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墨香】无法抗拒那舌尖上的诱惑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35:16
摘要: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如蚂蚁蛋一般,白白净净、晶莹剔透的大米饭,胃开始有动作了,不停地绞缠着、纠结着,发出阵阵呐喊和渴望,嘴里的唾液分泌得好快,我已经无法抗拒它的诱惑。    记得我五岁那年,哥哥已经上初中了,在一个冬日的下午,哥哥从学校带回来半盒大米饭,里面还有两小片瘦肉。哥哥顺手就递给我说“老幺,给您留的。”那时我感觉哥好亲切,心里好温馨。母亲看了看,就拿起饭盒,把饭倒进砂锅里弄开火给我热。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如蚂蚁蛋一般,白白净净、晶莹剔透的大米饭,胃开始有动作了,不停地绞缠着、纠结着,发出阵阵呐喊和渴望,嘴里的唾液分泌得好快,我已经无法抗拒它的诱惑。   火还没燃大,热气也还没有冒上来,我实在捱不住了,乘母亲不注意的时候,就偷偷的舀了一小勺放进嘴里,母亲顺手就敲了一下我的头,说我是个“好吃嘴”,我顺势缩头往后退,敲得还算轻,我咧咧嘴笑了。只是感觉舌头尖尖和喉咙管管真的是比包谷沙沙细腻多了、滑涮多了,那种清香爽口的感觉至今都还让我回味无穷。   我家坐落在贵州西部一个偏避的小山村里,乌江大峡谷上游的大岩背后,到处都是乱石旮旯,刺林杂木丛生。受喀斯特地形地貌和印度洋暖湿气流的影响,这儿是“山高气温低,漏水如小溪,夏天特干旱,冬季绵绵雨”,还有就是:“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雨停水也停”,是家乡的真实写照。   小时候,能吃上一碗香喷喷的大米饭简直是一种奢求,也是那时的人生梦想,或许也是这一生的奋斗目标。因为家处贫困山区,自然条件特别差,一年不是天干就是梅雨,地里的庄稼因温差太大长得很不好,收成也就不会太多。好的年景,能多收入一点点,但也是耗子舔米汤——只能敷得上嘴。我家仅有的半亩水田天旱时基本上是颗粒无收,天下时也只能打得到近佰来斤稻谷,还有大半是叶壳(空),母亲一年的愿望是能够吃饱一顿年夜饭就心满意足了。    一家人长期吃的都是包谷面饭、酸菜豆汤、洋芋坨坨和小麦汤粑,还有红苕稀饭(面汤),就这样年复一年、月复一月的混过着,漫度着各自的光阴,蹉跎着彼此的岁月,都希望借过大年的鞭炮声和新年的热闹来冲一下喜,来冲一下倒霉的运气,改变一下贫困的现状,争取来年有个好的收成,生活有点好的转变,一家能过上一个吃饱穿暖、欢天喜地的闹热年就行。   有一年端午,那天下了好大好大的暴雨,真如父辈们所说的涨了“端午水”,所有的枯井都下发(淌水)了,涨水就代表今年会有好的收成。一般下暴雨都伴随着超强台风,狂风把我家屋檐一角上的毛草都不知道卷到哪儿去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泥墙头,屋里还漏了一地水;房屋左边的一棵梧桐树被台风从中拦腰折断,露出了白白嫩嫩的伤痕;那棵矮桃树下躺着一个个红红的桃子,十分诱人,好像是在等待路人的捡食和品味。   我来到离家不远的水井边,听着哗哗流淌的水声,如情歌欢唱,似醉抚琴箫;远处奔腾倾泻的山洪,怒吼声回荡在山谷和群峰之间,醉了山脉,醉了江河,醉了来来往往的路人,更是醉了漫山遍野的绿色庄稼。   水,对我这个生在干山的孩子来说,比金子还要珍贵,还要重要,它不仅是生命之源,不仅是日常所需,还能带给幼小孩童更多的乐趣。看着汩汩流淌的水儿和一个个坠落的小飞瀑,撩拔着久违的心扉。于是我就用手去抚摸,用脚去踩踏,用脸去亲吻,冰冰凉凉和痒痒的,说不出的舒服和细腻。这时我听见赶牛的声音传来,抬头一看,那是父亲羸弱的身影,一猜就知道是他想乘“涨水”打(耕)田了,远处还有两位异姓老伯正吆喝着牛往自家的田里走去。   我家“半湾田”里的油菜杆还没有拔掉,是因为昨日父亲看见天要下雨才急忙把菜籽割了。母亲赶在父亲的前头来到田里,麻利的拔着菜杆,我看见父亲快到了,就帮着母亲干活,一拔粗粗的菜杆纹丝不动,可能是因为那时我还小力气不够大吧!沾了一手的白灰,母亲看见我拔不动就笑咧了嘴,就吩咐我帮她扛菜杆,把菜杆扛到田外面的光石板上去,并叮嘱我小心点,怕菜杆上的刀口尖尖划伤我的手和脚。   黑牛儿在前面拖,父亲在后面犁,浑浊的泥水顺着犁出来的土沟跑,不时会发出哗啦啦的水声,父亲也“走”、“走”、“走”和“跟沟”的吆喝着,形成一曲天籁绝唱。父亲手中的牛扫鞭在空中一扬一扬的(试意牛快点走,不走就要捱打),皮筋乱跳着舞,在妩媚的阳光下,呈现一幅唯美的农夫耕种图。   两天后,“半湾田”通过父亲犁了又耙,耙了又犁,绞边沟、扎水口等不停辛勤的劳作,终于有了田的基本模样。