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江南·琅琊榜】 登香山小记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0:19:34
破坏: 阅读:1974发表时间:2016-08-20 12:16:35

去年登上西山,今日屐痕犹在。丘壑逶迤饮清流,浮生频添豪迈。山下腾腾热浪,山头习习凉风。笃笃步履晶晶汗,悉数付诸香峰。
   这几句山寨了一把“西江月”调儿的顺口溜,其实是去年仲夏我登临北京香山(又名西山)的次日就随口吟出了的,不过开头那俩字不是“去年”而是“昨天”罢了。之所以旧作重“溜”,无非是今儿个登上了家乡一座小山之后的联想式记忆使然。谁知这么一来,就有了要把那次香山之行记叙一二的冲动。
   顺口溜里的“晶晶汗”,我原本想“溜”成斤斤汗的。只因稍显生僻,才没有造次。说实在的,那一天登山洒下的汗水固然无法用精确的斤两来计数,但凭我带去的两瓶矿泉水,外加从山路沿途陆续买来饮个滴水不剩的三瓶纯净水、啃个红瓤尽净的四块西瓜在我体内过滤一下然后纷纷泉涌而出的东东,就足以供我自诩一把当代翰林(汗淋)的殊荣了。
   在烈日过分热情地抚摸下,我不知道我这副臭皮囊何以会被激发出这么大的能量,以至于成了一条汗液生产线,或者说是液体过滤器?好在类似于我这种行走的过滤器不乏其人,虽然稀稀拉拉,可朝山头望去,也仿佛一条弯弯曲曲的人形拉链望不到头。赶超我的、我赶超的登山客一个个都是挥汗如雨,汗流浃背。所不同的只是呼吸的缓急、步幅的大小、步速的快慢和气势的强弱罢了。
   我既然自诩为“翰林”,气势即便不算“雄浑”,也绝不会草鸡到哪里去吧。经受了汗水的洗涤,我居然感觉通体舒泰,腿部肌肉力量被充分调动出来了,沿着稍显狭窄而并不崎岖的石径拾级而上,不疾不徐,却也赶超了不少人。心头不免浮上一丝得意:老船不老,今上香山。犹有健步,尚能登也。
   大约是蹬蹬到山的三分之二处,我这“翰林”出状况了:汗淋了双眼,或者说眼睛喝了汗水。可那又涩又咸的味道显然不是眼睛所能消受的,吃不了又不能兜着走,只剩一片迷蒙。于是乎,一张又一张的餐巾纸助眼为乐,代饮汗水,还眼清明。可它那阵容实在不够强大,区区一小包很快就告罄。好在路边有卖毛巾的,这等“翰林”的尴尬总算化解。遂在擦汗中继续登山,升华气势。
   走着走着,肩头感觉着了湿湿地一下。手一摸,一条汗味扑鼻的毛巾。是谁把它甩我肩头了?惊回首,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抢上前来,朝我行了个少先队队礼。与此同时,方才超越我、已经比我多上了近十级台阶的一个中年壮汉返身下来,朝我说声:对不起,我女儿给我毛巾,太调皮。就喜欢用来练投掷。然后接过小女孩再次扔来的毛巾,一边揩汗,一边牵着她的手大踏步上山,没多久就消失在前面上头的人形拉链中。
   我登上香山,登上山巅“鬼见愁”了。换句话说,我把爬山的劳而不累和客串“翰林”的惬意"悉数付诸香峰"了。那么长春治疗癫痫比较好的医院,这“香峰”给我以什么样的款待了呢?如果要最简洁地概括,就一个字:爽。两个字:真爽。三个字:特别爽。说白了吧,别的款待没有,老天赏赐给我的,是习习凉风,是蓝天白云,是辽阔无垠的视野。基本上与物质无关,纯粹一感觉,纯粹一非物质文化的东东也。这感觉,也许可以套用一网络热词高富帅,用“高阔远”来形容比较贴切吧。
   首先是人长高了,我脚下的香炉峰就是老子天下第一的鬼见愁。这海拔557米的北京“屋脊”成了我的增高鞋垫,一不小心都成世内高人(没修行得道的我,自然成不了世外高人)了,呵呵。咱这足下的北京屋脊,在国内数以百计的名山大川中只能算个小弟弟,更无法同青藏高原那世界屋脊比肩,甚可毕竟与之相距近万里,鞭长莫及,想比肩也比不了,就便宜了我臭美一把哦。
