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春秋】西舍(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3:44:30

年初,在浙北的西舍,我住了一个春天。

从苏南乘高铁到余姚,又由余姚坐车经瓜舍、石堰、柴弄、烟墩和施叶,一路到观城,然后再由观城转去附海。

浙北是平实的,屋舍陈旧,充满风尘感。

我去的时候,附海镇正在修路,一条公路的一半都挖开了,所有的往返杭州湾和观城的车便都在那剩下的半边路上跑,灰土很大。

另有一条高速公路,比这条维修的路更繁忙,它东西向与这条挖开的路交叉,路上整日大车小辆地络绎不绝,去往宁波或杭州。人想横穿这条路都得提心吊胆。

在这样的喧嚣和烟尘里,人的心很焦灼。但西舍藏身在镇子深处的一隅却偏得了一份安宁。

每次进出西舍都要走一条很长很窄的巷路,车子很难进入,因此我打车子只打到巷口。

在巷口外有一条小河沟,水泛着青碧,像是一泡死水,可居然有河边居住的少妇来此洗衣洗床单,又有居民舀了河里的水浇岸上的几垄香樟和枇杷。一次,有一个男人竟然还拿着一根一米长的竹竿在河畔那里钓鱼。我惊骇了,他的那根竹竿上根本就没有鱼线和鱼钩哦。但他却分明已经有了收获,岸上的一只破铁桶里盛了有一拃高的水,有一条蛇一样的东西在里面盘着,一截尖尖的有棱角的头探出水面,斜指着桶口。原来他在钓黄鳝哩。

我住在巷深处的小楼。楼有两层高。房东房产丰厚,两幢楼布局极为独特,成一“同”字,“同”字中间的一横为两幢楼之间的行道,剩下的才是楼的布局和形状,我就在中央的“口”字楼里住,居二楼,几乎是被那个弯转的楼抱在了怀里。平时,也有卖菜籽油等物的小贩偶尔前来叫卖,在那行道里绕上一圈之后出去。有人从楼上俯身搭讪,而后提了壶或瓶子紧赶慢赶着下来买。

巷子里挺繁华,路两边有各种小商铺,卖衣物,日杂,还有餐饮。我曾在一对湖北姐妹那里吃过盖浇饭,也曾在一对贵州姐妹那里吃过一份米粉。吃米粉的时候我没顾人家的提醒,在里面加了猪肝,又放了一些鱼腥草,结果吃到一半,怎么也吃不下去了,差点吐了,享受不了鱼腥草的那股味道。对于米粉的胃口也消损殆尽,再不敢恭维。

西舍南北长,巷有多长,村有多长,然而东西却狭窄,穿过一些栅栏似的灌木,几间房舍之外便是农田。田里面种着大片的青菜。

房东有很多空屋,但看过几间之后我就选择了小楼。小楼外有一架锈迹斑驳的铁楼梯,由此上楼去。平日里天气晴好的时候,楼梯的栏杆上一大清早就搭满了被子和衣物,楼梯口的地上或楼梯上则会摆几双刷过的鞋子。

小楼很对称,每一层的中间是一条走廊,长十几米,走廊的两头开口通风,走廊的两侧是门对门的十几家住户。每家的屋外门旁有电表,窗口上方又各自搭挂一根竹竿,供晾晒衣物。衣物搭在竹竿上干得很快,虽然没有阳光的暴晒,但走廊里面的过堂风很大,每天呼呼地吹。

由于房屋多,这大院子里就人丁兴旺,住了一院子的小媳妇。南方的女人能生孩子,每家都要生两三个,女人们就差不多都在家里面带孩子,男人出去工作。因此这大院子里异常热闹,几乎每家的门前都挂着婴儿的衣物,门口放着童车。

厨房都统一在楼下,往往一趟子十几家在那里做饭。一个贵州的小媳妇经常炖鱼,她说她的老公爱吃鱼。这小媳妇挺着大肚子,正待产。他的老公在附近的一家私人小厂里组装饮水机,每月的工资能拿到七八千元。听说那家厂的老板就只雇了她老公一个工人。

另有一个小媳妇是安徽的,刚产后没多久,也是老公一个人上班,可由于孩子多,生活难以维继了,后来媳妇的公公从老家过来,也在附近的一家电器厂里面打一份工,来帮助儿子养家,他们的生活才得以改善。公公在厂里是做喷漆工的,最脏最累的活,人每天弄得像块调色板。但这个工作工资高,两个年轻人也曾劝过老人不要做这个工作了,有污染,但老人始终不同意,一直在做。

还有一个小媳妇刚从广州过来,暂时没找到工作,在家里呆着。她也是住在二楼,在靠近里面的一间。那媳妇没立火,出去买饭吃,我经常见她出门来在二楼的楼梯口那里凭栏眺望,默默地,人不大爱说话。但后来时间久就熟识了,每次见面就打下招呼。有时在楼梯上迎头遇到她,有时是在院子口上,她出去吃饭,或是去打热水。热水房在巷子里,有好几家,同时开着热水房和澡堂,打一壶开水一角到两角钱,打一桶要五角或一元。我也经常拎着一只暖壶去打水回来。

巷子里还有几家的酒坊,他们卖黄酒,也在用简易的设备现场酿造烧酒,酒有玉米酒,也有高粱酒,高粱酒又分白高粱和红高粱两种,当然是红高粱的酒价格更贵一些。我曾几次去一家酒坊里打酒,跟那家店的店主和老板娘也都算很熟络了,每次去他们都会给多打上半提。

西舍离观城有几里路,路况极差,路的两旁都是灌木丛和田地。第一次去附海,晚上打了一辆三轮车到观城住,由于路不熟,人被吓得要命。那段路是太荒僻了,天又是个月黑头,那段空处两旁的灌木在黑暗里都像怪兽,人只看到车灯前的一线光亮在颠簸的路上颤抖,抖得人的肠子都疼。心想,这司机是要把我们拉去哪里哦。人甚至都做好了要跟他玩命的准备。

后来住久了,才对那里熟悉了,甚至开始喜欢上了那段西舍去观城路旁的田野。那里就像是一幅国画里面的留白处,是让人透气用的。在喧闹里压抑太久的人真的是有必要适当放松一下。每次路过老凉亭,走到田野那里我就会仿佛走进了大自然,感到神清气爽。

我喜欢西舍的小楼,我站在屋子里,定定地看墙上的那幅红艳艳的梅花图。梅是老梅,枯枝虬干,苍老瘦硬,杈上满是猩红的花苞。不知道是哪一年,哪一个房客留下来的,经了多少岁月,落了一层的灰尘。我不晓得那个人是把它留给谁,但它却分明落在了我的手里。

住在小楼时,我总是尽情地领受着“小楼昨夜又东风”的意境。我每每站在二楼的楼口凭栏张望,春风在我的张望里就从村子的东南面缓缓地吹拂进来,我看到桃花在春风里红了一树。西舍与观城之间路两旁青青的油菜就渐渐开满了花,黄澄澄一地。

老年人容易得癫痫病武汉市做癫痫病医院沈阳治疗小孩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