进了高总的办公室,将咖啡放在桌上。高总正全神贯注地核对报价,听到响声,转身抬头看见穿着睡衣的丈夫站在身后,柔声地说:“怎么还不睡呢?”李师傅嗔怪老婆,“你天天这样熬夜,我怎能睡得着呢?来,赶紧把咖啡喝了,暖暖身。赶紧去睡吧,我别熬得太久了。”高总拉了下李师傅的手歉意地说:“你去吧,我快弄完了,一会就来。”高总看着桌上冒着热气的咖啡,捧起杯慢慢品味着,深情地看了一眼老公离去的背影,喝进的不仅仅只有咖啡,还有感动和幸福,心里暖暖的。

又是一个晴朗的天气,天空清澈而辽阔。这是个北方典型的农家四合院,中间一堵带门洞的矮墙将院子隔成前后两院,是高总租来做公司办公和住宿场所。搬来之前,这儿长时间没人居住,便派人对院子重新进行装修和布置,让院落焕然一新。靠隔墙一棵高大的白杨树枝繁叶茂,下面放着一张精致的躺椅,躺在上面可以不停地晃动,怡然自得。大玻璃窗,草绿色的窗棂,白色或粉红的窗帘,淡雅时尚,与白墙灰瓦相得益彰。院内墙根下种有许多花草,花开正艳。大门右侧及隔墙一侧僻了两处小菜地,种了辣椒、茄子、丝瓜和豇豆等,硕果累累。闲时种种种菜、伺花弄草,也别有一番情趣。他们喜欢这儿的环境,这儿是郊区,又是新农村建设示范村,交通便利,环境优美,空气清新。村里有超市、酒店,附近还有集市,每周赶一次集,人气很旺。平时还可以去野外走走,欣赏乡村美景,远离喧嚣,怡然身心。

高总早早起床,站在镜前简单收拾一下,却发现皱纹爬上了眼角,眼圈发黑,脸色暗淡,轻轻叹了口气。走进院里,准备开车去市内工地看看,还有好多事等着她去做呢。刚一上车,又下车走进斜对面的房间,“妈,感觉怎样?”她问婆婆。婆婆看了她一眼,心痛地说:“没事,你放心吧,是不是昨晚又熬夜了?你看眼都肿了。”

“没事的,妈,我走了啊,让李师傅照顾你。”高总边说边走出房间,开车准备走时,李师傅听见车发动的声音连忙走出房间,追着车说:“我做好早餐了,你吃点再走。”高总将头探出车窗说:“不吃了,没时间来不及了。”李师傅又追问了一句,“要不,我替你去工地上看看?”“别婆婆妈妈了,我要走了,还有别的事,你干不了。”车出了大门,开进了朝霞了,一溜烟就不见了。

李师傅站在院里,愣了大半天,不明白老婆白天与晚上简直判若两人,晚上温柔,白天强势,心里不是个滋味。但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

又是一个晚上。月儿爬上了山顶,如水的月光洒满院落,高总才开车回来,略显疲惫态。她招呼李师傅把车上买的菜搬进厨房,做几个家乡菜,今晚有几个朋友来这儿聚会,说完就走进办公室将一沓资料放在桌上,出门径直去了婆婆房间,一天没见了,她心里掂记着婆婆,放心不下。进门之时,她强打着精神,不能在老人面前露出一丝疲惫,免得让老人担心。前几年婆婆瘫痪在床不能动弹,需要人照顾。这些年自己一人在外打拼,常年不在家,没有好好照顾婆婆,未尽孝心,深感愧疚。自从前年把婆婆接到这个城市后,只要在家,她就亲自照顾婆婆,这是她晚上的必修课,她与婆婆的感情深厚,情同母女。

刚推门走房间时,才发觉婆婆房间里黑洞洞的,她心里埋怨老公,没这么伺候人的,也不给妈开灯。一开灯,灯光弥漫了整个屋内,也充满了暖意。她收起疲倦站在床前,给婆婆翻身,打水擦身,再全身按摩,换衣换床单,一样都不能少。每一项是那么专注,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轻柔。完了,还拉着婆婆的手,边摩挲边嘘寒问暖。婆婆看着每天如此的儿媳妇,一股暖流涌遍全身,怜惜地微笑着注视着她,幸福的泪水盈满了眼眶......

院内,灯火辉煌。后院的中间摆了一张大圆桌和十几把绿色塑料凳子,前院窗前摆好一张烧烤铁灶,公司职员小李和小张正在生炭火,做好烧烤准备。李师傅在厨房忙碌着,做菜是他的拿手好戏,虽然累点,但也是一种享受。老婆朋友多,尤其搬到这儿以后,那些朋友隔三差五来一趟,经常在此聚会,也是他表现的时候,看着朋友们吃得津津有味,听着他们的赞美之词,心里美滋滋的,累也值得。

朋友们陆陆续续到齐了后,一道道家乡菜,一道道美味佳肴摆在了桌上,香气四溢,弥漫了整个院落。十几个人围成一桌,挤是挤点,却很热闹。晚宴开始了,晚宴当然由吴总主持。吴总是一家公司老板,三十出头,年轻有为,能说会道,嘴甜人缘好。在桌上他口吐莲花,妙语如珠,幽默风趣,逗得在场人员捧腹大笑。他不但喝酒豪爽,而且很会劝酒。总之,有他在场绝对不会冷场,只会高潮迭起。

