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笔尖】我的姐姐我的妈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8:26:30
我妈说我爸在家睡觉时突发脑溢血死了。我妈说我爸死的时候我在她肚子里还是个小豆芽。我妈还说我爸除了给她留下六个娃什么也没留下。我有四个姐姐一个哥哥。于是,十六岁的大姐燕妮不得不辍学帮妈妈分担养家的责任,她只身一人去了广州打工,每年的春节才会回家小聚几天。
   我七岁的那个秋天,妈妈一封“病重速回”的电报召回了姐姐。
   当妈妈喜笑颜开地拿着一张男人照片让姐姐看时,姐姐一下子就炸开了:“妈,您骗我回来就是为了这个?”
   “是啊,就是要你回来嫁人的,你已经24岁不小了。”
   “可您也不能借口说病重啊,知道我有多担心吗?我才不要相什么亲,这就回广州去。”大姐开始收拾行李。
   “好了好了,是妈错了行不?妈跟你道歉,你先看看这张相片,就看一眼。”妈妈低声下气地求着大姐。
   大姐瞟了一眼妈手上的相片,“呵!长得倒还蛮喜庆,像唐僧似的。”
   听大姐这么夸奖,妈立即来了精神,“不错吧,我也觉得挺好的,而且呀,他爸是我们小区旁边城中村的书记,听人说那一片马上都要拆迁,他们家房子多地也多,将来又得拆迁费还给分房子,啧啧啧,那可都是带电梯的大房子。不像咱们家,唉,你看看,你爸单位见咱们孤儿寡母可怜,给分了这套三居室,可你弟弟妹妹现在都长大了,这房子都快被挤爆了。”
   “那我也不嫁这个大白胖子。”姐姐依然气鼓鼓地说。
   “白白胖胖怎么就不好了,说明他家境富裕,难不成都长成你弟弟妹妹这样,一个个黑黑瘦瘦发育不良像非洲难民似的就好看了?你也不拿镜子照照,你都几岁的人了,鼻子还翘上了天,不知天高地厚的。你说说,这小伙子条件这么好,看了你的照片后立马大包小包到咱家来提亲,人家哪里配不上你这个小妮子了?我是你妈,还武汉羊角风怎么根治不是为了你们这些讨命鬼,整日就知道让我操心,谁又为我想想了!”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絮叨着。
   大姐黑着脸一句话也不说地钻进了房间,再也不出来,连晚饭也不出来吃。任谁敲门也没有动静,于是我的哥哥姐姐开始猜测大姐一定在里面独自哭泣。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妈也有些着急了,捶着房门喊:“燕妮,你要不愿意武汉癫痫病研究中心,总得给妈个理由啊,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打算一辈子不嫁人了?要想这样,趁早剪发进尼姑庵好了。”沉默,房里依然沉默。
   “梦梦,去叫你大姐出来吃饭。”妈命令我。
   “大姐,开开门,我给你送饭来了。”我端着一大碗饭菜站在房门口,门终于开了。
   我和妈看着大姐狼吞虎咽地把饭菜吃的干干净净,然后熟练地从一个非常精致的匣子里弹出一支香烟点燃,妈递给她一杯水,“妮呀,你怎么还学会抽烟了?有什么心事跟妈说吧,不要总是一个人这么闷着对身体可不好,虽然妈话说的有点重,可也都是为你好,妈知道这几年你为这个家为弟弟妹妹付出了很多,要不是你每个月寄钱回来,妈差点把梦梦给送人了。”眯缝着眼睛正在优雅地吐着烟圈的姐姐突然瞪大了眼睛说:“妈,您可不能这么做啊。”
   “妈说的是以前梦梦还不到一岁的时候,现在这么大了有人要我也舍不得给呀,你看她越来越像你了。”
   “是啊,我也觉得是呢,梦梦过来让姐姐抱抱。”大姐搂着我狠狠地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你到底对这个书记的儿子咋想的?人家还等着我回话呢。”
   “妈,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也是我们本市出去到广州打工的,而且他家离咱家也不远,这次跟我一起回来了。”
   “那你怎么不早跟妈说?还让咱母女闹这么大个别扭。”
   “他的家庭环境和我家很相似,我怕您不会同意。”
   “只要那孩子诚实本分人品端正,妈也不是非要你嫁给有钱人不可。挑个条件好的也是想让你不再受苦。”妈的眼圈又红了。
   “妈,对不起。咱不哭了,都怪我不好,没事先跟你说清楚。”大姐给妈拭着眼泪。
   “燕妮,你明天要他来咱家给妈看看。”
   “恩,明天我就给他打电话。”妈把我和大姐搂在怀里笑了。
   第二天,为了迎接大姐的男朋友,妈一大早就把我们从被窝里揪出来,嚷嚷着全家总动员开始做卫生。下午,姐姐兴高采烈地到车站去接回了她的男朋友,当大姐和那个帅气的男孩陈飞站在了我们的面前时,我和哥哥姐姐们不由得发出感叹:“好帅啊!俊男靓女好般配啊!”