远远的望去,如一面明镜镶嵌在天地之间,映着蓝天,照着白云,云儿在田地里飘缈;微风漫漫吹拂,涟漪阵阵旋荡。   第三天,父亲从十里外的二舅家背来稻秧,母亲把粪从猪圈里掏出来,并背到田里撒上,插秧是迟早的事。第四天,我和父母亲一样,打着光脚板踩在深深的泥膏里,我用他们教我的株距和行距的办法试着插,三个手指夹着两棵秧苗,无名指和小指垫着,顺势往下(防止栽成坐兜秧,水稻长不好),但不管怎么试都还是没有他们栽得好,稻秧总是东倒西歪的,心里很不服气,也不好受。他们还半开玩笑的说:“大米饭好吃不好吃啊!让你知道大米好吃田难种……”我聆听着,牢记在心里,但小手还是在不停地实践,不停地努力,争取栽得好一些。   大半天过去了,一湾水田在我们的劳作下从明镜变成了绿洲,父亲和母亲栽完后还不时回头看看,好像是欣赏他们的杰作一样,喜悦之情溢于脸上,有一种快乐和幸福感。我也仿佛闻到了稻香,更是看到了希望,还感悟到了人生路耕耘之漫长。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一个多月很快就过去了,秧苗从青黄色转变成了翠绿色,长得非常喜人,大窝大窝的,如不仔细分辨,都快分不清哪儿是行距、哪儿是株距。稻田封了林,像一床绿宝石地毯一样,让人很是喜欢、很是欣赏。可从这时天开始转晴,温度逐惭升高。后来,天天都是红火辣太阳,气温基本上都在三十五度以上,稻田里的水坚持了一个多星期就只剩花花水了,急需外来补给。   家门前井里的水也只有麻线粗细般大,一天淌不了几吨水,我心头非常着急,我就一水井一水井的舀来倒在田里,开头一天舀两三次,后来一二次,越来越少,手膀子也舀软了,腿脚也跪酸了,看着秧苗欢快的吮吸着生命的乳汁,再苦再累也感觉心里甜甜的,暂时缓解了一下燃眉之急。   尽管如此,在烈日高温的烘烤暴晒下,稻田很快就没有水了,边角上已经开裂,秧苗也如无水的鱼。山坡上的包谷苗已跟着卷叶,但天还在继续干着,没有一点下雨的迹象,老人们早晚都在自己的地里巡视着,可能也焦急着、纠心着。   为了保住这块田,我还是坚持有一点点水都往田里倒,就连早晚的洗脸洗脚水都不放过,希望能坚持一下,坚持到天下雨就行。家门口的井已经无水了,我和父亲还到一里以外的地方去挑了三天的水往田里倒。可是,真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我们挑水的速度怎么能有烈日和高温烘烤的快呢,几桶水倒在田里真的是泡泡都不起一个,半小时就没了踪影。   父亲看着没了指望,也不再挑水了,我就每天坐在家后面的土坎上,天天看着天边的乌云翻白云,雪白如锦,快要飘过来、快要飘过来了,但却始终没有飘过来,都被几阵大的顺风给吹散了,没了影子,又是一个火烧天。红红的太阳,晚霞非常迷人,但我们哪有心思赏霞,瓜棚里的蚱蜢也跟着凑热闹,我能感觉到父亲内心里的疼痛,我的心也跟着痛。那是我们一年的希望和过年的大米啊!再不下雨就没指望了,求求菩萨保佑!求求菩萨保佑!但菩萨好像不听求,也不想保佑。   此时正值六月下旬,烈日就像冒了火一样的泛白,田已经开大口了,还起了巴掌大的壳,装不住一滴水,我看在眼里,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心里的痛。有的井还有水,但已经开始排队守饮用水,洗脸水洗脚水都得留下给牛喝或猪吃,家门前的老井已经无一滴水可淌,两里以外的人们还挑着水桶往我们村里赶来。   山坡上的包谷林已经从青色变成了黄色,最后大多直接瘫倒在地上,黄黄的,叶都碎了,一片接着一片,天底下一片金黄色。稻田里只剩下焦碎的稻草,有的稻穗还在叶心里夹着,有的刚露出头就被晒干了,早已夭折,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喂牛,或许牛都不喜欢吃。方圆七十公里范围严重干旱,庄稼颗粒无收,这是近40年来的头一回。   庄稼都被晒死了,今年的生活还远不如往年,真是雪上加霜,父亲叹惜着,血本无归,但也没有什么办法。记得过大年的那个晚上,母亲做了两糙饭,下面是包谷面饭,上面是大米饭,母亲把大米饭舀给我们哥姐仨,一人只分得一小碗,自己和父亲就吃细如火药的包谷饭,筷子却只在几个素菜之间飞来飞去,从没放进那个肉盘子里一下。窗外偶尔有几家啪啪啪的土鞭炮声传来,我们又是惊又是喜,慢慢聆听着、咀嚼着,感受着新年的氛围,过了一个寒酸的大年,期待着下一个好的来年。      癫痫病用物理治疗效果怎么样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好武汉治羊癫疯的权威医院鄂州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

热点情感文章

表白的话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