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心音】逝去的青春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9:39:15
石家庄哪个医院专治癫痫病 一   从滨海城开来的火车进站了。   她那一双大大的眼睛,忽闪着长长的睫毛,满脸焦急地在下车的人群中搜寻着、搜寻着,特别是每当有年轻的军人出现在眼帘中时,她的脸上就会出现一抹红晕,等待着、等待着,直到这位军人走过她站立的地方,“哦,不是……”于是,她俊秀的面庞上就会写一脸失望,让人望她一眼,都会产生“我见犹怜”之感。   她在等谁?是谁让她这样牵肠挂肚?   站台上的旅客早已上车的上车、出站的出站,唯有她还独自手握着那一小片硬硬的纸板站台票,在站台上踟蹰,东望望,西看看,可能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在这空荡荡的、除她之外几乎空无一人的几百米长的站台上,她到底还在等待着什么……   从她所在的医学专科学校放暑假的第一天开始,她就到这个煤城火车站,来接这每天一趟从滨海城开来的火车了。可从第一天开始,失望就伴随着她,但第二天、第三天……还是这个时候,她又来了,又充满希望和期冀地来接她心中期盼着的那个曾经的“圆圆脸小男孩儿”。   今天,这已是她第十次从热切的期待,跌落到失望的谷底了……   “姑娘,今天又没接到?”   火车站那位卖食品的大嫂,推着车走到她的身边,充满同情地问了一声。这已是大嫂连续第十天看到这个长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有着一副甜甜的娃娃脸、梳着两条垂到腰际的大辫子的女学生模样的姑娘来车站接人了。   “没接到。但……他一定会来的!”   姑娘低声回答。但是,她那两只刚才还显得空灵的眸子,这时却闪射出那麽坚毅的火花。她望着远方天际上夕阳斜照时变幻出的火烧云,那云,在蓝天上燃烧着,像是要把整个苍穹都染得一片火红似的;那云,多麽像这时姑娘沸腾的心!沸腾着渴望,佳木斯癫痫病要做哪些检查沸腾着思念,也沸腾着无限的信任,更沸腾着少女那颗深深在初恋中幸福着的心……   卖货大嫂看着姑娘,被她的痴情所感染,推车走过去时,口里也叨念着:   “功夫不负有心人。姑娘,他会来的,一定会来的!”   站台上全空了,就只剩下姑娘一个人了。   出站口验票的铁路客运女服务员没有催促她,充满同情地看着她,静静地站在那儿等着她。   等待,等待,姑娘的等待已经延续了整整三个年头了。她根本不在乎她心中镌着的那个圆圆脸儿、调皮的小男孩儿来或是不来,只要她自己的心中有他,她就是幸福的、快乐的,她的生活就是多彩的、生动的。即使是在这样的连续的自然灾害之年,心中有了他,就是吃不饱饭,她也是充满了希望的!   她对验票的女服务员道了声“大姐,对不起”,走出了火车站的栅栏门。   晚霞映照着姑娘纤秀的背影,那一身洁白的连衣裙,被映成了浅粉色,白色的球鞋也成了浅粉色,油亮的黑发也像镀上了一层粉色的光晕,在腰际的两条长辫辫梢上系着的花蝴蝶结,也在粉色的光影里跳跃着、飘舞着,就像她当年跳采茶扑蝶舞时追逐的蝴蝶……   姑娘的步子是轻盈的,同时也是坚定的,从步履中你便可以知道:明天的这个时候,她还会再来!不管那个圆圆脸儿的小男孩儿来与不来,她都会来!因为在她的心中有“他一定会来”的这种信念,所以就让姑娘充满幸福而甜蜜的憧憬……      二   她叫惠珺。她认识那个“圆圆脸小男孩儿”是在初中二年级上学期临近新一年元旦、快到期末考试的时候。早几天,她就听班主任于桐老师讲,班里要来一个新同学,是从省城来的,是一个姓朱的小男孩儿。和她同岁,但要小她几个月。   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千里有缘来相会”吧,她和他的第一次见面,还真的颇有些戏剧性。   那是那天下午的第一节课,是班主任于老师的《文学》课(当时把《语文》课分劈成《文学》和《汉语》两门课程)。上课铃已经响过了,从不误课的于老师却还没有来。作为值日的班委成员之一的班长兼文娱委员的惠珺,急忙到“文学教研室”去找,别的老师告诉她,于老师在学校教导处姚主任那里。等她赶到教导处,姚主任说,于老师带着你们班新来的朱翊同学刚走。   当她气喘吁吁地回到教室时,于老师正在讲台上向班里的同学介绍这个新来的同学。当时,在她的小心眼儿里就有了一点点“怨”气,“怨”这个新同学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在这个时候来,让她白跑了一趟腿儿。