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老丁头墚子”传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1:34:37

老丁头墚子,是原八五八农场十六队北边,大穆棱河湾子中的一块丰美的河滩的名字。现在是八农场第六管理区第十三作业站,穆棱河边的一块阡陌纵横的稻海。

老丁头墚子名字的由来,这里有悲壮的传奇故事,如今已鲜为人知了。

那是在开发建设北大荒之初,八五八农场决定在只有十几户的“东仁义”小村,创建机械化生产连队。大约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们东方红——13号包车组,奉调进驻到东仁义村——也就是八五八农场十三队。

机车行驶在泥泞的,蒿草荆棘没人的,废弃的鬼子路上,穿行在密林、水泡子间。一座座被战火烧毁的木桥,桥桩子让人记起了战争的创伤。四十多里弯曲泥泞的路,我们开车足足行了六七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老丁头墚子。这里原来是老乡队,现在农场要改建机械化生产队。

我们一到目的地,把车停在较高的路面上,矮胖敦实的吴队长热情地帮我们搬行李,安排住处。举目这十三队,几间低矮的草房,趴在草丛树阴间;有一副篮球架支在一片铲除平整的球场上;球场北面是一栋长长的草拉大食堂,是这里唯一的“宏伟”建筑了;大食堂后面是碧水悠悠,水没过柳毛丛,只露些许树梢……我苦笑了:“这才是原滋原味的北大荒!”

我不由得问队长:“吴队长,咱这十三队怎么进出哇?连一条土路都没有,一旦有紧急事可怎么办哪?”

“你放心,这些事好办,慢慢咱这里会好起来的。现在要想办什么事?从食堂后的穆棱河,坐‘老丁头墚子’的船到火石山,那里车辆去虎头、虎林乘坐车辆都很方便……”

“‘老丁头墚子’?好新奇的名字。是地名吗?怎么叫这么奇怪的名字?”我的好奇心上来了。

“老丁头是个孤老头子,他一个人在河边墚子打鱼为生。咱们官兵来了后,他主动担起了给咱运输的义务。咱连队人员往来,生活物资和日用必需品,都是老丁头用船运进运出的……”

“老丁头?孤老头子……”我有些不解了,茫茫荒原,一个老人怎么在这里?“那他住在哪呀?没儿没女吗?没家人吗?”

“他在河边挖个地窨子,一个人住在哪里。他的一家当年都被鬼子杀害了……”吴队长悲愤地说。

我的心一沉,决心见见这位可亲的老人,探索一下他那悲哀的过去。

一个阴雨连绵的夏日,我乘坐老丁大爷的双桨小木船,穿越绿树碧水荡漾的河道,看着紫铜色脸膛,魁梧身材,粗壮的双臂,划着双桨的五十开外的老人,见他左耳的下垂像被刀切了一块。双桨起落,小船穿梭,荡起涟漪。鱼儿跳出水面,水鸟在水面上欢歌。我心旷神怡,这美妙的画面,不由得使我感到生活的甘美,也翻腾了心中之谜。

“丁大爷,你老当过兵?打过仗?”

“哈哈,哈哈……我年轻时就在这里捕鱼打猎,那里当过兵啊!”老丁头爽朗地笑着说。

“那您的耳朵怎么少了一块?怎么看像是抢打的?”

“唉!都是东洋鬼子狗日的小日本!他妈了个巴子的杀我的亲人,烧我的墚子,我与他们斗,被狗日的开枪几乎要了我的命!”老人提起日本鬼子,紫红的脸变成了绛红色。

“啊?被鬼子打的?”我由衷的钦佩,“能和我说说你与鬼子斗的经过吗?”

“哎——说来话长啊……”老人陷入了深深地回忆。

河水滔滔,百鸟低吟,丁大爷的话把我带入那艰难不屈的岁月——

大约公元一九〇二年二月八日夜间,俄日不宣而战,爆发了日俄两国,在我国东北的掠夺战争。清政府无耻宣布“局外中立”,划辽河以东地区为日俄两军“交战区”。腐朽透顶的清政府,竟置国家主权和人民生命财产于不顾,听任日俄两国的铁蹄,践踏我东北锦绣河山。当时在辽河岸边的渔民丁老汉一家,在战火硝烟中难以生存,便用肩挑着一对儿女,带着老伴和十四五岁的大儿子向北逃难。好不容易逃到现在这里的穆棱河边落了脚。丁老汉在茂密的穆棱河边河弯处建起了家园,凭着在老家打鱼的经验,在河中拦下木墚子捕鱼;在河边开垦出一块土地种蔬菜和粮食;无事带着大儿子到林中打猎……过起了自给自足的世外桃源生活。从那时起,这里就被逃难的人们称为丁家墚子。几年过去了,丁老汉给大儿子娶亲成了家。他却积劳成疾撒手去世了,年仅二十多岁的老丁夫妇,担起了家中的一切,赡养老母,将弟弟妹妹抚养成人,一家人和和睦睦,吃穿不愁,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可是好景不长。万恶的日本强盗侵占了我国东北,这里成了日本关东军的大本营。距离乌苏里江只有二三十里的大穆棱河湾——丁家墚子,竟成了日本关东军的兵营,修建了码头,成为日本强盗重要的水上运输线。