   “你们这些孩子,该干嘛干嘛去,瞎在这里起哄什么。”妈把我们都赶了出去。
   晚餐时,妈一个劲地劝着陈飞吃菜,虽然他的碗里已被她堆成了小山。“今晚就在这里歇吧,和你大弟睡一屋。”妈不停地对着那帅哥哥献殷勤。
   “好的,谢谢阿姨。”
   “军军,吃完饭拿套睡衣给你哥洗澡。”妈吩咐着我哥。
   “哦。”哥塞着满嘴的饭嘟嚷了一声。
   穿着睡衣的陈飞和大姐坐在客厅边抽烟边看电视,收拾好厨房的妈出来看着他俩禁不住会心地笑了。可当她的目光游移到陈飞露着的胳膊时,瞬间收起了笑容,走过去冷冰冰地问:“陈飞,你是个诚实的孩子吧?”陈飞莫名其妙地点点头。
   “那你告诉阿姨,你胳膊上的纹身是怎么回事?”妈指着陈飞胳膊上的一条飞龙说。
   “妈,你干嘛大惊小怪的呀?在广州那边年轻人都纹身的。”大姐替陈飞辩护。
   “你给我闭嘴,我现在和陈飞说话。告诉阿姨,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我,我在一个地下赌博场给人家看场子。”陈飞结巴着说。
   “好,现在该你说话了,燕妮,老实跟妈说你在广州具体干什么工作?不许撒谎!”
   “我在赌博场当服务员怎么了,很丢你的脸是不是?如果我不在那种地方打工,能替你养大这么多孩子?”妈晕了过去。
   当妈醒来的时候,陈飞已经走了。
   “妈,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这些年我不该骗你,可我们没文凭想找份工资高又体面的工作那绝对是白日做梦。我答应您,这次回去我和陈飞都换工作。“
   妈别过头不停地流泪,“妮啊,咱不回去了行吗?好好的找个人嫁了。”
   “我和陈飞在一起已经三年了,我不舍得离开他。”
   “他在那种环境下工作能好到哪儿去啊。你也是,怎么就不能给你的弟弟妹妹做个好的榜样呢?特别是你的小妹梦梦,她才七岁,可一直把你当偶像来崇拜的呀。”
   妈和姐姐哭着说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睡着了。
   大姐收拾行李还是坚持要和陈飞回到广州去,妈哭喊着拖拽着大姐的箱子不让她走,我和哥哥姐姐们也帮着妈妈。大姐突然松手大声说:“好,大不了我不要这个箱子,我走了。”眼看着大姐走到了门边,妈突然冲了过来一头撞在了门上,血顺着妈的额头流下来,有气无力地说:“给我收了尸你再走。”妈又晕了过去。
   医生说妈有高血压不能再受刺激了,再受刺激就会没命。
   大姐同意了和书记儿子结婚,条件是要把我带过去好减轻妈的负担。我的姐夫看着姐姐比相片上还要漂亮身材也一流棒,连连点头同意并给我妈三十万赡养费。
   我随着姐姐住进了四室两厅有电梯的大房子,终于有了自己的房间,梦幻般粉色房间让我感觉一下子由灰姑娘变成了公主。我在明亮得可照见人影的地板上跳舞,在又大又软的床上打滚。大姐看我开心成这样笑我:“真是个傻孩子,有这么高兴吗?”“恩,非常非常高兴。”我继续在床上滚来滚去。
   姐姐很喜欢抽烟,而且还直抽她前男朋友陈飞供给她的香烟,姐姐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出去到陈飞给她的地址去买烟。姐夫说:“燕妮,把烟戒了好不好?给我生个漂亮的宝宝。”
   姐姐在一团烟雾袅绕里说好。
   转眼两年过去了,姐姐没戒掉香烟也没怀上孩子。烟瘾越来越大、人越来越瘦,她的婆婆总是换着花样的给她熬各种汤药,可姐姐依然没有怀上。婆婆终于忍不住跟姐姐说:“妮,和翔子到医院去检查检查,看你俩哪个出现了问题,有问题咱得抓紧时间给治好了生个宝宝,我和你爸都急着抱孙子呢。你这烟是不能再抽了,瞧瞧,被烟熏的人也瘦了漂亮的小脸也变得蜡黄。”
   姐姐和姐夫从医院检查回来后就开始吵架,姐夫大声地说:“原来你每天抽的烟里面有冰毒,怪不得你戒不掉,人也越来越瘦。你的子宫曾经受伤严重不能再生孩子了,你也没跟我说过,你这个烂女人、骗子、大骗子!在你身上到底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事?”