当她带着微微的气喘坐在座位上时,于老师已经介绍完了那个叫朱翊的新同学的情况。   “惠珺,你到前边的那个空位上去,让朱翊同学坐你现在的座位。”   她不情愿地站起来,把书桌里的文具归拢了归拢,挪到前边的座位上,一不小心把桌面上的墨水瓶碰下了桌子,又恰好重重地砸在那个叫朱翊的小男孩儿的脚上。   “哎呦!”可能是出于意外,所以挨砸的朱翊惊叫了一声。   “怎麽了?”正在写板书的于老师回过头来问。   “墨水瓶……砸到我脚上了。”朱翊喏喏地说。   同学们都笑了,教室里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   “好了,快坐下来,开始上课了。”于老师也忍不住笑了,但随即把教室内的气氛控制住。   她坐下了,心里的怨气却又加重了。她打心郑州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眼儿里不愿离开原来的座位。其原因之一是因为她原来的同桌是一个叫文娟的女生,和她差不多大小。文娟的父亲和他的父亲同在这个县的粮食局工作。惠珺的父亲是副局长,文娟的父亲是股长,是她父亲的下属。她们俩从小学起就在一个班里,一直是同桌。上初中以后,她多次找班主任于老师,才争取到仍然和文娟一个桌。由于她们就读的这个县一中,离县城较远,在校的学生基本上都是寄宿生,她和文娟在宿舍里的床位也是紧挨着的。可这个朱翊一来,就把她和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在教室里分开了,怎麽不叫人生气呢?!其原因之二是因为她现在要去的那个座位原来只有一个男生,而且据说是已在乡下结了婚的男生!整天傻愣傻愣的,动不动就“我媳妇怎样怎样”的,真叫人烦得慌。全班没有一个同学(包括男同学在内)愿意和这个叫杨喜财的人同桌!可偏偏自己倒霉……这都是因为这个叫朱翊的圆圆脸儿小男孩儿惹出来的!所以,在惠珺的心里怨气又加了一重。虽然刚才把墨水瓶扫下去不是故意的,但看到他受到惊吓的样子,她的心里还是不由地得意了一下,暗暗说了声:“活该!”   于老师开始讲课了。   “今天讲的是亚洲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蜚声世界的印度著名作家、诗人、社会活动家泰戈尔的一首诗。他获得诺贝尔奖的长诗诗名叫《吉檀迦利》。在那首诗里,诗人以优美的抒情格调和秀丽的诗句,通过与假想中的‘神’的交流,抒发诗人对自己祖国和民族炽烈的热爱,以及对自由和民主的无限向往。”接着,他便声情并茂地背诵起我国著名女作家冰心翻译的这首诗中的一个片段:   “……在那里,心是无畏的,头也抬得高昂;   在那里,知识是自由的;   在那里,世界还没有被狭小的家国的墙隔成片断;   在那里,话是从真理的深处说出……”   同学们都睁大了眼睛,聚精会神地听着……   “好了,我不再背下去了,大家如果有时间,可以到图书馆去把《泰戈尔诗集》借来看看。咱们还是来讲课文。在咱们课本上这首诗的一开头,就是虔诚的‘顶礼啊!顶礼!’充分显示了诗人对自己祖国和故乡的无限热爱。他爱故乡的山、故乡的河、故乡的蔗林、故乡的村落和故乡的老人、孩子……”   于老师讲的课,在同学们的眼前展现出了一幅让人神往的亚热带风情画,伟大诗人那爱国爱乡的赤子情河南哪里有能治癫痫病的医院怀也在敲击着同学们尚显稚嫩的心灵。   “同学们,你们知不知道,我们中国有没有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于老师问大家。   满教室里只有那个新来的圆圆脸儿小男孩儿朱翊和惠珺两个人举了手。   于老师让朱翊发言。   朱翊站起来答道:“没有!”   “为什麽?”   “因为帝国主义势力仇视我们。”   “好,请坐下。”于老师赞赏地点了点头,接着非常激昂慷慨地说,“我们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史,对世界文明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伟大贡献。除了闻名于世的火药、指南针、造纸术、活字印刷术这四大发明外,仅就文学艺术方面来说,我们古有诗经、乐府、唐诗、宋词、元曲、杂剧,有孔子、孟子、老子、荀子,有李白、杜甫、白居易,有苏轼、王实甫、施耐庵、吴承恩、曹雪芹,近现代又有鲁迅、郭沫若、老舍、曹禺、茅盾……等等,不胜枚举!虽然在诺贝尔奖的名单中没有中国人的名字,但中华五千年的文明是任何人也抹煞不了的!我们不是‘东亚病夫’!我们是已经醒来的‘东方睡狮’!”   