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星月】万丈高楼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9:23:05
一   太阳是紫色的,因此它投射下来的光芒也是紫色的,是那种泛着淡红的紫色。伟就像一条鱿鱼在这样的紫红里穿行。他绕着那幢深灰色的,已经建到二十层的高楼徘徊了一圈。   楼还有十来层没盖起来,所以还没有外粉刷,那些裸露的水泥和钢筋给伟一种很压抑的感觉,他甚至嗅到了浓浓的水泥气息,那气息强烈地刺激了他的鼻腔,他连打了两个喷嚏。伟一贯对水泥石灰之类的东西过敏。在他穿行了整整一圈后,就从怀里掏出一包黄皮硬盒的中原烟,随手抽出一支点着,深深地吸了一大口,他的头顶上就冒起了一缕青烟。几缕青烟飘散,伟就蹲了下来。他脚下是一块长方形的水泥预制板,蹲在那块预制板上他感觉脚下有些摇晃,一会偏到这边,一会偏到那边,像踩跷跷板一样。伟在这微微的摇晃里似乎找到了一种安慰,一种类似平衡的感觉。   伟蹲的地方在这幢高楼侧面的阴影里。他瘦小的身子在这高楼的巨大阴影里就像一个不起眼的小逗号。他身后,隔着一条水泥小路,再隔着一小片花圃,是一幢七层的红色楼房。那楼是红色的墙面,黄色的阳台和窗框。阳光把红楼照得金碧辉煌,跟他身后这幢金碧辉煌的红楼比,伟就不仅仅是个小逗号了,而且还是个灰不溜秋的小逗号。伟小得太微不足道了,他自己也许知道这一点,也许并不知道这一点。   伟自己也搞不清楚是第几次到工地来,头几次来他是先到旁边的售房部去,那里有空调,有漂亮热情的售楼小姐,环境好。四年前他的预付款是交给一个陈姓售楼小姐的,他喊她陈。那个时候这楼还在沙盘上,那天伟也是顶着一片紫红的阳光来看沙盘,就是陈给他讲解的。也许不该把陈称作小姐,她其实是一个很有亲和力的少妇。这个售楼部里的售楼小姐着装都很随意,有点百花齐放的意思。但陈的腰身和脸盘在里面是出类拔萃的,就是皮肤稍微黑了点。她穿的牛仔上衣很短,牛仔裤的档也很短,所以当她像乌云一样在大厅里飘来飘去的时候,饱满的肚皮和肚脐眼就常常飘到伟的眼前。   陈对伟是相当热情的,她的嗓音也相当有个性,像是谁在敲打着景德镇的瓷器。陈把伟让到一具棕色的沙发上,然后又给伟端了杯白开水,她葱条一样的手指还碰到了伟的手背,紫色的指甲香气扑鼻,那是一种很特别的香气,类似水仙。她说:“大哥,您是来看楼盘的吧?”   伟点了点头,说:“听说这里开发楼盘,我来看看,就是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陈接着就说:“哎呀,大哥,您可真是太有眼力了,肯定是个成功人士吧?一眼就相中了这个地段……你这个月付预售款的话,要便宜万吧块呢。”那天陈没有夸她的公司如何如何,只夸伟的眼力好,夸得伟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伟在陈的陪同下像将军一样围着沙盘转了好几圈,就对这幢大楼有了相当的好感,就像他对陈具有了相当的好感一样,他觉得自己确实是比较有眼力的,只是世上缺少像陈这样的伯乐。   最后陈把伟送到售楼部的门口,她斜斜地靠在闪闪发光的铝合金门框上,紫红的阳光照着她隐约可见的肚脐眼,很有点意味深长。她把额前的流海往后一捋,朝伟笑着说:“大哥,我们公司信誉第一,不像别的公司,钱收了,让你三年五年都住不上房子。你出门去看看吧,楼盘的地基都打好了,明年秋天一定会竣工的,你就等着装修吧……”   “三十三层啊,能那么快吗?”   “当然啊,这高层楼都是水泥浇筑的,扎上钢筋架子,把混凝土往下一倒就OK了,你说快不?”   伟很庄重地点了头。出门他就看见了地基,长方形的,深深地凹在地面以下,黑洞洞的,有点深不可测。让伟产生了某种类似登高的晕眩。      二   伟之所以要买高层,要买带电梯的楼房,是因为父亲得了脑血栓,走路像醉酒一般东摇西晃,手也摇摇晃晃颤抖着。见到伟,他就抬起那颤抖的手抱怨说:“这,这,下不了楼,接触不到地气,是个事……”   伟在家是老大,母亲不在了,父亲这样了,家里很多事就该他操心。他想了一会就对父亲说:“换房子吧,要么一楼,要么高层,带电梯的。”   父亲点了头,说:“你是老大,你就做主吧,反正我也动不了。”   伟这才下决心给父亲买房子的,他先替父亲垫了十万元的预付款,想等新房子出来后,就把父亲现在的房子给卖掉,再付全部的购房款。伟的决定首先遭到二弟的反对,二弟撇着嘴说:“买什么买,老头还能活几年啊,房子到手时他在不在还不一定呢,你是要把他的钱都鼓捣光啊,安得什么心?”