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grlrl.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墨香】狮溪组章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02:16
摘要:狮溪文风像一片肥沃的土壤,只要你是一粒种子,就有发芽成长的一天。 (一)狮溪水   狮溪的水温热绵软。这难忘的印象是和水坝塘的水比较而言的。   水坝塘的水,冷,冷得扎骨头。再热的天,到河边一走,要不了一会儿,身上就凉幽幽的。本来想下河洗个澡,结果在岸边逗留一小会儿,一点暑热都没有了。坐在岸边,听水声嘻嘻哈哈欢快而去,伸手摸她,冷浸浸的,像什么东西咬手一样,要不了一小会儿,脚板底下就凉浸浸的,从脚后跟往裤管里钻,从手臂往腋窝里钻,从四肢往心里钻。我只好起身逃离。我又不是卵石,何必留在岸边受这“冷”遇。   但离开河岸,暑气立即扑过来,一大团一大团的,罩得人透不过气来,烦燥死了。水坝塘地势低洼,海拔较低,暑热在盆地峡谷中透不出去,气温不断上升,热得想吐。朋友见我这样不适应,说,走,到狮溪河洗澡去。   朋友,虽然我初来乍到,但我知道,水坝塘离狮溪还有20公里,你不是骗我外地人?   朋友看出我的犹豫,把摩托车开过来,拉上我就走。不到几分钟,我们来到一个叫三岔河的地方。从水坝塘流来的河水,穿越神秘古老的火焰洞,冰凉刺骨,而从狮溪古镇流来的河水,趟过冷水溪,温热绵软。两条河在这里阴阳交汇,一冷一热,像一男一女,从此恩爱缠绵地携手而行,流过羊蹬,流向重庆,流向长江,流向大海,流向世界。   世界上的水都是相通的。我对水的喜爱也是相通的,先前遭受“冷”遇,突然在这里感受“热”情,兴致顿时高涨,一把脱去衣服,扑通一声扑进河流的怀抱。这水好温暖啊,像一张床。河水一点羞涩也没有,紧紧抱住我,抚摸着,吮舔着,像抚摸一棵水草,像吮舔一条小鱼。我在水里窜上来,沉下去,仰着,躺着,从河的这岸凫过去,又从河的那岸凫过来。我来回穿梭的凫线,像给河面架一座琴弦,弹奏着欢快的乐章。   河边的卵石,静静地卧在岸上晒太阳,而河水,则脉脉地从河底的卵石上轻轻流过。我的到来,打乱了河水与卵石的和谐。我在水里玩累了,一屁股坐在岸边的卵石上。饥渴的卵石被太阳晒得浑身滚烫,被我身上沾附的河水一浇,吱吱吱地冒着热气。像是抗议。最好是躲在树荫下,或坐或躺。蓝天像一片倒扣的湖泊,白云像戏水的伙伴,我是天地间的一条鱼,我身下躺着的这一床卵石,像一堆大大小小的星星……   我似乎听到什么声音在哭,似乎听到什么声音在喊,我起身一看,原来是牛郎要过河,织女这边又被王母娘娘死死拽住,一场爱情就在河边你死我活地争夺……   我被声音惊醒,原来是一场梦,睁大眼睛细看,一只只蜻蜓、一群群蝴蝶,从花丛中飞过来,又从花丛中飞过去,把我的视线飞得五彩缤纷。   (二)狮溪坝   朋友说,小时候,最盼涨水,一涨水,河里的鱼冲到两岸的稻田里,等水一消,到田里去捡鱼,到处都是,一长条一长条的。盛夏的稻田,秧苗封林了,长得密匝匝的,鱼在河里自由惯了,一到稻田里,这儿一碰,那儿一磕,被小伙伴们追得东躲西藏的。不一会儿,鱼游累了,干脆把头钻进秧篼里。随手抓起一条,都有五六寸把长。离开水面的那一瞬,它会甩起尾巴,溅你一身水珠。   我不相信天下有这么美的地方。   那年夏天,我来到狮溪坝,我相信了。   狮溪河从狮溪坝蜿蜒而来,两岸的稻田,少说也有上万亩。坝子像一面卧倒的墙,河流则像长在墙上的一棵藤蔓植物。那些拱桥、小溪、小路,像藤蔓植物上长出的触须,一个触须抓住的,就是一个村庄,所有村庄的生命都维系在这棵藤蔓植物上了。河流是村庄的脐带。   