   “我也不知道那烟里面会有冰毒,抽平常的烟觉得没味老提不起精神来,只有抽了那个烟后人才会有精神。”
   “算了,什么也不用解释了,我们离婚吧,你的过去太复杂了。”
   “我不离,凭什么你想结就结,想离就离?”
   姐夫的爸爸说:“吵什么吵!还嫌丢人丢的不够是吧?这些事要是传出去别人不笑死才怪。这样吧,明天翔子就把燕妮送到戒毒所去,等戒掉了回来咱们保养个孩子。燕妮,你同意吗?”姐姐点头表示同意。
   从戒毒所出来的姐姐鲜亮了很多,似乎比之前更漂亮,多了些少妇的风韵。我把姐姐接回家,她的婆婆做了一桌子都是姐姐爱吃的菜。“妈,翔子呢,怎么我回来也没见到他?”
   “翔子他,唉,这孩子。”
   “他到底怎么了,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没,啥事也没有,妮呀,你回来就好,在家好好把身体养着,想吃什么就跟妈说。”
   婆婆进了厨房,姐姐又问我:“梦梦,你姐夫到底咋啦?”
   “姐,你走后姐夫就没回来住过。”
   “那他去了哪里?”
   “听婆婆说住在他家另外一套新房子里。”
   “和谁?还是他一个人?”
   “我也不知道,他们也没人跟我说。”
   和姐姐正说着话,姐夫回来了,身边还多了个年轻女孩。
   “翔子,你回来了,吃饭没?这是谁家的妹子呀好漂亮,赶紧一起坐下来吃饭。”我姐热情地招呼着。
   “别假惺惺地了,我回来是要跟你说这个女人她怀了我的孩子。”
   姐姐怔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姐夫已带着那女人离开。
   “妈,您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才走了半年,翔子就和别的女人好上了,那我算什么?”姐姐找到躲在房间里的婆婆理论。
   “妮啊,我和你爸也是才知道的,我们也骂了翔子。可她怀的毕竟是翔子的骨肉,你不是不能生孩子了么,我们就不舍得她打掉,总不能让老张家就绝了后吧。要不这样,等她替翔子生下孩子,我们就给她一笔钱,让她回山区的老家去。孩子就只当是你生的,这不正好两全其美吗。”
   “呵呵,两全其美,好一个两全其美。”姐姐抱着我痛哭起来。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姐姐又开始了吸毒,已经不是香烟里夹带的少许,而是直接买了白粉。姐夫带着即将生产的年轻女孩回来:“燕妮,求求你跟我离婚好不好?你看看你现在,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我们家也做到了仁至义尽,可你完全就无药可救了。”
   “我现在变得无药可救也是被你所赐,要不是我一回来你就拿这个小妖精来刺激我,我们现在一定会过的很幸福。”
   “你醒醒好不好?我已经不再爱你了,老这样耗着就没意思了。”
   “我就要这样耗着你,直到死。”
   姐姐的公公又发话了,“你走吧,燕妮,本来以为从戒毒所出来你会重新做人,可你现在却变本加厉。你已经抽掉了我家半套房子钱,我们不能再给你钱了,老张家也绝不能毁在你的手上。”
   “您让我去哪儿啊?我已无家可归。回去也会被我妈打死,还不如你们今天就把我打死在这里好了。”姐姐瘫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说。
   这个时候,姐姐的婆婆走过来突然扑通一下跪在了姐姐面前,吓得姐姐赶紧抓着她的胳膊:“妈,您这是干嘛呀?快起来有话好好说。”
   “妮呀,自从你进到这个家,我一直把你当作自己的亲闺女,可你怎么就是不听我的话,非要跟自己过不去,自甘堕落啊。妮啊,妈求求你放过翔子,放十堰治癫痫病最好的疗法过我们吧。”婆婆老泪纵横任姐姐怎么拉就是不起来。“妮,除非你答应和翔子离婚,否则我就这么给你跪着。”
   我和姐姐又回到了自己的家。我妈一见到姐姐就拿起铁衣架劈头盖脸地打过去,我横在妈妈面前也被打了两下,好痛。妈妈把我推到房里锁起来,又开始满屋的追打姐姐:“你这个死妮子,好好的郑州的癫痫病医院哪家人不做,你非要做鬼是吧,今天你妈我即使去坐牢也要把你打死好随了你的意。”“好,您打吧,我也不躲了,反正是您把我带到这个世上来的今天就再把我送走。”
   打够了的妈妈嚎啕大哭,“你给我滚,滚的越远越好,我只当没生过你。”
   随即听到开门关门的声音,家里变得安静下来。哥哥找到钥匙把我放出来,客厅里没见姐姐也没看到妈妈。

共 550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