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暗香】淡淡的清香(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2:30:01

一杯白蒿芽泡制的茶,在阳光的照射下,很清澈。芽儿们,有的轻轻的漂浮在水面上,有的静静的躺在杯子底下,那么的平静。打开杯子盖,一股青草的香味扑面而来,让人心醉。

几丝芽儿,点缀在淡青色的水面上,泛着白光,慢慢的摇动杯子;芽儿们开始了舞动,像个小孩子,转着,跑着,跳着,让人快乐……

这是母亲亲手制作的白蒿芽,她亲自从野地中拔回来二月的白蒿,学名叫荫陈。清洗干净后,在没有阳光的地方阴干了,放在塑料袋中间,保存起来,供我们享用。母亲已经走了大半年了;可是,我感觉她还在我的身边,就像以前一样,我闻着母亲的味道,母亲用亲切的目光看着我,我好温暖!

家中,从屋子外到屋子内,从客厅到卧室,还是以前的模样,没有变动任何东西。连同门上的贴纸,屋内的摆设,床上的床铺。还有母亲在天热的时候,经常摇动的那镶了布边,打了补丁的竹扇,还有那双她经常穿着的粉红色的按摩拖鞋。

母亲只是出了趟远门,我害怕她回来找不到家门,家永远都是她在时候的样子。母亲床头柜上的那块钟表,还在滴答滴答的响着,它说母亲还在,它会永远陪伴着母亲!

六月的阳光下,几朵红色的玉兰花,羞涩的隐藏在茂密的树叶当中,可怎么也隐藏不住花朵的鲜艳和淡淡的清香。于是想起小时候看过《大墙下的白玉兰》的连环画,她比喻一种精神;而眼前,我看到了翠绿叶子中间迟开着的真实的红玉兰,端庄典雅,婀娜深情!下午饭后,散步的人们三三两两的,说着笑着、指点着、谈论着。就像以前,母亲、爱人、儿子和我,一家人一起散步,一起游玩,一起闻着淡淡的花香。

马茹茹成群结队的,在城东高速路桥西边的马路两旁,爬满了枝条,灿烂着笑脸,让人心醉。忍不住摘上几颗,往嘴里塞,咬上一口,薄薄的皮儿不是小时候那么的甜,一股干涩的味道,第一反应,真难吃。给儿子说,这是我们小时候的牙祭,儿子笑了,让他吃,他只是摇头!

记得这个东西,原来只是山上有的,在收麦子的时候就红了。二婶是山里人,她每年收麦子的时候都要到娘家去,回来的时候总要带一些,分给孩子们。不过,母亲用红色的线绳绳把红透了的像红玛瑙一样的果实串成手镯,戴在我的手腕上。第一反应,就是往嘴塞,那个甜,真是心里的甜,我笑着,母亲也笑着,很开心地……

大清花院中间的池塘里的鸭子,自由自在地在水中游动;白色的,麻色的,很是可爱。母亲没有养过鸭子,记得养过一次白鹅,在后院就三只,说是能看门的。的确很厉害的,生人来了,它们会伸长了脖子,捉你的脚脖子;大人们害怕,小孩子们更害怕,最后怕伤着人,给杀了卤着吃,挺好!

母亲经常养鸡的,放在后院,晚上鸡儿们都飞到枣树上住的,老冠、黑乌、麻黄、雪白等等。还有花公鸡,经常被大人逮住拔它的彩色羽毛,给孩子们做鸡毛毽子。孩子们眼睛很尖的,一眼都能认出那只鸡是大妈家的,哪只鸡是二妈家的,还有三妈四妈;鸡儿们也很聪明,知道自家的主人,知道下蛋该到哪儿去。后来妈妈把鸡养在了笼子里面,十几只,下了蛋;有时候听到巷子中间有卖冰棍的,就用鸡蛋换冰棍吃。

母亲很勤劳,经常背上兜兜,带上镰刀,到田间地头;或者玉米地拔草,毛调调,片片草,燕儿草,麻雀草,大碗花等等。回家后,把青草放在一块小木板上,左手摁着草,右手用一把淘汰了的切面到,使劲的剁着,碎碎的青草,伴着磨面剩的麦麸子,就是鸡儿们的美食!

母亲很会养鸡的,从小鸡刚刚逮回家,她就精心照料。什么时候喂食,什么时候喝水,什么时候消毒,用高锰酸钾配的,她心里最有数。我们家的小鸡成活率最高,我们家的鸡下的蛋最多,吃不完了,拿到集市上卖,还可以换不少钱。

母亲喜欢在田间地头跑,种菜下地干活是经常的事,对野菜的成熟期也最了解。白蒿芽、榆钱、洋槐花、苦菜、人韩、马齿等等野菜。只要一到时间,她就一个人出去找。城里不是农村,野菜不好找,她就去城外的村庄的地,那一块有什么菜,她都知道。随时,我们都可以吃上母亲做的野菜饭,什么白蒿芽蒸菜,人韩凉菜,马齿疙瘩。

春说她找到了一块马齿地,就像自家种的一样;于是我很想念母亲,要是她在的话,我早就吃上了妈妈做的马齿疙瘩啦!

夕阳西下,美丽的余辉把城市装扮的很是奇妙,东南方,有一弯彩虹挂在半空;好像抓住它,就用手机拍,却怎么也找不到清晰的模样,模模糊糊的。于是,一家人用肉眼寻找,还不是那么的清晰;忽然看见一位大叔,一手搀扶着一位老妈妈,一手指向前方。他们是在欣赏美丽的余辉,还有路边盛开月季花。小风吹乱了他们的花白的头发,我的眼睛更模糊了。

于是我想:要是母亲在的话,应该是和我们一起欣赏彩虹,一起欣赏这美丽的晚霞……

癫痫病大概能花多少钱癫痫病病因主要有哪些?癫痫发作四肢强直是什么原因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