坝子一片碧绿,稻穗正含苞待孕,吹过来的风都甜丝丝的。再过几天,这两岸的万亩稻穗将一齐张开爱情的花信。微风一吹,满河床都是稻花清香。这一床河水流经水坝塘的时候,正是我在那里嬉戏的时候,难怪我躺在水里,浑身都有爱情的滋味。而真要摸,真要闻,却又什么都没有。狮溪河的神秘,让我迷醉了好几年,年年盛夏,我都和一条河恩爱难舍,一有空就扑进她的怀抱,有时一个上午,有时一个下午,甚至一整天一整天都泡在水里。如果我是一条鱼,我会不会被两岸迷人的稻香勾引,会不会钻进别人的稻田,会不会被别人捉去做成晚餐?这河床是大地的经脉,河水是大地的血液,我在河里游啊游,我只是一粒小细胞,我在这条河里游戏的身影和咏叹的声音,会不会随河流流遍世界?我躺在河的怀里,静静地让河水从身上流走,或快或慢,或急或缓。我知道流走的是时间,而留下的是舒坦。鱼儿游过来,用小嘴啄我的脚,啄我的手,痒痒的。我想和小鱼说句话,可一转身,小鱼却逃走了。你怕什么,我们都是水里的动物,你长年累月地在水里游,累吗?你陪我到岸上走一走,我们一起在暖乎乎的卵石上躺一会儿,我邀两只蜻蜓来陪你玩玩,我把月亮做成你吞吐的泡泡,你说多爽。可是,鱼儿转转身,摆摆尾巴游走了。   只有两岸稻香依旧!   朋友说,春天涨水,鱼儿从河里漫上来,游进稻田,短短几个月,长得膘肥体壮。秋天,大人们在稻田里开沟排水的时候,小伙伴们把背篼放在水沟缺口下面,接住沟里排出的水。那些田里的鱼,随水冲进背篼里。不一会,就是满满一背篼,大的半尺来长,小的至少比背篼的缝隙大。背回家,家长说,弄这些回来干啥,腥臭,于是端起背篼倒进河里了。那时的农民不喜欢吃鱼,更不吃田里的鱼,腥!那些得救的鱼,又和河里的鱼会合了。   朋友说,一天,他在田边洗手,一条一尺多长的鲫鱼,游到手边来,因为那田的水快干了,鲫鱼的背脊都露出水面,一副很疲惫的样子。看得出来,这条鱼很思念狮溪河了,它如果再呆在稻田的话,很快就会走向生命的终点。朋友想起那句“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的古话来,于是捧起鲫鱼,把它丢进河里。那鲫鱼在岸边游来游去,恋恋不舍的样子。鱼和人,是超乎两个物种的友谊。朋友说,鱼在稻田游来游去,吃了害虫的卵,庄稼才长得好,所以年年稻谷满仓。   讲到这里,朋友有些黯然,他咕噜……现在不要说狮溪坝,就连狮溪河都很难看到鱼的影子了。   (三)狮溪山   狮溪多山,比如笔架山。我在给陈克权先生的摄影作品写一篇介绍性的文章时,他把他拍摄的狮溪笔架山送到我家。我盯着照片反复观看,被这一神奇的山峰所折服,心想有机会一定前去拍摄,攀登。陈克权先生告诉我,他是1996年的时候去的。从狮溪镇往民主村方向走,一公里路程,就看见笔架山了。中间是笔架,笔架右边有一巨石,形如花瓶,巨石之顶生一小树,如观音插柳。拍远景,就是笔架山,拍特写,就是一花瓶。景中有景,见景生情,情由心生,到底是山水在等人,还是人在为山水奔走,早已不分彼此,物我两忘。   以前,桐梓人都说,狮溪文风好,出的干部多,看了他的这组照片后,我说,上苍把这么雄伟的“笔架”赐给狮溪人民,难怪人才辈出。狮溪是桐梓最边远的乡镇,与重庆南川接壤,受巴蜀文化影响,最早的达昌中学,就是地下党活动的地方,革命的火种在狮溪土地播种燃烧,代代相传,真是“天赐笔架在黔北,我辈应作大文章!”今年,桐梓县举办“乡村旅游杯”征联大赛,我又想起狮溪笔架山来,撰了一联:   笔架山,山书文脉。   狮溪水,水著才情。   狮溪的山,我脚踏实地攀登过的,是狮溪坝的二层岩。二层岩是狮溪镇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上面是悬崖绝壁,下面是悬崖绝壁,中间像玉带缠腰一样的一圈土地,有山有田有土,以前仅有一条羊肠小道与外界联系,从山脚往上看,只看见半山上的一个岩坎,岩坎边上一座突起的山峰,当人叫顶头岩。