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荷塘】老街(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3:03:51

站在老街的青石路面上,寻找一份坦然。无论生活如何充满波折,都希望自己可以淡然处世。时光静静流淌,人生如这条老街一样,历经风雨后的凄楚与苍凉,虽感忧伤确实如此唯美。无论怎样,我们都会为生命注入自己的灵魂与思维,让人生留下属于自己的篇章……

【一】

老街,位于我所居住的城市最南端,据说有上百年的历史。当这座城市随改革大潮经济迅猛发展,一片片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城南老街犹如一位饱经风霜的长者,静静伫立在幽深宁静的巷口,默默注视着远方,眼神中流露出淡淡的忧伤。无论曾经是否辉煌,如今随岁月地侵袭,人们欲望的逐渐增长,老街似乎早已知道最后的命运。而此刻老街的神情中依然充满了对离它而去儿女地牵挂与祝福。

夏的火热燃烧着一种如初的情愫,漫无目地游走于城市的边缘,竟然在不知不觉中闯入这条老街。老街是贯通这座城市南北的一条街巷,把这座并不算大的城市一分为二。站在老街的街道上,望着四面高耸的楼宇,那一座座色彩绚丽的玻璃幕墙在这样一个夏日的黄昏显得更加多彩绚丽。

老街很安静,街道上看不到行人。路两旁高大的法国梧桐似乎在诉说着这里曾经的辉煌。蝉鸣阵阵,硕大的梧桐叶片下透过晚霞的余晖,斜射在老街两旁曾经的店面上。让人感觉到一种苍凉凄楚之美。老街的街面是由青石砌成,可以明显看出,曾经的街面并不是如此平滑,而是因为岁月的磨砺与行走踩踏,渐渐将那带有棱角的青石磨成了如镜面一样的光滑,散发着专属的韵致。

站在巷口,那幽深而宁静的街道,似乎在梳理着它生命的脉络,即使没有了曾经的激情,但依然拥有着一颗跳动的心。走到老街深处,路两旁的老屋依然默默注视着街道深处,或许它正在等着离家远走的孩子,深情目光下的那抹慈爱,与晚霞相融,形成了一道温馨而美丽街景。

古旧的门楣,被岁月刻上了沧桑的痕迹。墙面上失色的广告牌在夏日的微风中,展示着岁月斑驳的痕迹。老街始建于清中期,据祖母讲,是因为乾隆下江南路经此地,于是,当时的县令将这条贯穿整座镇子南北的一条小路加以修缮,于是,就有了如今的老街。上了年纪的老人多叫这条街为夕阳老街,至于因何得名,无从考证。我想或许是因为老街在夕阳下格外美丽的缘故吧!

老街,静静享受着一份幽静的安然,安静地伫立在喧闹之外。如今的老街,很多房间都被空置。只有零星的几户人家还会住在此地,大多是老人居多。青石路、青石墙与老旧的瓦片在宁静中散发着一种忧郁的气息。一座仿古门楼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让我停下了脚步,那失色的朱红门扇似乎在述说着一世的清愁。此刻,与它对视,我想从它的眼神中读懂岁月带给它的太多感悟,那沧桑的容颜下,留有多少不被人知的故事。

轻轻推开门扇,发出“吱呀呀”的声响,迈过厚重的门槛,少了最初的那种轻松。进入院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面巨大的石板屏风,松鹤延年的画面清晰可见。绕过石板屏风,可以看到五间正房,左右两边个有三间偏房。院子的西南角有棵高大的柿子树,树上挂满了青色的柿子。院子里收拾的很干净,正房的门前摆放着三只大大的水缸,里面接满了雨水。

院子里的地面一样是由青砖砌成。站在院子里,闭上眼睛,仿佛自己此刻已经穿越至那清朝某一大户人家。仿佛看到,下人们正在忙碌地为主人准备晚饭,而主人此刻正坐在花厅里欣赏满园夏景,一个丫鬟不小心将手里盛有水果的磁盘掉到地上,只听“啪”的一声翠响,把我从梦境中惊醒,原来是一只白色的野猫碰倒了立在门旁的一块青砖。

老屋仿若一位沉睡的老人,轻酣中露出一丝丝梦靥的甜美。夸过那道厚重的门槛,轻轻把朱红的门扇关上,一抹夕阳穿过梧桐的叶子射在门扇上,那场景美的令人窒息。站在那抹暖暖的光束下,感受着一种岁月的洗礼。风静静吹过,裙摆在风中轻舞,空气中流动着淡淡润泽的浅香。思绪在游走,似我已迷醉在这百年的老街里……

