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心灵】来世做蝶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9:22:35
(一)   凌志涵上这所普通高中时,就满心的不情愿。以父亲的能力,本可以给自己提供一个更好的学校,更清新的生活环境。可父亲说,“在这么一所高中学习,能学习到名牌学校学不到的东西。因为这里的环境接近地气。”父亲是一个小县城县长的秘书,在当地也个不小的官了。无需他跑路,只要动一动嘴,就可以把凌志涵弄到县城那所重点高中。做秘书的父亲,之所以没动用关系,还有一个原因,当时,正是反腐倡廉杜绝腐败得高峰,他不想往枪口上撞。尽管凌志涵在父母面前又哭又闹,父亲还是狠狠心,将她送进了在偏远山区的普通高中。   父亲的绝情气的凌志涵,即使学校放假也不回家。她向当地一户农民租了一间不足十四平方米的屋子,从附近同学小欧家搬来一张木床。简单的拾掇了一下,就住了下来。小欧偶尔会在她这儿住一宿,大部分时间都是凌志涵一个人。这家房子的主人随儿子搬进了城里,五间瓦房,紧挨着三间草苫厢房。因为山里新开发了一出旅游资源,所以天南海北来这里的游客很多。这处很普通得闲房一夜之间增了值。主人迅速委托地方干部,将房子租了出去。凌志涵的邻居,是一个单身的中年妇女,那几件草房子住的是高二年级的几个学生。彼此是校友,见面时互相的打个招呼,淡若行云,相安无事。只是那位中年女人,经常三更半夜的回来,而且有时带男人在她那屋过夜。凌志涵学习要到深夜,受不了这个女人,无所顾忌的大吵大闹。   房门虽然是关着的,可薄薄的木门实在抵不住,女人和男人呜呜啊啊的叫床声。那奇怪而又令凌志涵骚动不安的声音,搅得她心烦意乱,无心思温习功课。凌志涵曾向她提出抗议,那女的振振有词的说,“怎么,我和男人调情,你是眼馋吧?有能耐你也领小白脸来住啊?现在都时兴么。”凌志涵说,“姨,我求你了,我的功课很紧张啊!我也是没办法呢。”女人斜倚在门框上,叼着一支香烟,幽幽地吐出淡蓝色的烟雾,“让我不吵也行,老娘我就是缺钱花。”凌志涵最瞧不起这种女人,为了钱出卖自己的人格和尊严。凌志涵气呼呼的说,“不就是钱么?我给你!不过,你必须答应我的条件,从此以后不要弄出那种声音!”凌志涵从短袖粉衬衫的兜里,掏出两张伟人头,摔在她面前。那女人弯下腰捡起飘落在脚前的钱,放在嘴唇边吹了吹,然后对着钱亲了口。那张腥红的嘴唇,在小屋斜射进来的日光下,仿佛滴着血的伤口。女人打了个响指说,银川治疗癫痫的方法都有啥?“拜拜,嗯,想不到你这个丫头还挺讲究的哈?”凌志涵说,“记住我们的约定!”那女人扭着水蛇腰说,“傻妹妹,不会忘得,钱是我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哈哈哈……   志涵把那个女人经常打扰她学习的事,对小欧说了。小欧说,“之涵,要不我再给你联系一家?”“不了,小欧,这家就不错的,我已经和那女人约定好了,她会收敛的,而且我是花钱了。”小欧说,“你傻啊?凭什么给她钱?不行就走人呗,此处不留姐自有留姐处。凌志涵,你有钱,款姐啊?有钱给咱姐妹花啊?你等着,今晚我就找那女的要。”凌志涵说,“别,小欧,这样惹恼了她,反而更不好。我确实喜欢这里,真的。”凌志涵住惯了高楼,每天穿梭在来来往往的车流中,闻着大气污染很重的气息,早感到了厌倦。山里空气新鲜,这所住房的前边就是一条终年流水涓涓得小河。