其次伟的老婆也反对,她说:“你呀,尽干些出力不讨好的事,想法把他那房子跟人家换一套一楼的旧房子就可以了。买什么新房?老头那旧房能卖几个钱啊?到时候购房款不够看你怎么办?”   伟说:“老头子辛苦一辈子了,我就想让他住新房。”   伟买房是力排众议的,所以他非常重视新房的事。一开始是隔俩月就一定要到工地去看看,他看见那深深的地基上像长庄稼一样,长出了一大截子水泥钢筋。他很欣喜,见到二弟就说:“很快,很快房子就会起来了,高层楼都是水泥浇筑的,快,老头绝对能享受到的,能经常下楼走走,说不定身体还能恢复呢。”   “做梦吧,你。”   “至少能多活几年啊。”   二弟继续撇了嘴,嘴角斜到一边,像谁在他脸上划了一撇。   回到家伟凑到正在厨房里切菜的老婆跟前说:“小陈说了,房子绝对能按期交工。”   老婆把手中洋葱一把扔在菜板上,指着伟的鼻子说:“小陈小陈小陈,我看你心里只有小陈,天天往售楼部跑。你不是买房子,是在买人家小姐的芳心吧?你别嘴硬,等我抓着再说!”   老婆的食指坚硬而修长,像一支冷箭,把所有的辣味都射向伟的鼻尖。让伟退后好几步,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然后就泪流满面。他结结巴巴地说:“这,这,这是什么洋葱啊,辣死人。”   不过伟那个时候对这些都是置之度外的,他私下给陈打电话问:“小陈,我们的房子能按时交工吗?没问题吧?”   陈说:“没一点问题啊。大哥,要不你过来看看,亲眼看看,这楼都长出地面好高了。你信不过别人,还能信不过我小陈啊。”   “信得过信得过,哪能信不过你呢。”伟连声说,他的眼前闪过陈的肚脐眼和紫红色的指甲,香香的,没有洋葱的辛辣,水仙般的芳香。他能感觉到自己对陈是相当的喜欢。      二   伟在一个雨天又去了工地,他头顶着一块土黄色的雨披,穿过斜斜的雨幕。灰色的楼在雨幕的那一头竖着,伟发现雨幕那边的楼已经好久没有长高了。好像进入盛夏以来,它就像一棵停止生长的植物。伟从地基开始向上数,数了五遍,不多不少,还是九层。郭伟一贯用十个指头记事,每次数完,都有一根大拇指还在竖着,竖得很直,指向天空。   伟来到售楼部,陈正靠在沙发上修指甲,她今天穿的是淡黄色短裙,白色带飘带的上衣,一条藕样的腿翘在另一条藕样的腿上,很悠闲的样子。伟故意敲了敲门。陈看见伟就喊着大哥快步迎了过来,她很亲热地把门拉开,还亲手把伟土身上土黄色的雨披给取了下来挂在墙角的衣架上,让那处墙角也开始跟着泛黄了。   伟心里很温暖,所以说话也很温柔,他一坐到沙发上就明知故问地说:“你还没下班啊?真辛苦。”   陈的身子往沙发对面的桌子角上一靠,微微一笑,说:“马上就走啊,遇着这鬼天气真不想回家,回家也没事。”   听陈这样说伟就想请陈一起吃顿饭,或者喝杯咖啡什么的,但他害怕遭到陈的拒绝,搞得两个人以后都不好相处了。所以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嗫嚅了好一会才说:“小陈,是这样的,我刚才在工地看了,这工程怎么停下来了,一个多月了吧,这里都没有动静,连工人都不见了。”   “还不是为你们这些业主着想啊,我们老总说最近雨水多,潮湿,建筑质量难以保证,所以工程暂停,先放放,我们的队伍先干别的去了。一切都是为了顾客嘛。”   “那工期会不会受影响?”   “多少要受一点吧,也就是半年吧,那也是为了你们啊,建房子这事是百年大计呢。”   伟想想陈说得有道理,就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也是。”   那天陈是和伟一起出门的,售楼部前面有一条彩色石子铺的小路,小路很幽静,两边都是高高的绿色树木和青青的小草,雨水也把空气洗涤得清新极了。伟和陈就沿着那条小路走,伟披了块土黄色的雨披,陈打了把花纸伞,俩人是肩并肩的。独自和一个美女走在那样的小路上,不由伟不浮想联翩。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走在云端上了,高一脚低一脚的,步履也有些虚无缥缈了。这让伟想起了他看过的一部电影,叫作《云端上的日子》,没看懂,但里面那座法国海滨小城给他印象很深,那座小城总是沐浴在雨里,把整部影片都打湿了,把所有的生活都打湿了。伟认为这个世界沐浴在雨里的时候就总会还孕育着点什么。   伟不知道身边的陈什么时候就消失了,只剩下薄薄的雨幕,伟很困惑地摸了自己的后脑勺。      四    重阳节到了,父亲抬起他那颤抖的手,斜斜地指着伟脑袋的另一半,突然向伟问起了房子的事。