【二】

站在老街中央,看着老街旁相连的屋脊,灰色的瓦片上长满了青苔,清苍凄楚。远处的一点猩红吸引了我的视线,随着红色斑点的移动,我看到远处走来一位少女,白色棉布小褂,红色的纱裙,长长的秀发束在脑后。走走停停的节奏,与举起相机的姿态,我想这一定是一位外地的游客,或者是祖辈曾经在这里生活过,而如今来到这里是为了寻根而来。

远远的我看她对我举起镜头的刹那,我选择了转身,擦肩而过的刹那,留下了一抹嫣然。我没有转身,却依旧伫立在风中,闭上眼睛,细细聆听那高跟鞋与青石撞击的声响,仿若回到旧的时光。那飘然而逝的身影,会不会就是戴望舒笔下丁香般的女孩?高跟鞋的声响渐渐消失于老街的尽头,老街又一次恢复了平静。

晚霞的最后一抹余晖渐渐被暮色所掩盖,错落有致的老屋又多了几许落魄苍凉的韵味。不远处挂有红色灯笼的小店吸引了我,如果没记错,这里原来曾经是一处买手工艺品的小店。当我走近,却发现原来的招牌已经被黑色金属漆的铁艺大门所代替,不算大的门脸上赫然写着“老街坊”三个古铜色大字。大门两旁门柱上挂着两盏红色的灯笼,与黑色的门楣相互辉映,古朴中渗透一种怀旧,沉寂中掺杂着一份悠然。

走进小店,或许是时间尚早,小店里并没有客人。似乎我的闯入惊扰了坐在吧台后的女子,女子站起身来,温和而恬静地问道,几位?而我简单明了地回复了一句,我自己。女子大约三十几岁的样子,白底浅蓝色绣花旗袍,黑色绣花布鞋,乌黑的秀发盘于脑后。笑起来的时候两颗大大的酒窝让人心醉。

选了一张靠窗子的桌子坐下,女子如仙子般飘了过来,微笑中透着优雅。把一张蓝紫色的单子放在我的面前。点了杯咖啡后,笑了笑问道:“这里是刚开的吗?”女子嫣然一笑说:“已经有半年了。”在女子潸然离去的刹那,我闻到了一抹浅淡的幽香。

我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那女子,女子举手投足间的优雅与清韵,都让我感到着迷。时光仿若再次回到二三十年代的旧上海,那十里洋场繁华深处的一处静幽之所。小店里弥漫着咖啡的香气,那娴熟的动作,如同表演般地让人养眼。

环顾小店,古色古香的色调很容易让人想起旧日的时光。每个桌上都有一朵如莲般的烛台,播放器里正在播放一首古筝曲子。那缠绵与哀怨的旋律绕梁而过,与我的思绪缠绕,久久不愿分开。夏日里的黄昏,因痴迷老街的景致而流连于这样一间仿若隔世的咖啡馆。独享一份静谧与悠然。

或许是因为店内没有客人,或许是老板娘很好奇,为何我在此刻流连于此?总之,老板娘坐在我的对面,和我一起攀谈起来……

原来,老板娘和我一样,也是喜欢怀旧的人。当一次偶然的机会走入老街,就喜欢上了这里,因为她是职业作家,所以在这里用最廉价的价格租下了这间门面,她笑着说,不为赚钱,只为找到心灵深处最灵动的那颗弦。即使,小店几天也不会来上一个客人,但,她依旧会每天开门,然后为自己煮上一杯咖啡,静静地用指尖去书写故事里的人生。

起身和老板娘告别,并告诉她,很喜欢这里,如果有机会我依旧会来,只希望这里不会人去楼空。老板娘淡然一笑告诉我,只要这里不被拆迁,她就会在这里。当我把钱递给她的时候,她笑着告诉我,一杯咖啡而已,希望我们会成为朋友。走出小店,老板娘和我挥手再见。看着那清雅秀丽的姿态,真正了解到什么是“腹有诗书气自华”了。

华灯初上的老街,少了几许的苍凉,多了几分的厚重。或许是因为如今快节奏的生活,让我们丢失很多传承下来的东西。老街用自己的坚毅伫立在世间的断层之上,那包容与祥和的目光收敛着芸芸众生。没有责备,没有索取。但人类无休止的欲望,正在一点一点地吞噬着它那美丽的容颜。

【三】

对于老街有着一种无法释怀的情愫,祖母的老屋就在老街的对面,如今已经被一栋栋高楼所取代。童年中的大多记忆,与城南老屋有关,而城南老屋与老街紧紧相连。记得那时候,祖母总会带我坐在老屋门前的槐树下,给我讲那些有趣的童话故事。而对面的老街当然也是祖母总爱给我讲的一个话题。