水质清澈明镜,凌志涵没事的时候,就窝在小河旁。看书,望着静静的河水,还有自由游戈的鱼儿,陶醉或遐想。河边开满了姹紫嫣红的菊花,这对一个生活在城里的女孩来说,青青河边草,灿烂野菊花。哈尔滨有哪几家癫痫病医院蓝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这种诗一般的意境,让她想到了神话中才有的天堂。凌志涵的房间窗户,正对着那条美丽河畔。推开窗户的一瞬间,野花的香味沁入心扉。凌志涵每天早晨都会推开窗户,深深地呼吸一口乡村的美好空气。这一天就带着爽朗的情绪,去校园。但是,凌志涵最怕过晚上,最怕那女的和各种男人鬼哭狼嚎的叫床声。   凌志涵最不愿过的夜晚,终于姗姗来了。凌志涵因为学校今天国庆节,没多少可温习的课程,所以在学校食堂吃过饭就回租住的小屋,简单的梳洗了一番就拱进被里,那屋的女人还没回来,窗外,一缕淡淡的月光,洒在窗前。起风了,风舔着窗户上的玻璃,沙沙响。   厢房的几个校友,和同学一起去山里的旅游景点,参加节日篝火晚会了。四周静悄悄的,谁家的猫呼地跳上窗台,嗷嗷的怪叫声,吓得凌志涵赶紧把头埋进了毛巾被内。有些后悔不该不听小欧的话,当周围终于死一般寂静下来时,凌志涵才轻轻将头探了出来。外面的风声越刮越大,已经没有一点月色了。当黑暗像一张无形的大网,紧紧的遮盖住天空与大地时凌志涵突然有了一种恐怖,她的手心沁着汗,还有心跳在加速   凌志涵想起昨晚,刘小欧说的事儿,他说,“这附近山里头几年曾吊死过一个女孩,当时,很多人去看过,女孩的舌头伸得老长,死相很恐怖。”凌志涵问她那女孩为什么自杀,小欧说,“女孩喜欢上一个很穷的小伙子,但是,爹娘不愿意,并且横加拦阻,女孩真心爱着他,为了他,不惜晚上跳窗,与等在门外的他幽会。后来,女孩怀孕了。把这消息告诉他是,碰巧小伙子靠着他爹的关系,进了缫丝厂。成了一名国家职工,身份不同了,还是贫贱农民的女孩,就遭到了小伙子及父母的反对。已被社会舆论搞得风声四起的女孩,被爹绑在家里的梁柱上,一顿暴打,用皮带抽的皮开肉绽,绝望中的女孩,寻到一条三尺长的白领,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吊死在那座山上,”“哪座山?就是这栋房子后面的山。”小欧说,“女孩吊死后,小伙子家赔了很多钱呢。但女孩的阴魂不散,这里的人经常在午夜时分听到女鬼凄厉的哭叫声。”小欧说这话时,拿眼瞥了下屋外黑洞洞的夜幕。阴暗的房间里,因为这个女鬼的传说,让两个人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虽然凌志涵不相信世界上有鬼怪之说,可小欧说的,女鬼就在房子的后山。昨晚小欧本想回去睡觉的,听了她讲女鬼的事儿,凌志涵说什么也不让走了。今晚小欧的爸爸过生日,来不了了。凌志涵埋怨小欧说这么吓人的事儿。这一刻,她反而希望能听到,隔壁惊天动地的叫床声,或者和那女人吵几句。现在,一切死一样寂静。   大概是太累了,加上困了。凌志涵昏昏沉沉就迷瞪过去了。不久,屋里的小灯泡呼啦亮闪了一下,凌志涵以为是要下雷阵雨了。呼的坐起身,下地要把窗户关上。就在这时,她听到了敲门声。一开始很微弱,“砰砰砰,”很有节奏的,凌志涵想一定是那女人回来了。就没在意,停顿了会儿,那声音又重新响起。一下一下,空洞而又迷茫,仿佛来自地狱。凌志涵壮着胆问了声,“谁?是姨么?”没有人回应。