三杯下肚后,高总站起来去了厨房,打上饭菜走进婆婆房间,一会又出来了,把李师傅叫到厨房。高总面有不悦,埋怨李师傅,“鸡块没炖烂,叫妈妈怎么吃?你知道妈妈牙口不好,咋就不多炖一会?”李师傅听了觉得很委屈,时间太短,来不及嘛。心里嘀咕,哎,对妈那么好,对我就这么凶。不过委屈归委屈,她也是为了妈好,如此一想,心中的委屈又烟消云散,恢复了平静,赶紧将部分鸡块放在高压锅里再炖会儿。

几分钟后,李师傅回到厨房看鸡块炖好没有,太烂了就没味了。高总随后也跟了进去,轻轻地拍了拍李师傅的肩膀说:“老公,对不起!刚才态度不好,不要往心里去。”李师傅心中顿起微澜,仍装作没事地说:“你也是为妈好,我没那么小气,没什么。”说完脉脉地看了老婆一眼。

当高总再次来到酒桌前,酒喝得正酣,吴总正在劝他们叫大哥的王局喝酒。高总立即当场制止,小吴别劝王局喝酒,别让他喝多了,他的酒量你还不清楚?吴总听了不以为然地说:“姐,你别管我,我劝大哥喝点酒,是因为我们兄弟今天高兴,你不能扫我们的兴。”高总态度非常坚决,“高兴也不行,你哪天不高兴,天天高兴。你喝醉了明天可以什么都不管,而王局明天还要上班呢。在我这儿就得听我的,少喝点。”

吴总听出来高总有点不高兴了,只得见好就收,他非常尊重这个姐,眯着眼说:“好,我听姐的,姐咋说我就咋办。每次来姐这儿都管着我,为什么管我呢,因为你是我姐,比亲姐还亲。有时我对姐有意见,管得太严,可我太贱,总想着来姐这儿聚一聚喝点酒,就像回到家一样。这么幽静的院子,这么好的姐,我哪儿都不去,就来这儿......”吴总很健谈,酒喝高了话更多,说得激动处,眼里还噙着泪。

吴总说得一点没错,大家都愿意来这儿,不管邀不邀请,只要一听说有聚会,再忙也要赶过来,没机会也得创造机会,找点借口也得聚聚。现代社会节奏太快压力太大,需要找个地方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调节一下心情。是高总的亲和力,还有这儿的环境,把大家凝聚在这儿,这儿成了“娱乐中心”,有家般的感觉。

夜深了,宴席也散了。吴总似乎意犹未尽,还处在酒兴之中,兴奋地对高总说:“姐,今天晚上我回不去了,我睡在哪儿?”高总嫌他们喝得太多,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故作生气地说:“今晚人多,没地方睡了。”吴总毫不在乎高总的“生气”,仍笑着说:“那我睡我车里,睡车里也舒坦。”当高总收拾完后,一看吴总他们,一个个在车里呼呼大睡。高总感到惊讶,嘿,还真睡在车里,这倒听话了,喝酒就不听我的,真不让人省心。秋天的晚上,睡在车里容易受凉。高总叫李师傅将他们一一搀扶到床上,盖好被子。

我是王局的远亲,对王局非常敬仰和羡慕,他在我们当中是最有成就的。有次我们去他所在城市游玩,高总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还把市里的一套房子给我们临时住了几天。一天晚上,她在院里宴请了王局和我们,同时还邀请了她的几个朋友。院内灯光如同白昼,对我们来说,这是个不眠之夜。

高总趁他们熟睡之后,与我说起王局的一些事情。她郑重其事地说:“作为朋友,我必须把一些事情的真相告诉你们。”

“别看王局身居要职,很有成就,大家都很羡慕他,其实他心里很苦,很苦。他的事情只有我们两三个非常要好的朋友知道,他藏得很深。”

我追问:“为什么?”

高总平静地说:“王局先前把钱借给好友杨总做生意,借了六十多万,结果生意亏了,杨总欠了一屁股债,人也不见了踪影。王局与他老婆关系本来不好,他老婆知道后与他闹,给每个亲戚包括单位领导发短信,有时深更半夜打扰别人,说王局的不是,话相当难听,没完没了。甚至经常去王局的单位瞎闹,搞得王局在单位“臭名远扬”,抬不起头,领导对他俩都避而远之,唯恐惹祸上身,影响了他的工作和仕途。他老婆这种行径简直不可理喻。”

说到这里,高总情绪有点激动和愤懑,面部因激动更加红润。

高总继续说:“他们的婚姻已名存实亡,可他没办法,为了女儿,为了面子,强装笑颜,继续维持下去。他有苦难言,无处诉说,只能偶尔与我说说心里话,好几次他说他想出家,去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度过余生。一个男人,一个看起来很成功的男人,若不是对人生失望之极,是不会有这种念头的。”高总眼里饱含泪水,在灯光下熠熠生辉,为了不让我发觉,低下了头,假装擤鼻涕。

停顿一会后,高总恢复了平静,接着说:“我牵头和几个朋友凑了六十多万,先将他的“窟窿”堵上,想把他从痛苦中解救出来。可王局说啥也不愿意,他自尊心太强,不愿要别人的怜悯。我说先借给他,有了再慢慢还,他就是不同意,不愿欠我这份人情。哎,我也没办法。看着他每天这样下去,我心疼啊!”泪又模糊了高总的双眼,她转过身去拭着泪……

最后,高总叮嘱我们:“不要对外说,这是王局反复叮嘱过的,因为你们是他的亲戚,我才不得不说。”

……

清晨,天才麻亮,因为我们要去较远一个地方玩,起得较早。这可叨扰了高总,高总办公室亮着灯,她安排司机送我们去景区。车出了院落,我从后视镜里看到了院里那灯火,灯火灿烂,照亮了院落,连同那人性的光芒一起照进大家的心里……

癫痫发病的可能病因有哪些癫痫病哪个医院好中医怎么治癫痫病有效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