四十五分钟很快地过去了,就在下课铃即将响起的时候,于老师说了下面一段话:   “同学们,印度的文化是有着悠久的历史的,和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同样都是人类文化宝库中的瑰宝。今天晚上,学校在操场上要放映印度电影《流浪者》。看了电影以后,同学们都要好好想一想,‘法官的儿子还是法官’、‘贼的儿子还是贼’这样的说法对不对?而电影中法官的儿子又为什麽变成了贼?”   这时,那个新来的圆圆脸小男孩儿举起手来。   “朱翊同学,你有什麽问题?”于老师问他。   “老师,《流浪者》电影,我在省城时看过了。”   “那好,你可以在看时给看不明白的同学讲解一下。下课。”   说来也真巧,和于老师说“下课”二字的同时,下课铃声响了。   同学们都跑出了温暖的教室,只剩下惠珺和朱翊两个人还在分别整理着各自的书桌。在惠珺的心里,还对刚才朱翊在课堂上最后的发言耿耿于怀:   “哼!不就是看过一部破电影嘛,有什麽了不起的!”      三   那天晚饭后,全校同学齐集操场,等待观赏印度电影《流浪者》。   一弯下弦月和满天眨着眼的星星,都在冷冷地凝视着在一张银幕幕布前坐着等待的老师和学生们。它们奇怪,这麽冷的天,这麽黑的夜,这麽些的人,为什麽不在暖暖和和的教室里看书,或者是聊天,却要在这清冷冷的操场上聚坐着挨冻,真是让它们想不通。还好,没有风,但北方的冬夜仍然是干冷干冷的,那些戴着口罩的老师和同学近看起来,眼睫毛上已经结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霜,眨起眼来,睫毛有一种粘连的感觉。   别的班的队伍都还比较规整,只是坐在原地三三两两地说着,聊着,听着扩音器里放着的电影《流浪者》里的插曲。唯独初二四班的队伍已经起了变化,在那个刚从省城转学来的圆圆脸小男孩儿朱翊的周围,已经有不少同学聚成了一个半圆的圈子,围着他,在听他讲法官拉贡纳特如何在审判时断言流浪儿扎卡之所以成为小偷,是因为他的父亲就是小偷,“贼的儿子还是贼”。而长大了的扎卡又是如何把法官拉贡纳特已经怀孕的妻子劫持到山上,然后又是如何把拉贡纳特的儿子“培养”成了盗贼,让法官的儿子也成为了小偷……   同学们都被朱翊的讲解吸引住了,沉醉在他绘声绘色描绘的异国风情和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里。坐在这儿附近的同学只有惠珺和文娟没有围过去。表面上惠珺仍然装作对此不感兴趣的样子,呆了一会儿,却和文娟一样,把围巾从头上解下来系在脖子上,尖起了自己的两个耳朵,偷偷地在听。   “小珺,这个朱翊的口才还真不错,电影里的故事让他讲得活灵活现的。”文娟有点被朱翊的表现折服了。   “没什麽了不起的!不就是从省城来的,已经看过了这部电影吗?”惠珺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架式”。   “哎,小珺,电影还没开演,咱俩也过去听听吧。”文娟“动摇”了。   “不去!谁稀罕听他在那儿瞎‘白话’。要去你去,我才不去呢。”   过了一小会儿,文娟终于忍不住了,做了“叛徒”,也凑到了围着朱翊听讲的同学的圈子里。   惠珺孤零零地坐在人群外边,她的心里又增加了一层“怨”气:在这个圆圆脸小男孩儿来之前,她可以说是这个班级里的“核心级”学生,老师喜欢,同学拥戴,是班上的班长,还兼着班委会的文娱委员。不要说班里的女生,就是那些调皮捣蛋的男生,多少也要买她几分面子……可这个朱翊一来,第一天就抢了她的“风头”,连自己最好的朋友也“投”到他那边去了,心里很不服。于是,在心里就暗暗地和朱翊较上了劲儿:   “别得意,期末考试见!”   电影终于开演了。当那悦耳动听的电影主题音乐响起的时候,整个操场上的嘈杂声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惠珺盼着文娟能离开那一群同学回到她这里来,但让她失望了。随着电影情节的进展,在那个圆圆脸小男孩儿的周围,聚上了更多的同学,连邻近班级的同学,包括初三和初一的同学,也有不少人围在了他的身边,听他跟着电影故事的进展介绍着这个人是谁,那个人是谁,谁是拉兹的朋友丽达,丽达对拉兹如何如何好……   她一边“恨”着那个“惹”她生“怨”的圆圆脸小男孩儿,一边看着电影,一边听着他那略带童音的颇为标准的普通话,一边听着电影里人物的对白和优美的音乐及歌声,不自禁地也向围着朱翊的那个圈子附近凑了凑。透过电影放映机向银幕上投射的闪动的光束,她发现那个小男孩儿的眼睛好亮好亮,随着电影主人公命运的变化,他的眼里时而是欢笑,时而是期待,时而又蕴满了泪水…… 共 21709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