接着,门自己咣当开了,洞开的门外,什么也没有,只有一绺风,夹杂着透骨的寒气,卷了进来。凌志涵抓起床上的手电筒猛地朝门外砸去,只听的手电筒砸地后的咔嚓声,墙壁上的小灯泡,又闪了几下,啪嗒灭了。黑暗中,凌志涵就听见了,一个女人嘤嘤得哭泣。一道白光刺眼的耀来,裹挟着一股阴霾的贼风。      (二)    当一绺风肆无忌惮的向凌志涵扑了过来。迷蒙中,凌志涵眼前展现的是一个披着长发,却看不到脸的女鬼。在凌志涵未曾昏阙之前,只听的女女子呜呜啦啦的说的一句话,“费可,我就是变成厉鬼也要索你命来。”凌志涵只觉一阵眩晕,倒在了地上。   黎明的曙光透过窗户,折射进来。凌志涵被叽叽喳喳的小鸟的歌唱唤醒,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睡在床上。昨晚的一幕历历在目,自己明明是躺倒在地上的?难道是那个女人把她抱在了床上。穿上拖鞋,敲了敲那屋的门,没有回映。却又一团令人作呕的腥气直窜凌志涵的鼻孔。一种不祥的预感,揪的凌志涵差点窒息,她本能的向屋外跑去,她想起同学的几个校友,在这个来时候是在租房里的。   当男生小波和平子猛着胆儿,推开那屋的木门,出现在面前的惨状,让在场的两个女生,嗷嗷的吓晕过去。那个女人瞪着一双惊恐万状的眼睛,口吐白沫,衣衫不整的死在床上。   因为发生了命案,当地警方迅速赶到现场,展开了调查 。凌志涵租住的这个大宅院,被警察与外界隔离。院外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不少看热闹的群众。凌志涵被作为嫌疑人,带到县公安局接受调查。等警方确定了凌志涵不是杀人凶手时,凌志涵的神经已经极度的疲惫和抑郁。刘小欧打电话通知了凌志涵的父母,母亲第一时间把凌志涵接回了城里的家。母亲请来医生给凌志涵看病,昏昏沉沉的凌志涵在吃了医生给开江苏癫痫病的治疗医院那里的中药后,仍然不见好转。而县公安局加大了对案情的调查力度,但案发现场没留下凶手任何蛛丝马迹。从死者的死亡时间来推断,应该在昨晚的凌晨时刻。令人奇怪的是死者身上,无一处被打过的伤痕,这种离奇死亡,让具有多年破案经验的刑侦大队副队长常林大伤脑筋。而一系列有关屈死女孩在世间寻找替罪羊的说法,在凌志涵所租住的乡村不胫而走。   公安局在破案无果的情况下,只好留下两个刑警在留守。   一时间,这个村子被一股阴云笼罩,因为吊死女孩在那年山村还未实行火葬,他的父母对其简单的土葬了一下。女孩活着时特喜欢一套素白的纱质连衣裙,父母满足了她的愿望。一泓长长地秀发绾成了一个簪,面色苍白,死相很恐怖。家人用一张苇席子将她一卷,花了不少钱雇人,安葬在一处荒凉的山谷。头几年,村里人怕她是横死的,要出来找替死鬼,就有人偷偷在女孩的坟穴四周,订满了桃木橛子。现在,女鬼出来作祟,整个村子人心惶惶,村长就找到女孩爹娘,希望他们请风水先生给调理一下。由村里出钱,没办法,女孩父母只好答应了。风水先生却提出了一个荒唐的做法,将女孩重新埋一次。   挖掘坟墓那天,女孩的爹娘扯了几十尺白布,让女孩的叔叔婶子亲戚们顶个孝帽,这一切都是先生的安排,杀了一只活生生的大骨鸡,并把鸡冠上的血洒在从女孩家到坟地的路上,村里掏钱自镇上雇来一帮吹手。一路上吹吹打打,搅乱了村子沉寂已久的平静,人们围着这班吹手,跟着女孩老亲旧邻的身边,浩浩荡荡向坟地走去。尽管,风水先生很卖力,以及吹手把腮帮子差点鼓破了,拿着铁铣头和钢钻的男人,在风水先生的一声令下中,开始了对女孩坟墓的挖掘。