站在水坝塘的蒿枝台向前看,顶头岩像矗立的一块天然牌坊,难怪蒿枝台那个村庄出了不少文人武将。这神奇的向山自然赋予催人奋进的力量。   走进二层岩,从山顶往下看,根本看不到山下的人烟,好一个与世隔绝的去处。同行的朋友告诉我,从二层岩再上去,就是菁坝,海拔高,经年缠绕在云雾中,所以菁坝的笋子特别出名,被评为“中国方竹”之乡。快到菁坝的地方,要攀登千级石阶才能通达山顶。很多人听说这数字,早已两腿哆嗦,从小在山里长大的我,面对如此陡峻的高山,不由心生向往。   我在写这组稿子的时候,李明福先生告诉我,到了菁坝,上万亩的方竹和原始森林,天边则是云涛雾海,仿佛置身仙境。最神奇的是菁坝看日出。那太阳从云雾中转出来,有簸箕那么大,红得像一团血,在云海中一转一转的盘旋上升。   看着他比手划脚的描述,神往之情更炽了。   (四)狮溪人   我生在桐梓南部乡镇,却交了不少北部乡镇的朋友,也算学贯南北了哈。   以前,我只知道狮溪人读书厉害,出了不少干部。我到了狮溪才真正大吃一惊,那些山坡上肩挑背磨的,犁田打耙的,牛扁儿,猪贩子,随便拉一个出来,可能都是高中生。   他们读书的基数大,考出去的人自然多。   有一年,我的一个同事到那里办案子,问一个中年妇女的材料。他是南部乡镇的民警,接触的多是文盲,中年妇女就更不消说了,他以为北部乡镇也一样,就有点大而化之的。问完材料后,那妇女要自己看材料,不要民警念给她听。结果,那妇女反而指出了两个错别字。后来,这同事悄悄给我讲,在这个地方工作,要注意。我问为什么,他讲了他出洋相的事。我说,狮溪这地方,遍街都是文人,你不要以为考出去的才是人才,其实山野之中从来不缺真君子。   我那时在水坝塘派出所搞宣传,自己做的木板宣传架子,拿毛笔在白纸上写了,张贴在木板上,逢赶场天抬到街上去,群众围成堆的看。有一次,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年人,拄根拐棍到派出所来,值班的问他有什么事,他说,什么事都没有,你们宣传展板上有个字错了,有句话不通顺……,人家几老十岁了,专门来给你讲这个字,讲这个句子,你不要说人家牛板筋,这是求真务实的精神。狮溪人,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正因为有这样的文风,不出人才才怪。   说实话,我在狮溪那地方学了不少,淘到过真金。所以,每写一样东西,不敢轻易拿出手,怕人家笑话。再有,展板是手写,当时根本没练过书法,只是随手涂抹,写在展板上,还自以为可以,后来,看了当地人写的东西,才羞愧起来,于是偷偷的开始练书法,于是静下心来认真的重新读书。   狮溪文风像一片肥沃的土壤,只要你是一粒种子,就有发芽成长的一天。早晨很早,狮溪河边、复兴河边就传来朗朗的书声。下午很晚,返校的学子还在边走边叽叽咕咕地背诵课文。那年春节,我在县城看到一副春联,严格说不叫春联,因为是贴在店门口的,算是春联吧,写的是什么呢,上联:“去年天天搞不住”,下联:“今年一定大发财”,这是县城,怎么这么没文化,而走到狮溪水坝塘,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每年春节,家家都有自编的春联,文化氛围,不是一朝一日形成的,也不是钱能堆出来的,这民间的底蕴,政府如果引导好的话,后劲不可限量! 治疗羊癫疯要花多少钱郑州癫痫病的医院在那里武汉癫痫病大发作怎么治疗郑州哪里有专业的癫痫医院

热点情感文章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