漫步在幽静沉睡中的老街,凝神注视着那附在门旁的蔷薇。岁月的侵蚀,并没有在它额头上划上重重的疤痕。很多时候想,会不会,在不经意间,当我再次来看老街的时候,它已随祖母的老屋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记得小时候,祖母经常带我来老街上买我喜欢吃的棉花糖、芝麻糊、切糕……那时候的老街是整座镇子最繁华的地方。祖母还会经常带我去的一家店如今我还会记得它的名字叫“荣宝斋”。这名字如今念出来感觉如一家酒楼,其实“荣宝斋”是一家专卖笔墨纸砚的地方。那时候祖母喜欢画画,于是每次来选纸墨的时候都会带上我,用她老人家的话说,我的个性需要熏陶。当然直至最后,我也未被琴棋书画精通的祖母熏陶出书香气质来。

九十年代初,老街成为众多商家必争之地,那一片繁荣的景象成为这座城市的一道亮丽风景,街道两旁的店铺人满为患,每当夜幕降临,街道两旁的路旁都会聚集着许多商贩。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了和我一般大的晓倩,晓倩是随母亲从安徽来到我们这座城市,晓倩的母亲在老街的拐角处支了个修鞋的摊位,每天早出晚归。而我初见晓倩的时候,是因为她的母亲被人欺负。当时我和祖母在老街上闲逛,我纠缠祖母给我买一本故事书。拉着祖母的手钻进人群里,发现一个女人拉着一个男人不让走,而这时候的晓倩也站在旁边拉着那个男人。结果是那男人一甩手,晓倩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

我扶起晓倩的时候,发现她似乎已经不敢走路了。后来才听旁边的人说,这个男人修完鞋说修的不好,不给晓倩母亲钱,于是起了争执。旁边的人七嘴八舌地数落着那男人,祖母拍了拍那男人的肩膀说:“小伙子,你欺负这孤儿寡母的有意思吗?”那男人很生气地看了看祖母,祖母又对那男人说:“小伙子,我儿子是警察,你乖乖地把钱给人家,他就在后面,一会准到。”听到这里,那男人似乎有些紧张,急忙掏出钱丢到地上,然后钻人群仓惶逃走了。

从此我认识了晓倩,而我从此以后也会总缠着祖母带我上老街来散步。其实,我只是为了找晓倩一起玩。后来我知道了晓倩有一个姐姐,随了父亲。因为母亲生了两个女儿,而晓倩的奶奶不高兴了,经常挑拨晓倩爸爸打晓倩妈妈,于是,晓倩妈妈和晓倩爸爸离了婚。再后来晓倩随妈妈来到了我们这座城市,机缘巧合的是,我竟然与千里之外的晓倩成为了儿时最好的朋友。

后来城市开始规划,老街外面不许再摆摊。就这样晓倩随母亲离开了这座城市,虽然我们留了彼此的地址,但最终我没有接到晓倩的一封书信。我在母亲的帮助下写个两封信,但都是石沉大海,没有了回音。

晓倩走后的老街,显得有些凄冷。那年的秋天,我会经常坐在老街的石阶上,静静发呆。那匆忙而过的人群中偶尔会有与晓倩个头相仿的女孩,我都会跑过去,希望那就是晓倩。那年的秋天我开始上了小学,或许是有了新的朋友,开始渐渐淡忘了我和晓倩的那份纯纯的友情。如今想想,晓倩不知道会不会偶尔的想起我,想起这条让我们相识的老街。

很多时候会突发奇想,走在老街青石路面上,迎面走来一位美女,那美女看着我,我看着她,我们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然后她喊出了我的名字,我也喊出了她的名字。站在老街的尽头,想着那幅重逢的画面……一直想只要老街在,我们就会有重逢的一天,因为老街藏有我们太多童年的美好记忆。

我该是一个比较喜欢恋旧的人,对一些事、一些人总会念念不忘。虽然表面一幅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在内心深处早已将那些记忆刻于心底。喜欢在不经意间可以将那珍藏于心底的秘密轻轻翻起,静静欣赏。任时光回到曾经的过往,用心去聆听岁月留下的一段段不老的篇章。

随着暮色逐渐加深,老街上偶尔可以看到三三两两散步的人们。昏暗的路灯有的早已经没有了一丝光亮,静静伫立在老街路旁诉说着心底的哀伤。老街早已失去了旧日的繁华,街景依然,两旁的树木老屋也未曾改变。当有些浮躁与烦恼的时候,依然喜欢一个人在老街上流浪。用手触摸那破旧的木门,我能闻到岁月穿城而过留下的印记,那锈迹斑斑的锁扣,不知道留下多少人曾经触摸过的痕迹。

站在老街的尽头,隔着苍茫的岁月,静静伫立,久久不忍离去……

北京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郑州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北京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云南哪家癫痫医院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