墚子没有了,鱼打不成了。老丁只好外出打猎维持一家生活。本来丁家的住房离码头较远,对鬼子没有任何妨碍,可是日本的鬼子兵经常来家要吃要喝,骚扰自己的妻子和妹妹。还年轻气盛的老丁,实在忍不下这口气,就经常看日本强盗不注意,趁机破坏鬼子的汽艇、码头。遇见落单的鬼子便夺抢杀鬼子,一家人在恐慌中躲躲藏藏地度日。

这天,老丁在荒原密林里打猎归来,看天已经快黑了,心思鬼子不会再来了,便走出树林向家里走去。走着走着,突然见自己家的方向,浓烟滚滚、烈燃冲天。“糟了!鬼子又来了……”赶紧向家奔跑。

还没到家门口,便见与父亲一起精心盖的几间茅草房,已经被火烧光,年迈的母亲和十多岁的弟弟倒在血泊里,已经死去;妹妹衣服不整,竟倒在树林边地洞口的一棵大树下……

“妹妹……这是怎么了?”

“哥……哥……”妹妹微弱地躺在哥哥怀里,断断续续的,“鬼子……来……来……,放火……烧……房子……”

“你不是躲在地洞里吗?怎么出来干啥呀!”

“我听到……弟弟……惨……叫……偷偷……钻出……看到……妈妈与鬼……子……厮……打……妈妈……让鬼子用刀挑死了……我刚……要与鬼子……拼……竟……竟被鬼子……”

“嘿!这些狗娘养的……你嫂子和你小侄呢?”

“嫂子在屋里炕上,小指被他们掐死了……”

“这些混蛋!猪狗不如……你先回地洞休息,我看看你嫂子怎么样了?”老丁把妹妹送回地洞,转回身进入被烧毁的房屋,见自己三岁的儿子已经烧焦炭,蜷成一团。妻子浑身的衣服不见了,被烧蹋的房梁压死在炕上……”

老丁踉踉跄跄地向地洞走去,可是没到洞口,见妹妹吊死在大树上……

是夜,一条黑影摸进鬼子兵营,用一把杀野兽的快刀,杀死了鬼子哨兵,放火烧了鬼子兵营,沉睡中的鬼子大部分葬身火海。这个人正是丁家梁子的老丁。他怒气填膺,来给亲人报才仇了。他已经失去了理智,点着兵营后,又跑上浮桥,疾奔鬼子码头,想放火把鬼子码头也烧掉。没想到鬼子兵营大火一起,码头上的鬼子立刻警觉。当看到老丁奔过浮桥,早被一群鬼子围了上来,想活捉老丁。老丁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抡起大刀向鬼子砍去,立刻有三四个鬼子见了阎王。鬼子一见老丁凶猛,难以活捉,便立即向他开枪。老丁只觉得耳朵一麻,脚下一滑掉在河里。这时,河两岸传来密集的炮火声,鬼子一个个倒下了。又听到几声炮响,鬼子的码头被炸塌了。

老丁游上岸看到鬼子被消灭了,码头上了天。高兴地跳着脚大喊:“太好了!打!狠狠地打……”

“快走!看鬼子的援兵上来,我们就脱不了身了……”老丁隐约中听到一个女人焦急地说,硬把他拉进森林里。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一群老娘们,为什么不让我杀鬼子报仇……”老丁被强拉进森林,见是一群女人就发作了。可是看到硬拉自己的是西仁义的张嫂张寡妇,立刻软了下来,“是张嫂?你们……你们……”

“我们是东北抗联安兴女子游击队!”张嫂骄傲地,“今天下午,我们侦察到丁家墚子人被杀,家园被烧,决定夜间偷袭鬼子。刚到这里你杀敌放火,都感到你有种!没想到你竟不要命的要烧码头,被鬼子打了一枪掉到河里。这时我们赶紧开炮,炸毁了鬼子码头,才救回了你……”

“原来是这样……谢谢嫂子救命之恩!我已经无家可归,让我参加你们的游击队,和你们一起打鬼子报仇吧……”

“好!就算你一个。以后你就是女子游击队的男代表。”

听了老丁大爷地述说,我不由得对这老人更加刮目相看了,激动地说:“你老还说你没当过兵,参加抗联不就是当兵吗?你的耳朵……”

“嗨!那叫什么当兵啊?只不过是打鬼子而已。我的耳朵就是我在想烧鬼子码头那回受的伤。鬼子那一枪险些就要了我的命,但是我命大,只让鬼子打掉半个耳朵……”

“那你们那些游击队员后来怎么样了?张嫂呢?”

“我们那女子游击队倒是不含糊!整天串树林打鬼子,破坏铁路公路,掐断鬼子的电话线和水上运输线,有机会还端鬼子的炮楼,搅得鬼子不用想安定。鬼子看我们游击队神出鬼没,便调动兵力围剿我们。在一次反围剿战斗中,张嫂和部分女队员不幸牺牲了,后来我们被打散了,我一直找抗联大部队,但是一直没找到。直到日本鬼子滚蛋了,我才回到这里。我的亲人都死在这里,我的那些女战友也埋葬在荒原上。我舍不得离开他们,便又重建了丁家墚子……将来有一天我也要埋在这里呀!”

看着丁大爷刚毅的面孔有些激动,我的敬仰之情更浓。多好的一位抗联老战士啊!不求名,不图利,只求为了亲人的安康与快乐。

2015-10-18

导致小儿癫痫的原因治疗癫痫不错的医院应该怎么选呀?治疗癫痫疾病用左乙拉西坦有用吗荆门哪家癫痫医院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