   目力所及之处,滚滚红尘、摩天楼群、芸芸众生,一切的一切,都在我居高临下的俯瞰中。于是乎,由“高”而牵出的第二个字“阔”就接着来了,四周的空阔、地理空间的壮阔自是山下无可比拟,而更重要的是从物质到精神、从自然到人文形成的质的飞跃,让你的胸襟也空前地开阔起来。这时,读过杜诗的人再健忘,口中也会不由自主地蹦出一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当然还有众楼小,众塔小,众桥小……至于众路众车众人,则更是等而下之,小小小……小的了。
   不过,若是仰望,抑或平视,均可看见湛蓝湛蓝宝石般质地的天宇,让一缕一缕或是一块一块甚至一团一团的白云追逐着,嬉戏着,辽阔还是那么辽阔,可怎么也感觉不出“小”来了,那些个云丝儿云片儿云团儿,完全是大大咧咧占据你的视野,用貌似棉花糖、白羊羔、小白龙、白骏马的形象激发着你信马由缰的类比式想像。
   哦,你这家伙说了这么多,还有一个“远”字没说呢。其实我不是忘了,是真不知道在说了辽阔之后,还能怎么表述悠远的意境。反正“站得高,看得远”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视觉通律,列位看官多有体验,感同身受,就无须我饶舌了,不过还是补充一点吧。
   我登上高高观景台,用单反朝下俯射式取景的当口,耳边响起一个似曾熟悉地清脆童声:老爸,快看昆明湖,还有十七孔桥都好清晰呢。
   呃,这不是上山时用擦汗毛巾练投掷投中我老船大爷的小姑娘吗?跟这对堪称登山达人的父女俩寒暄了几句,小姑娘非让我用她老爸的手机跟他们拍了几张照片。还要我把十七孔桥长春治癫痫病哪里治疗的好当背景拍进来。我老眼昏花,瞅了好一黑龙江能看癫痫的医院有哪些?会也没看到什么昆明湖,更遑论十七孔桥了。我想我还没到如此老眼昏花的地步吧?今儿个怎么就……心内一急,早已被习习凉风抚平深藏不露的汗珠儿不自觉地沁了出来,一会儿工夫,满头满脸重又挂上液体珍珠了。
   任务没能出色完成,小姑娘小嘴嘟了几嘟,还是小人不计老人过地原谅了站在她面前这个无比汗颜的我,从他老爸手里抢过毛巾扔给我擦汗。还指着不太远的远处一片抑或一线,对我说,大爷,那不就是吗?顺着她纤细柔嫩的手指指引方向看去,我好像还真发现了一点亮闪闪的波动似的,可仍然看不大分明。不过还是点点头,还给她汗巾,然后竖起了大拇指,赞扬她有一双千里眼。没想到孩子还挺谦虚:哪有呀?咱不是站得高,才看得远吗?
   可我心说,我可是站得高,也看不远呢。谁知比我年轻许多的她老爸也比我强不了多少。只见他手搭凉棚看了半晌,嘴里嘟哝着:在哪?在哪?听她女儿指点了好一会仍然不得要领,忽然一拍胸前挎包,从包里掏出个望远镜。举在眼前,这汉子立马像战场上的将军一样,作巡视阵地的威严而专注状。好一会儿,才宣告:终于看到了,看到了。说着把望远镜递给我。
   我没有接。我指着我的单反长焦说,我用这个。于是乎一番推拉摇移,寻找目标,手动对焦……终于,镜头里隐隐约约出现了波光粼粼的一小块。根据自己对以往游览颐和园的经验,同香山的直线距离一比对,不用蒙和猜,昆明湖就是它了。至于,那小小的一截曲线,婀娜多姿,无疑就是十七孔桥喽。
   我一下又一下地摁下快门。然后,小姑娘一张又一张地翻看,兴奋得跳了起来。连忙让我再给他们拍照,做先前我没能完成好的作业……
   说来也怪,当我的肉眼离开单反相机的取景框之后,再俯瞰山下的北京城,视域变得好辽阔,好悠远,好清晰,浑不似先前那般老眼昏花的朦胧效果喽,甚至于大有“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城”恍惚而兴奋的感觉了。
   恍惚间,视神经高度地兴奋着:嘿嘿,这不,包括故宫、天安门等景观在内的整个北京城,不都给尽收眼底了吗?
   见我痴痴呆呆地望着山下出神,小姑娘又把那条汗巾甩到我肩头,说山上这么凉,你怎么又出汗了呢?我说哪有?她指着我眼角说,不在那儿流着吗?
   我下意识地擦了擦,流着的液体没了,神视力也给擦没了,北京城没那么全了。不禁默默地问自己:这究竟是啥液体?绝不可能是汗呀。

共 293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