父亲说:“不是说秋天就交房子吗?”   伟支支吾吾地答不上话。   父亲就说:“人家的老头子都登高去了,你家的老头子就不登了,一天到晚都在高处呢。你家老头子想下去,下去看看太阳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排名。看不到太阳,是个事。”   伟只好解释道:“今年夏天雨水多,为了保证工程质量他们停了一段时间。工程进度受了一定影响,不过影响不会太大,无论如何如明年夏天我们就可以装修了。”   “可靠不可靠啊?”   “可靠可靠,售楼部小陈说的。”   说这话是在家宴的饭桌上,老婆正坐在伟的旁边,听伟提到陈,她就把碗狠狠地往桌上一顿,说:“小陈小陈,我看你不被那个小妖精骗死不罢休!”   父亲不明白伟老婆的意思,他困惑地看看伟,又看看伟的二弟。二弟把嘴角远远地撇到一边。   伟一时说不清楚,脸涨得通红。   老婆说:“爸,你可别武汉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在哪里以为你这个儿子是多孝顺,他是被小妖精迷住了,拼死拼活要买人家的楼。”   “小妖精?什么小妖精?”   “你让他自己说吧,只怕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伟当然说不清,其实他也根本没什么可说的。伟干脆就什么也不说,放下碗筷一头钻到厨房里去了。   那顿家宴吃得一家人都不愉快,伟出门时还看见父亲站在门口,像着了魔似的,手臂在半空中晃着,如同水里飘动的水草。父亲的声音不大,但似乎很有些感触:“小妖精,小妖精……新房,新房……我下不了楼,是个事……”   伟说:“爸,你放心,我会让你下得了楼的,很快。”他知道父亲下不了楼心里难受,他心里也不好受。他想父亲虽说很难再恢复到从前那样了,但让父亲再多活几年,再过几天舒心日子他是能做到的。伟掐着指头算来算去,觉得父亲还是可以享受到新房的,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安慰。   伟认为他有空一定要再去看看那楼又长高了多少,也再去看看陈。他好久没见着陈那个灿烂的笑容了,香香的。那个香,能穿过紫色的阳光,穿过薄薄的雨幕,飘到郭伟的鼻孔里,飘到伟的心里,让伟的心境变得温柔而美好。想到陈的时候伟就觉得眼前真的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带着陈身上的特有的香味。他定眼看看四周又什么都没有了。      五    彷佛事情会还原似的,陈又穿上了那件短小的牛仔上衣,和短档的牛仔裤,那饱满的肚皮和肚脐眼又在伟眼前飘来飘去。伟记起来他付预付款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快两年了,可售楼部旁边的那幢楼还没有长成成品。   伟第一次用比较焦急的语气对陈说话,并且眉头也皱了起来。“上次是盖到九层停了半年,说是雨水多,这盖到二十层咋又停下来了,也没有雨了啊,这样我们啥时候才能住上房子?总不至于再拖个半年吧?”   陈笑着在伟的肩上拍了一掌,说:“大哥,这个我也说不清了,情况变化了。我们老总说如今美国都金融危机了,我们的日子也不好过。目前公司资金没到位,神仙也没有办法。你就耐心等等吧,总不会拖很长时间的,金融危机总要过去。再说顾客又不是你自己一个人,人多着呢。”   伟说:“等等是可以啊,总得有个头啊。你看,马上就两年了,这两年我可没少跑腿,老来这里,把你们的门槛都踏破了。”   “我欢迎你来啊,权当到这里来散心呗。说真的,大哥,你要是几天不来我还真想你呢。”说着陈从沙发对面的桌子里拿出一盘跳棋,飘到伟沙发前说:“大哥,我们下跳棋吧。”   伟看了看四周,说:“这合适吗?”   “反正现在也没人,谁管啊。”   伟这才注意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到,他这几次来售楼部只看见陈一个人。他问:“他们呢?”   “开发别的楼盘去了,我们公司一直都是同时开发好几处的,公司规模大着呢,所以啊,你尽管放心好了,你的房子飞不了。”陈说着把棋盘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自己也搬了把椅子坐在伟对面,让她的肚脐眼正对着伟。 共 761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