胆小的女人将头别在一旁,又忍不住要看一眼小孩子都被大人牵着手,怕一不小心中了黑煞。   当泥土和已经腐烂的棺木彻底打开时,令人惊讶的事发生了,裹着女孩的苇席并未破烂,而且,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女孩身上的白色连裙没有因地下潮湿或地核变迁,而烂掉。女孩的面容及身体尚未腐烂,胆大的男人,看见从女孩的肚腹里,发芽长出一棵窝瓜苗。风水先生,对这一现象暗暗的摇了摇头。风水先生的摇头,加剧了人们对冤死女孩的害怕。村长刨根问底,“先生啊!到底怎么处理这种事情,?”风水先生说,“这是天意,天意难违啊。就是玉皇大帝下凡,恐怕也没办法。”   女孩的坟地虽然另换了个离村子很远的地方,风水先生的话令人毛骨悚然。他说,“凌志涵同屋女人的离奇死亡,很可能与女孩的冤魂有关。”   由于案情充满了鬼魅色彩,加之,这个女人身份不明,案子只能暂告一段落。凌志涵租住的这个大杂院,尽管解除了隔离,可因为恐惧,已经没有人敢来住了。但是,偏偏凌志涵所在的高中,有一个高二的男同学不信这个邪。就住进了凌志涵住过的那间屋子。   凌志涵请了三个月的病假,高二的学习很紧张,这样一拖拉,凌志涵就怕考不上重点大学。她的成绩在年级也是前五十名,但凌志涵的病是好是坏,常常做恶梦。梦里总是那鬼披头散发的女鬼,一次次的扑向她,要索她的命。吃了很多药也不顶事。白天辽宁癫痫较好医院还像没事人一样。凌志涵的母亲只好请阴阳先生来家里给女儿看看了。先生说,“凌志涵是被一冤屈女鬼所附,要想驱走女鬼,只能答应她的要求,就是找一个纯阴的男子与凌志涵假结婚,不然她会缠死凌志涵的。”   凌志涵的父亲开车来女儿所在的高中,想委托凌志涵的班主任,给凌志涵找个学习优秀的男生,帮忙辅导功课。当时,班主任吴老师就把张楠介绍给了凌志涵的父亲。张楠考虑到自己家境贫寒,父亲体弱多病,靠母亲在村里给人家打零工赚点钱,抓襟见肘的生活着。张楠早就用为别人做家教供自己读高中了。对吴老师的引荐,张楠没有反对。而且,凌家给的钱也很丰厚,张楠想多赚点钱,帮母亲减轻家庭负担。张楠那晚就坐凌志涵父亲的车,去了凌志涵城里的家。   张楠是凌志涵的学兄,在家里知遇学兄,而且是凌志涵挺崇拜的那类男生,甚至凌志涵暗恋过张楠。只是见到张楠身边不乏很多追求者,包括校花小薇。凌志涵就没有主动做什么,有时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张楠在操场上打篮球,望着他矫健的身姿,出神。现在,心仪的男孩就在身边,凌志涵激动得语无伦次。尤其是,吃过晚饭后。父母都到房间里休息了,张楠和自己在屋里复习时,那种紧张顺着毛孔直往血管里钻。张楠没有想那么多,他是个苦孩子,一心只想读好书,考上大学让饱经苦难的爹娘过上好日子。所以,面对凌志涵脉脉含情的眼神,张楠不会不明白她的意思。凌志涵长得算不上美,可也楚楚动人。从女孩身上散发出百合花的幽香,令张楠这青春懵懂的男生,讲课时也没法专心。凌志涵薄薄的衬衫领口处,一低头时就有一对不安分的小鸽子,撞入张楠的视线中。在另一屋内凌志涵的父母正在为没有给凌志涵找到,阴历七月七日七时生的男孩子发愁呢。对于这样一个夜晚,凌志涵更担心的是,如果张楠一旦知道自己被鬼附的事,是不是会离开自己呢? 共 1079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